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1302章 这位小弟子
    离开住所后,坠儿没有回问丹子那边,而是径直去了万法丘地的入口,这个时候他很想和舒颜、吕罡聚一聚,友情是一剂对任何内心伤痛都有疗效的良药,虽然它的疗效不能去病根,但能起到很好的缓解作用。

    因为坠儿自进入仙林院后没少往外跑,看守入口的那位元婴初期修士对坠儿已经很熟悉了,他的职责就是检查出入人等是否符合进出规矩,这就是个养老的职位,和许重、云娟被分去种灵草差不多。

    “三师兄,我想去灵谅山转转。”坠儿陪着笑脸对那位看守说,此人这“三师兄”这个称谓他不知道是从哪论来的,反正问丹子、广谱他们都是这么喊的,他也就跟着喊了。

    “你刚到结丹期,按规矩要想出去得有人带着才行,况且还有一条规矩,入仙林院不足五十年者不许单独外出。”三师兄虽然态度算不错,脸上有点笑模样,但还是一副打官腔的口气。

    “我就去灵谅山见两个朋友说几句话,很快就回来,三师兄您就通融一下吧。”坠儿没怎么求过人,这已经是硬着头皮说话了。

    “不行,必须得按规矩来,放你出去万一出了什么事我可担不起这责任。”三师兄的态度很坚定,脸上的笑模样也收起来了。

    “好吧……”坠儿可没寻易那厚脸皮的劲头,见人家不肯答应就没辙了,郁闷的转身往回飞去。可飞出不多远他就停住了,鼓了鼓勇气后又飞了回来,他太想去见舒颜和吕罡了。

    “三师兄,观师祖曾对我有过吩咐,准许我可以随心所欲的自行其是,所以你这里的规矩我无须遵守,我现在就要出去。”坠儿是板着脸说出这番话的,广谱在第一次见到他时就指出过他太守规矩了,缺少旷世奇才的那种狂放不羁,他对此挺不以为然的,此刻被逼到这份上他把广谱的那番话给想起来了。

    “果有此事?即便如此,这随心所欲也不该包括让你随意离开仙林院吧?”三师兄半信半疑的看着他。

    “别说离开仙林院,就是离开乾虚宫也算不得什么,师祖就是这么吩咐的,不信你去问师祖好了。”坠儿说的煞有其事,“随心所欲”这四个字恒观仙尊确实说了,但那指的是在修炼方面,他之所以敢曲解师祖的法谕,多少有点恃宠而骄的意思了,恒观仙尊对他这么好,他的胆子自然也就大了,还有一点就是这两天两夜的成长窜的有点快,他仿佛一下子就长大了不少,年轻时的成长与转变有些就是在一夜之间完成的。

    “这个……我得去请示一下掌院。”三师兄有点含糊了,两位仙尊给这位小爷护法的事虽然还没传开,但他是仙林院里的消息灵通人士,许多天前就已经听说了。

    “我等不及了,你要想请示仅管去,但得先让我出去,广谱师兄若怪罪于你,我去找他分辨,不让你受任何责罚就是了,难道他还敢不尊师祖法谕吗?此事由我一力承担!”坠儿把胸脯拍得砰砰响。

    “你不就是找人说两句后吗?有什么等不及的?你耐心等一会,我片刻即回。”这回三师兄倒有点软语相求的意思了。

    “你可真啰嗦,我还能跑了不成!”尝到了甜头的坠儿胆子更大了,眉头也皱起来了,显出不耐烦之色。

    三师兄犹豫了一下,然后打开白雾迷障道:“好,你去吧。”他想明白了,就算放这小子出去自己再去禀报也来得及,他这么一个刚跨入结丹期的小修士能跑多快呀,万一掌院不同意放他出去,回来再捉也来得及。

    坠儿出了万法丘地就死命的催动飞剑疾奔起来,前往灵谅山的路可不近,以前都是别人带着他走,如今仅管到了结丹期,走起来至少也是需要一两天的。

    只过了不足一盏茶功夫,广谱的身影就出现在了他面前,坠儿强作镇定道:“此事与三师兄无关,师祖确实有法谕准许我自行其是。”

    广谱看着他面无表情的说道:“你可知矫传师祖法谕是何罪?”

    坠儿大声答道:“轻则面壁十年,重则驱逐出山门。”

    广谱微微点了点头,盯着他问道:“师祖果有此法谕?”

    “不信你去问师祖就是了。”坠儿取出了无甲剑和消煞盾,“这是师祖亲赐的,你看看,我还能骗师兄不成?”

    广谱又点了点头,不再追究此事了,转而道:“要我送你过去吗?”

    坠儿心头暗喜,想了想道:“多谢师兄,不用了,我想自己走走。”

    广谱脸上有了严峻之色,警告道:“不管你和吕罡与舒颜多要好,都要恪守仙林院的律条,他们还都有机会进入仙林院,如果你向他们透露了仙林院的隐秘,那就是害他们失去这个机会了,我们有的是办法查出来,你不要辜负我们对你的信任。”

    坠儿躬身道:“是,师兄仅管放心,这个轻重我是知道的。”

    广谱缓和下面容道:“不要往远处跑,多游逛几日倒是无妨,去吧。”

    “多谢师兄!我跟他们见一面就回来。”坠儿欢欢喜喜的拱手道谢,相对于那位三师兄,他更愿意跟这位掌院师兄打交道,所以才要先跑出来再说的。

    再次上路坠儿倍感轻松的放慢了速度,接下来的路程就是种享受了,他悠哉游哉的边飞边任思绪也信马由缰的飘散着,这感觉真的很好,就像他小时候随意的发呆一样,轻松惬意,像是想了很多很多,但随想随空,最后像是什么都没想。

    来到灵谅山时,坠儿原本灰暗的心情变得明朗了许多。

    “坠儿……”吕罡见到坠儿时明显有点无法相信自己眼睛的神情,修为的提升本就能让人有脱胎换骨的变化,何况坠儿的内心还有了一番蜕变般的成长呢,在吕罡眼中,坠儿已经颇有点大修士的风范了。

    “哈哈哈……”吕罡的样子让坠儿大笑起来,那笑声恣意而欢畅,看到分别多年的好兄弟本就够让他开心的了,何况是还可以好好炫耀一下呢。

    “这位小弟子,让我带你去戏耍戏耍。”坠儿张狂的笑着拉起吕罡冲天而起。

    吕罡是真傻了,被喊成“小弟子”都没敢放个屁,只剩两眼发直的盯着坠儿看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