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1304章 你还敢跟我顶嘴!
    坠儿没等舒颜从玄境中出来就离开了,他怕自己会忍不住透露仙林院的秘密,那说不定真会害了这两个好朋友。

    去翠羽峰找了舒颜的两个师姐去守护舒颜后,他去了许叔和娟婶的那座小山,许叔和娟婶还没有回来,这里已经换了人接替他们打理灵草。

    望着那座小山在心里暗自祝福了许叔和娟婶一番后,坠儿漫无目的的游逛了一阵,广谱师兄准许他多游玩几日,他乐得多享受一下这逍遥自在的滋味。

    飞到较偏僻的地方后,他找了棵大树,悠闲的躺在枝桠间看了一会白云、飞鸟,然后把两面善义旗都取了出来,拿在手里摆弄着暗自想着心事。

    虽然还没结出金丹,可破窍也算跨入结丹期了,以前认为遥不可及的目标只用了五六年功夫就实现了,今后该何去何从呢?要想让沈清带自己去找灵心族,那最少也得结出金丹才有的商量,这次能突飞猛进至破窍和吃的那颗果子有很大的关系,要想结金丹可就不知还要用多少年了。

    别人破境后都是会信心满满很长时间的,可坠儿因为心里一直挂念着父母,也就习惯了用父母的年岁来衡量修炼的进程,这能安下心来才怪呢。

    看着无魂给的那面善义旗,坠儿又琢磨起无魂这个人来,人家让他在结丹后跟人家联系一下,这个要求得满足人家,要不要现在就和这个人见一面呢?坠儿对那两个夷陵卫的大修士印象还是不错的,而且他是深信无魂编的那个谎话的,觉得人家给了自己那么大的面子,自己必须得对得起人家才行。

    但他有点不太敢单独和无魂见面,那大修士虽对他挺好的,可那身无形的煞气太瘆人了,而且他现在也不能独自离开乾虚宫,想到这里他的目光又转到了沈清给的那面善义旗上。

    五六年的时光对凡人来讲是段不短的岁月了,可对修士而言就不长了,这是不是有点太折腾沈清了?坠儿拿着两面善义旗有点犹豫难决了。

    就在这时,一个悦耳声音在他身旁响了起来,“善义旗都能有两面,而且还都是等级最高的,这事可真闻所未闻。”

    坠儿被吓得不轻,一扭头就看见了画影那张似笑非笑的俏脸,他急忙收了两面善义旗,干笑道:“师姐……你怎么在这?”

    画影挑着秀眉用眼角看着他道:“我还想问你呢,你都去仙林院把兴鹏打了,为什么不去找我?”

    “我去了呀,不过怕又把那条破蛇惊扰出来,没敢太靠近,在边上转了一圈见你没出来,我就走了。”天赋就是天赋,紧急关头顺口流淌出的瞎话让这回答堪称对答如流,略显美中不足的是表情稍显滞后了一点点,但不足以造成明显的破绽。

    画影闻言噗嗤一笑,悬着的心放了下来,撇着小嘴含笑揶揄道:“这就吓破胆了?口口声声要毁了它的威风劲没了?”

    “那不是没毁成吗?”坠儿憨憨傻笑。

    画影被逗得愈发忍俊不住,捂着肚子道:“你快别笑了,傻死我了,我求你了,你别笑了!”

    “嘿嘿。”坠儿这次就是故意傻笑了,为的是多给自己争取点时间稳定心神,等调整好情绪了,他才问道:“师姐,你怎么到这来了?”

    “特意来找你的呗!”画影风情曼妙的瞋了他一眼。

    “哦,我是来看我的那两个朋友的,多谢师姐把灵符和灵石都给了他们,有劳师姐了。”

    画影见他神态颇显从容,不似往昔那么拘谨了,不由打量着他道:“破境之后还真出息了不少,听说当时有两位师祖给你护法?”

    “嘿嘿……”坠儿又发出了傻笑,“他们是哄我的,我因惦记着要开出灵眼,所以无法破境,观师祖为了安我的心所以才请思师祖一起来骗我的。”

    “你可真……”画影听了灵眼的事都不知说他点什么好了,又笑了一阵才道:“那两位师祖对你也够上心的了,若不是对你另眼相待,师祖们哪有闲功夫做这种事。”

    “我很是感激两位师祖的厚爱。”坠儿说着向两位师祖居住的方向微微躬了下身以表敬意。

    “真是傻人有傻福。”画影不无嫉妒的横了他一眼,然后问道:“你摆弄那两面善义旗想干什么?”

    坠儿稍稍沉吟了一下道:“刚破境,心一时静不下来,想找他们带我出去转转。”

    “我带你去转转行吗?当然了,论见识我是跟人家没法比的。”画影这话就有点和沈清较劲的意味了。

    “师姐何必说这等过谦的话呢,你要肯带我出去我当然是求之不得的。”坠儿嘴上虽说的从容,但那颗心却开始乱跳了,前两天刚下定决心要放下画影,可现在是无论如何也说不出拒绝的话,内心虽有纠结,但更多的还是不争气的悸动。

    “你这么有出息,连师祖都把你当宝贝疙瘩,我当然得掂量掂量自己的份量了。”画影一边揶揄着一边欢欢喜喜的带着坠儿飞了起来。

    “师姐,你上次的事弄利索了吗?天律盟还会找你麻烦吗?”坠儿对这事有点不放心,怕一离开乾虚宫画影就被人捉走。

    “没事了,天律盟不敢把我怎样。”画影嘴硬的答了一句,她不想多提这件丢人的事,岔开话题道:“我也正想出去转转呢,你看我有什么变化没有?”

    这是个送上门的机会,坠儿颇有些假公济私的使劲盯着她的那张俏脸看了一下,然后摇摇头道:“我看不出来什么变化。”

    “那颗丹药。”画影喜难自禁的提醒,可随后就被坠儿那像钩子一样的眼神看的不自在起来,她没好气的瞪了坠儿一眼,不屑道:“那么点修为,你就是把眼睛瞪出来你也看不出什么!”

    坠儿讪讪的收回了目光,嘀咕道:“那你还让我看。”

    “你还敢跟我顶嘴!”画影扬起玉手作了个欲打的姿势,然后又露出了开心的笑容,“不得不说问丹子真是有两下子,那颗丹药让我觉得离跨入元婴后期不远了,服完丹药后我足足闭关了五年多,前几天才出关,你的这个大人情我是不会忘的。”

    听她说那颗丹药有如此大的帮助,坠儿开心的笑了,虽然画影给他造成了不小的伤害,但他还是衷心盼望画影能过的好,这就是他憨厚的地方。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