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1305章 谁怂谁是猪!
    “朗星,师姐以后会倾尽全力帮你的,有什么麻烦事仅管对我说,你要想学制符术我会倾囊相授,傀儡术我虽还没太深的造诣但也能指点你一二。”画影边说边亲近的挽起了坠儿的胳膊。

    “一个炼丹术就够我学的了,而且就算我想学别的,问丹子师兄也不答应啊,多谢师姐好意,这些只能等以后再说了。”坠儿强抑着心头的慌乱含笑而答,之前下的那个决心还是有点用的,如果不是对画影的心态有了变化,此刻估计他早紧张的说不出整话了。

    画影当然希望他能专心跟问丹子学炼丹,忙道:“无妨无妨,既然问丹子认为你是学炼丹的材料,我也觉得你先学炼丹比较好,制符什么的以后再说,你什么时候想学我什么时候教你,反正只要有我在,你就不会缺了灵符用。”她说着就取出了两张灵符,“这两张是传送符和踞蛇符,我出关之后忙着就给你作出来了,想的就是以后找机会带你出来历练时给你带着防身用的,现在就用上了,滴上血后收好,反正带你出来这事不一定能瞒得住问丹子,回头我替你编个谎话应付他一下就是了,我近期是不能让他见到我的,否则他肯定能看出我吃了他的丹药。”画影说完掩口而笑,这个大便宜占的让她一提起来就忍不住的想笑。

    “那这谎话你可得给我编好一点,别让他起疑心。”坠儿心虚的说,顺手接了那两张灵符,按画影说的滴了血然后收进了乾坤袋。

    画影信心满满道:“这谎话好编,你破个窍都惊动得两位师祖给你护法了,我还能不拍一下你的马屁呀,照着这个编问丹子肯定会信的,他没心思多琢磨这些乱七八糟的事。”

    坠儿笑着瞪眼道:“你别老提这个行吗!”被两位师祖当傻小子一样给哄骗了一回,这对坠儿而言真算不上是件光彩的事

    画影半真半假的逗他道:“还觉得丢人啊?傻小子,这放谁身上都够吹一辈子的了!”

    坠儿傻笑着反唇相讥道:“我才没你那么傻呢,连什么是丢人什么是露脸都分不清。”这就是和与沈清在一起的不同之处了,沈清也会拿他打趣,但表情不会如画影这般俏皮活泼,从而这气氛与感觉就大不相同了。

    坠儿的傻样又引得画影发出了一串银铃般的笑声,这能这么肆无忌惮的跟坠儿开玩笑也是和坠儿的变化有关系的,在她看来坠儿的变化确实太大了,这不禁让她想起来那个男子说过的话“小屁孩总有长大的一天”,可这来的也太快了。

    在离开乾虚宫地界前,画影找了个看守山门之人给广谱带了个信,然后就带着坠儿向北而去,她不敢直接去找广谱说这事,因为广谱多半不会同意,为了讨好坠儿,她也是够拼的了。

    二人一路说说笑笑,坠儿很快就适应了当下的新角色,虽然画影的曼妙神态还是会偶尔把他看得心跳加速,但不至于有明显的失态了,该不该放下画影这件事则如死蛇复苏般又爬上了他的心头。

    “一直往北是不是就到蒲云洲了。”坠儿极目远眺着问。

    “对,要不我带你去蒲云洲转一圈?”画影又开始逗他了。

    “好啊,走!”坠儿兴冲冲答。

    “你可别怂啊!”画影带着他猛然加速急行。

    “谁怂谁是猪!”坠儿挑衅的看着画影。

    “你知道蒲云洲是什么地方吗?”画影气得牙根发痒的瞪着坠儿。

    坠儿洋洋自得的撇着嘴道:“我当然知道,早打听得一清二楚了,你可别怂啊,说出的话不能往回咽,咱俩谁怂谁是猪!”

    “你个臭小子!要不是那边已经大乱了,我非把你扔过去不可!”画影只能给自己找台阶下了。

    “乱我也不怕,谁怂谁是猪。”坠儿翻着白眼说。

    “你就是猪!”画影在他脑袋上拍了一巴掌,然后甩下他咯咯笑着朝前逃去,画影这种女子是不会被三两句话就将住的,她有的是给自己解困的手段。

    “谁怂谁是猪!”坠儿一边御剑急追一边扯着脖子大喊,他真希望能去蒲云洲那边看看。

    “来呀,把你吃奶的劲都使出来,马上就能追上了!”画影不接他的话茬,保持在他身前两三丈远处挤眉弄眼的戏耍着他。

    “砰!”意料不到的事情发生了,不知怎么回事画影的身形僵了一下,坠儿收势不及结结实实的撞到了她的身上,把画影撞得直飞出去。

    “哎?!”坠儿弄不清是怎么回事,大叫了一声,眼见着画影一路向地面坠落才急忙急追下去,在她落地前用一道灵力帮她稳住了身形。

    扶着画影落到地上后,坠儿觉出了不对,惊慌的对两眼发直的画影问道:“怎么了?师姐!师姐!”

    画影僵直的眼神开始露出惊恐之色时,一个阴森的声音随之传了过来,“是你劫掠的黄樱?”

    “这事我已经托人跟天律盟说清楚,说好不再追究了。”画影显然是很害怕,不但说的很急而且话语中明显有求饶的意味。

    坠儿循声望去,脸色不由也为之大变了,站在不远处的那个人看起来实在太恐怖了,看面相倒还好,虽然年纪像是六旬之人,但仍可用英俊两个字来形容,可这个人似乎是毫无生气的看起来就像是个穿着黑袍的僵尸一样,尤其是那双死鱼眼跟死人毫无二致,他仿佛是来自于冥府的鬼魂,浑身都散发着死亡的气息。

    “天律盟不追究不代表老天就不追究了。”这话不但有阴森之气,还能听出几分浩然之气。

    “你……你是谁?”画影的身子微微颤抖起来,对方的话让她更加觉得此人就是勾魂厉鬼了。

    “惩恶扬善的替天行道之人。”黑袍僵尸悠然的说,严格来讲那不能算是说,他用的是一种类似神念的传话方式,这种怪异的传话方式也是让画影和坠儿觉得他是鬼的一个重要原因。

    “你是……天神?你要把我怎样?”画影的脸色都白的发绿了,对方的法力太高强了,她连反抗一下的勇气都鼓不起来。

    “给你应有的惩罚。”黑袍僵尸抬起手,指尖上荡漾着一小团漆黑的雾气。

    “你凭什么……替天行道?这差事是……老天……派给你的?”坠儿牙齿不住发抖的结结巴巴开口了,如果是别的也还罢了,替天行道这事他是有过深入思考的。

    ps: 感谢 二乃师兄和Jimmy师兄的打赏和月票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