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1301章 他就是个小屁孩
    带着几分悻悻然的飞离了元婴初期修士的居住区域,坠儿虽然把过错算在了自己的头上,可心里还是有点不舒服的,说实话,他真不太喜欢仙林院这帮人,这里的人给他的感觉是缺少人情味的,包括问丹子和画影在内,一个个都跟怪胎似的,全然感觉不出有什么同门之谊。

    坠儿有个感觉毫不稀奇,因为能进仙林院的都是出类拔萃的人,说他们是怪胎也不为过,这些人大多如问丹子般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即便不进仙林院他们也是不合群的那一类,其实坠儿自己也是如此的,若不是许叔和娟婶硬给他塞了舒颜、吕罡这么两个小伙伴,他到现在估计也没什么朋友。优秀的人注定是孤独的,因为他们和平庸之人无话可谈。

    兜了一大圈,坠儿终于靠近了那片竹海,想到上次遇到的那条怪蛇,他隐了身形从竹海的边缘钻了进去,刚破境的人都是会觉得手痒的,在仙林院中找不到什么练手的机会,不如再拿这条怪蛇试试吧,从上次的经历中坠儿已经看出了这蛇不会伤人,它只负责把擅自闯入者赶出去。

    在竹林中小心翼翼的飞了七八里,一根足有大腿粗细的竹子令坠儿停了下来,这么粗的竹子在竹海中没什么稀奇的,引起坠儿注意的是竹秆上的一片瘢痕,那瘢痕是虫子蛀出来的,这种瘢痕很常见,可这个瘢痕的形状却让坠儿觉得有点像玄素天文中见过的一个符文,他落到那根竹子前,仔细端详起来。

    看了没一会,远处忽然有声音传来,“你别听柯骏胡说八道,他不过才是个修炼没几年的小屁孩,我就是哄哄他罢了。”

    这是画影的声音,坠儿一下子就僵在了那里,那个“小屁孩”指的应该就是他吧。

    “这可不是个寻常的小屁孩,结个丹都有两位仙尊守护。”这是个男子的声音,语气中明显带着酸意。

    “那他也是个小屁孩啊。”画影的语调中满是笑意,坠儿仿佛能想象出她那忍俊不住的俏美神态。

    “小屁孩总有长大的一天,照他这速度,我看很可能会超过你的结婴速度,甚至还能超过沈清。”

    “你不用挑拨,我不会嫉妒他,再跟你说一遍,他就是个小屁孩,别用你的脏心烂肺胡猜乱想。”这话明显是带着打情骂俏意味的。

    两个人边说边飞进了竹海深处,下面的话就听不见了,坠儿始终僵在那里一动未动,虽然他很想听听两个人接下来又说了些什么,很想看看那个男子长的什么样子,可他清楚,自己还别说放出神识去查探,就是用目光朝人家的背影看一眼都有可能被人家察觉。

    默默的在原地站了好一会,坠儿才缓缓的从竹林中退了出来,那动作比先前进入竹林时还要小心谨慎,唯恐惊动了画影。

    远离了竹海后,坠儿在一条大河边停了下来,眼望着流淌的河水他说不出心里是个什么滋味,既为画影只把他当个小屁孩而备受打击,又为画影与那男子的亲近关系而感到醋火烧心。

    难受啊……,坠儿抓过一块被河水冲刷得表面十分圆润的大石头,挥拳把它击了个粉碎,没用灵力,只靠结丹修士的强壮筋骨,虽筋骨无碍,但皮肤还是破了一点。

    初动的情怀最容易让人受伤,在坠儿眼中现在天地都仿佛暗淡无色了,此前他虽然对画影很痴迷,但因为觉得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所以在画影的事上并不着紧,因而也就没真切意识到她对自己究竟有多重要,在突然得知人家竟然是名花有主的了,他这才从美梦中惊醒,才意识到失去画影对他来讲意味着什么,他甚至在一时间都不知道活下去还有什么意义了。

    坠儿又抓来一块石头,再次出拳把它击碎,手上传来的痛楚让他觉得能缓解一下心头的痛。

    “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坠儿在心里狠狠的骂着又击碎了一块石头,当然这个癞蛤蟆说的是他自己。

    “也不照镜子看看你那傻样!”又一块石头被击得粉碎。

    “真没出息!”坠儿越骂越厌恶自己,目光盯向了一块比桌面还要大一圈的大石头,他发狠的用灵力把那块大石头抓了过来,在心中又恨恨的骂了一句,“光想着找媳妇,真没出息!”然后咬着牙一拳击了出去。

    重愈万斤大石头碎成了一片石雨,大小不一的石块在河面上激起了一片的水花,坠儿的手这次也变得血肉模糊了。

    坠儿两眼恶狠狠的盯着河面上被碎石激起的一个个波纹,任凭手上流出的鲜血点点滴滴的落到地上, 随着波纹被流水所消弭,他眼中的戾意也渐渐散去。

    “我才不是癞蛤蟆呢。”跟谁赌气般目光坚定的望着河水小声嘟囔了一句后,坠儿又苦闷的呼了口气,然后心情黯然的回了自己的住所,虽然这一通发泄让他那颗万分难受的心感觉好受一点了,也让他看开了一些,可他仍放不下画影,一想到那张俏脸为别人而巧笑生辉,他的心就如同被人用手撕扯一般,那又能有什么办法呢?既然越想越难受,那就只能强迫自己不去想了。

    坠儿在自己的住所内默默的舔舐起了内心的伤口,有些成长是必须要在痛苦中进行的,没人愿意要这样的成长,但命运既然有此安排就必须要承受了。

    第二天中午时分,画影的神念传了进来,“朗星,你在吗?”

    坠儿沉默着没作回应,他说不上对画影有什么怨恨,但确实是在生画影的气,觉得她太自轻自贱了。年轻的男人都这样,觉得只有自己才配得上心仪的女子,那女子如果看了别的男子,那就是有眼不识金镶玉,自轻自贱,非要把自己往牛粪上插。

    画影呼唤了一声后就离开了,临走还在法阵上留了一道神念。

    坠儿直到第三天早晨才离开,根本就没去查看画影留的神念,在痛苦中挣扎了两天连夜后,他决定要放下画影,不放下以后就只能靠自欺欺人活着了,在人家心中他就是个小屁孩,再纠缠下去自己就是个笑话了,承认这一点对坠儿而言很难受,但他从小到大最不缺的就是自知之明。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