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1310章 我再帮你检查一下
    有关正慧果的事镜水仙妃本不想多说,但看到逍遥仙君用那双死鱼眼一直看着自己,只得解释道:“那颗正慧果不是我给他的,是他凭自己的福气得到的,不瞒你说,我们花仙都没本事找到正慧果,我本以为他是没机会遇到灵心族之人的,也没敢跟他提灵心族的事,可哪知道他硬是给自己结下了这桩福缘,得以在出生不久就服下了我给他调配的灵液。”

    逍遥仙君唏嘘道:“难怪那小丫头会不惜冒奇险来找他,不过她为何要把这孩子送去乾虚宫呢?”

    镜水仙妃亦颇感困惑道:“这我也想不明白。”

    “我真想搜搜他的魂。”逍遥仙君有点心痒的说。

    镜水仙妃摇了摇头什么都没说,她清楚,逍遥仙君若是真想搜魂早就搜了,哪还用等到现在,搜魂是件有风险的事,被搜者修为越低灵台越脆弱这种风险也就越大,以他们的修为虽可确保不会出什么大麻烦,可这种手段还是慎用的好,况且他们都知道灵心族有令人遗忘的天赋神通,搜魂多半也是搜不出什么的。

    逍遥仙君转面看向坠儿道:“你来拿主意吧。”

    镜水仙妃明白他说的是该怎么照顾这个小家伙,沉吟良久她才开口道:“我是万分想把他留在身边的,可我现在还得靠菡香照顾,这事又不能全对菡香讲,以我们姐妹的交情,按理我是该把转世轮回的隐秘告诉她的,可这个天机是寻易泄露给我的,我再泄露出去的话,自己受天谴也还罢了,怕的是老天再降罪于他,所以我仅仅是含糊其辞的对菡香透露过一点口风而已,能不能领悟就看她的福气了,是以一听说你把这孩子了带来我就把菡香打发走了,如果把他留下我没法对菡香解释。”

    逍遥仙君理解的点了点头,“我可以带着他,你跟我说说怎么帮他才是最好的吧,最主要的是苏婉,还有御婵等人,有关前世的事告诉他多少才合适?”

    镜水仙妃缓缓的摇着头道:“你我都是托他的福知晓了天机的,此刻看到他,我对天道愈发的敬畏了,灵心族人本就是知道些天机的,那女子凭借着正慧果在这方面肯定是更具智慧的,她的安排应该是最妥当的,虽然猜不透她为何把这孩子送去了乾虚宫,但我想咱们不应该打乱她的安排,而且我仅管万分想亲自照顾他,但以我现今对天道的理解,即便没有菡香这个麻烦,我可能也会强忍住不那么作,我觉得咱们对他的干涉得适可而止,过份的扰乱天道运行对他未必是好事,万一引来天谴就悔之莫及了。

    停顿了一下,她接着说下去道:“因果循环,一切皆有定数,你能与他相遇想来是老天让你报他前世之恩的,你若做的过份了,那就是扰乱天道了,最终会引发什么后果不是咱们能预料的,咱们两个和那个灵心族女子如今可算作是天道之外的异数了,我想还是尽量少些作为的好,至于苏婉和御婵等人是否还有缘与他再相见,但凭天意吧,其实我也是不敢替他拿这个主意的,他前世为苏婉而死,如果这一死就已经是偿尽了他累世所欠苏婉的债,那我们再硬把他们两个凑在一起岂不成了横生枝节?如果二人缘分未尽,不用咱们操心他们俩个也会相见的。

    说到这里她看着坠儿露出了笑容,“前世因为辈份的关系,他只能把对苏婉的爱意埋在心底,受尽了煎熬,这回你可千万别在他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带他去见苏婉,那就重蹈前世的覆辙了。”

    逍遥仙君亦笑道:“这个我自然是懂的,依我看来这小子和苏婉的缘分是不会轻易了结的,就是不知他们两个还要纠缠几世才能解开这段宿缘。”

    此话一出,两个人都陷入了沉默,他们都想到了自己身上,那些与他们恩怨深重的人又是和他们纠缠了几生几世呢?后面还要纠缠几生几世呢?

    不知过了多久,逍遥仙君悄无声息的离开了,他需要独自静思一下,镜水仙妃则继续在原地闭目冥思,她也是很想立即闭关的,可她不能把坠儿扔在这里不管,她怕坠儿醒转过来后见不到人会害怕。

    五天后,坠儿悠悠醒来,睁开眼只见镜水仙妃在那里宝相庄严的闭目冥思却不见了逍遥仙君,他怕打扰了这位仙妃,忙又闭上了眼。

    镜水仙妃还是被惊扰了,虽然内心觉得有点可惜,她还是以极温柔的语气道:“来,我再帮你检查一下。”

    “我是不是打扰您了?”坠儿满怀歉意的说。

    “没有。”镜水仙妃含笑摇头,又像上次“检查”那样用玉手抚摸起坠儿的脸来。

    在镜水仙妃柔柔的目光和轻柔的抚摸下,坠儿感到无比的愉悦,不自觉的傻笑了起来。

    镜水仙妃这次“检查”的很仔细,好一阵才收回手道:“无需再担心了,祛除干净了。”

    “哦,多谢仙妃施救。”坠儿大喜想伏身拜谢却被人家拦住了。

    “你这灾祸来的奇怪,以前曾遇过什么怪事吗?”镜水仙妃佯作困惑的问。

    “我也不知道怎么惹上这灾祸的,护体神光中的怪东西到底是什么呀?”坠儿更困惑。

    “是一种很厉害的侵染,在你很小的时候就遭害了,把你从小到大的经历都对我讲讲,我看能不能帮你查找到根源所在,免得以后再受其侵害。”镜水仙妃骗坠儿也是毫无负担的,而且同样感到很开心。

    “嗯……好,我是在一个小渔村出生的,边上有一条很大的河……”坠儿还在心里提醒着自己,人家这是在对他用惑心之术,可望着人家那充满关爱的目光,他还是不由自主的讲了起来,开始还有所隐瞒,可讲着讲着就戒心全无了,把能记得的事差不多都和盘托出了,只是把家乡的具体位置以及对暗自爱恋画影、沈清等极隐秘的几桩事给隐瞒下了。

    ps: 感谢 二乃 师兄的千点打赏和月票,说过了哈,你和Jimmy师兄的打赏我不保证加更了,你俩看的确实高兴了再打赏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