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1320章 你还吓唬我!
    几天下来,坠儿倍感开心,有新奇景致看,有美丽的师姐陪伴,还能时不时的享受一下修炼的欢愉,这换了谁都得开心啊。

    画影可就是另一番心情了,憋着满腹的疑云不能问,还得带着坠儿在这些无聊的地方转来转去,而且这小子还动不动就修炼一下,她只能傻乎乎的在边上守着,所以坠儿显得越是开心她越是觉得堵心,火气上来时都有心按住这小子搜一下他的魂了。

    这天,在坠儿对着一棵粗达三十多丈的大树观赏赞叹了一番后,画影一脸百无聊赖的说:“差不多了吧?咱们出来也快一个半月了,再不回去广谱他们该担心了。”

    坠儿大摇其头道:“我每次和沈清出去最少都是三五个月的,广谱师兄早就习以为常了,而且我如今是结丹修为了,出来历练个三五年都不算多,哪有一个半月就回去的呀?那算什么历练啊?”

    画影冷眼的看着他,咬着后槽牙道:“还三五年?你这是想赖上我呀?”

    坠儿含笑争辩道:“你可别太没良心了,那颗丹药还不值你陪我历练一次的呀?你可是上赶着要带我出来的,才这么两天就不耐烦了,你觉得这说的过去吗?”

    画影自觉理亏,悄然收了冰冷之色换上楚楚可怜之态道:“你说这话才是没良心,出了什么事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这心里慌得片刻难安,哪还有兴致带你闲逛啊。”说着她又开始对着坠儿眨动那双能动人魂魄的眼睛了,语气愈发幽怨道,“真是倒了大霉了,我这辈子恐怕都难以摆脱这份不安了,不知人家何时又会找到头上来,连人家半点信息都不知道,想防都无从防起,有了这个心障,我的修为或许就到此为止了,唉,真是无妄之灾啊。”

    坠儿被她的那双眼睛弄得心慌意乱,有些难以抵挡的指着地面道:“你这就是变着样儿的想追问我,前辈也许还跟着咱们呢,你可小心点。”

    “我哪追问你了?!”画影急声辩白,心虚的看了一眼地面后,气恼的瞪向坠儿道:“你还吓唬我!还嫌我心里不够慌吗!”

    坠儿嘿嘿笑道:“谁让你跟我装可怜的。”

    “我哪跟你装可怜了?我说的都是实话,人家对你很好你自然不觉得什么了,你换到我这边想想,突然被人制住就够让我心惊的了,又说要惩罚什么的,接着就被带进了地府,感受到了那么多阴森的鬼魂,然后就被封禁了一个多月,糊里糊涂的被唤醒后就是一通动辄取小命的训告,换你你能不当回事的就揭过去呀?”

    “那也不至于像你说的这么可怜,你都元婴中期了,哪就至于形成心障了?”坠儿虽这么说但口气软了不少,如果换到画影那边去想的话,这事是够糟心的。

    “不跟你说了,再带你去个地方看看吧。”画影还是被坠儿吓得有点不安,不敢在这呆着了,飞入空中后,她才通过拉着坠儿胳膊的手暗传神念道:“我修为虽不低,但我毕竟是女的呀,胆子自然要比你们小一点的。”

    坠儿实在是不忍了,传回神念道:“你不用怕,那位前辈是人不是鬼,带咱们去的那个地方也不是地府,他对我好是因为见我资质尚可,对我起来惜才之心,他已经答应我不会再为难你了,而且还弹血立誓了,你大可安心,只要你不泄露这次的经历,他绝不会再来找你麻烦的。”

    “弹血立誓?你跟我胡说八道呢吧!”画影难以相信的盯着坠儿。

    “信不信随你好了。”

    “朗星……”画影又楚楚可怜了。

    坠儿难以承受的把逍遥仙君立誓的场景用神念传给了她,暗自发愁这不是个事儿啊,照此下去用不了几天自己就得把这点事全交代出去。

    坠儿这回是想多了,画影在看过了逍遥仙君立誓的场景后就收起了继续追问的心,坠儿没见识她可是有见识的,一个化羽级人物为了取得一个结丹小修士的信任,竟然作出弹血立誓的举动,这里面要是没鬼就真的有鬼了!

    坠儿虽然是仙林院的弟子了,但他所知道的那点事根本不值得一个化羽修士去哄骗,而且人家要图的是乾虚宫的隐秘大可动手搜她的魂,不可能把主意打到坠儿身上。

    那人家图谋的是什么?真是惜才?这种可能是存在的,修为越高的人往往显得越古怪,那僵尸要是看着这小子顺眼点拨他一段时日倒不足为奇,除此之外画影也想不出还能有什么原因了,如果真是看上了他的资质的话……,画影觉得很郁闷, 论资质她不但不比坠儿差,看魂数的话还要高于坠儿呢,这等好事怎么就落到那小子头上了呢。不过想想那僵尸的恐怖劲儿,画影的怨气稍稍小了点,要真是让她跟那僵尸呆上一个月,她宁可不要这份福气。

    这小子真够邪门的,居然能跟僵尸混一个多月,画影偷眼看了坠儿一眼,感觉真不能再小看这小屁孩了,从无魂和葬命手里把自己救出来这事就够不可思议的了,这次又从僵尸手里救了自己一次,还给了自己一颗问丹子精心炼制的丹药,莫非这小子是自己命中的福星?

    如果那僵尸真是因惜才而带他去教导了一个多月,那这事还真不宜多问了,问多了就是给自己找病了,但前提是得确保没什么后患才行。

    盘算已毕,画影作出关切之态轻声细语的对坠儿道:“朗星啊,我可是出于一片好心带你出来历练的,是真心诚意的想报答你的赠药之恩……”

    坠儿最怕她跟自己玩动之以情了,忙截断道:“这我知道,可撞上这场灾祸也都是因为你,人家是来找你算账的,我是平白受了牵连。”

    画影没好气的夹了他一眼,然后又堆起笑容道:“是是是,是我牵连了你,可这对我是一场灾祸,对你就是一场福缘了,要不是因为我,你们俩也碰不上啊,对不对?”

    “功过相抵吧,这你要再当个人情卖就不合适了吧?这是人家看我顺眼,要是不顺眼呢?我还不是得跟着你倒霉。”

    “好好好,功过相抵,你不觉得亏心就行!”画影忿忿的用鼻孔喷了口气,随后又委委屈屈的缓和下语气道:“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把你带出来了,你要出点什么事我难脱罪责呀,那一个多月发生了什么我又不能问,你说我这心里能踏实吗……”

    坠儿再次打断道:“我不能说,你别挤兑我了。”

    画影赔笑道:“我不是想追问,是想让你自己好好琢磨琢磨,这期间有没有什么令你感到不安的,感到拿不准以后会不会出麻烦的事,要是有你说出来我帮你斟酌斟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