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1321章 你数什么呢?
    .

    坠儿眨着眼睛像是在思量,画影怕他不明白自己的意思,忙暗传神念道:“这样的话万一以后出什么麻烦,我也好向大家有个交代,现在是师祖眼中的宝贝,要是真出了什么乱子,我哪担当得起呀。”

    坠儿明白了,会意的笑道:“没有什么不妥之处,以后不会有麻烦的。”

    画影要的就是他这句话,心中暗喜的又盯着他义正词严道:“可想仔细了,要是真有什么不妥当之处,师姐宁可豁出这条命不要了,也得禀报师祖以确保不会出事。”

    “真没有。”坠儿配合的一脸认真的答。

    画影松了口气道:“那我就能放心点了,不过以后万一想起了什么,一定要及时跟我说,别藏着掖着,也别怕我会不耐烦,这事我会管到底的。”

    “行,师姐,别担心了,我心里有数的。”

    画影展颜而笑,笑得很甜,留下这段对话当证据,以后万一真出了事多少也算是能交代一下了,赶上这种倒霉事她还能怎样呢?只能盼着此事能就此了结,那僵尸不要再找坠儿来了。

    “还想去哪?师姐带去!”把事情想清楚后,画影心中安稳下来了,既然这小子想多逛些日子,那就顺了他的心意吧,救了自己两次又给了一颗丹药,这么大的人情怎么都得好好还一下的。

    “蒲云洲。”

    “滚的蒲云洲吧!”

    两个人又嬉笑起来,坠儿固然是孩子心性,画影虽三百多岁了,修为也到了元婴中期,但因绝大多数时间都在修炼,她也还远远没养成大修士的那份沉稳老辣,在这方面甚至还不如两百多岁的沈清呢,沈清的沉稳得益于她澄明的心境和清心寡欲的性情,若论百变心机的话,沈清就比不上画影了。

    “我想和无魂见一面。”坠儿拿出善义旗一脸坏笑的说。

    “敢!”画影又羞又气的瞪眼指着坠儿娇叱。

    坠儿收了坏笑,一本正经的说:“还真得见一面,这也算是上次答应他的一个条件,劫持正觉修士的事不都完结了吗,他不会再为难的,要不想见他就躲远点等着我好了。”

    “都答应人家什么条件了?”画影带着关切问,在这事上她不能没良心。

    “就是到了结丹期和他见一面,没别的了。”

    “为什么?朗星,这事因我而起,我不能不闻不问。”画影的目光很诚恳。

    “最好是不闻不问,问了反倒是让我为难,不会有事的,我心里有数。”

    看着他那从容自信的样子,画影心头升起的却是紧迫感,这些年她一直暗中在和沈清较劲,觉得超过沈清自己就是独站潮头之人了,可坠儿的飞速成长却让她对这想法有了动摇,那感觉好比是她和沈清是两匹遥遥领先于马群的骏马在角逐第一的位置,突然看见一只小鸟从后面悠闲飞来,虽然这只小鸟只是在悠闲的扇动翅膀,但那行进的速度却不是她们拼命奔跑所能及得上的。

    不能怪画影会生出这种感觉,仅仅在十来年前,坠儿还是个被兴鹏堵在院子里不敢出来的开融中期小屁孩,自己随手制出个简陋的符箓就能追得他满院子的跑,可仅仅十来年光景,对修士而言那不过是一晃眼的功夫,他就由开融中期跨入了结丹期,如果只是如此的话也还罢了,让画影感到无力企及的是这小子的逆天人缘,从沈清到问丹子,从无魂到两位师祖,连不人不鬼的僵尸都看他顺眼,甚至连自己这个原本看他很不顺眼的人现在也是满心想要帮他的,有这么多高人愿意相助,就是个蠢材也能给托上天的,更何况他这么一个资质超凡的人呢。

    可以说画影是亲眼看着坠儿成长的,上次见面时坠儿在她面前还是个言行幼稚且拘谨的小屁孩呢,跨入结丹期后则整个像变了一个人般,不但从容了许多还有了几许淡然的风采,当然,她不知道这一大半都是被她伤害出来的。

    坠儿的这种成长就够令画影惊讶的了,可和僵尸混了一个多月后,他似乎是又成长了一大段,画影能感受到那种变化,摆在她眼前的那张带着安然笑容的脸就是最好的证明,这小子不是在成长,而是在疯长!把其比作一只鸟并不夸张,照这状况发展下去,即便是得慈航仙尊钟爱的沈清恐怕也难和这小子在一个等级上了。

    “那就自己看着办吧。”画影神态有些萧索的说,原本是抱着指教心态带着人家出来的,现在可倒好,成了什么都得听人家的了,而且人家做的那些事自己连插上一腿的资格都没有,她无聊的掰着手指头数了数,结金丹,结丹中期,结丹后期,圆满境界,结婴,结婴中期,足足差了六阶,一个比自己足足低了六阶的小修士竟然让自己生出了被甩下的感觉,这实在有够荒诞的。

    “数什么呢?”坠儿好奇的问。

    “数的劫数呢!臭小子,我看这一生是难得安宁了。”画影把比着“六”的手势的那只手扬起来对坠儿晃了晃。

    “呸!就不盼着我点好!”坠儿笑骂了一句,然后催动了那面善义旗。

    “无管营,我已进入结丹期了,您此刻若有空闲晚辈在此恭候仙驾。”坠儿传完这道神念又报了所在的星象位置。等了约有一盏茶的功夫,无魂那边才传回了神念。

    躲在远处的画影见坠儿收起了善义旗,忙飞过来问:“他来吗?”

    坠儿微微皱着眉头道:“他正在蒲云洲和妖兽作战,说是马上赶回来,需要五天左右的时间。”

    “他可真够把当回事的。”画影用别有意味的眼神看着坠儿。

    坠儿忧心重重道:“水晴洲妖兽之乱愈演愈烈了,不知会闹到什么地步。”他这是在为那位身处蒲云洲的仙妃担忧,自从分别之后他时常会想起那位对他极好的仙妃。

    “天塌下来也砸不到头上,这种愁就不用发了。”画影笑着拍了拍他的头,然后露出讨好的笑容道:“把善义旗借我看看吧?”

    坠儿为难道:“沈清叮嘱过我,善义旗是封有防探查禁制的,稍有不慎留神就可能会损毁,不能随便交给别人。”

    画影就是想研究一下善义旗所蕴含的秘术,听他这么说也就不好强求了,不屑的哼了一声道:“善义旗里面的门道我看也没什么稀奇的,咱们乾虚宫就藏有类似的法术,回头我闲了去找来学学,未必就做不出这种东西。”

    坠儿忙拍马屁道:“这么聪慧,要是肯下点功夫研究的话肯定是能作出来的,作出来后可一定要先给我一个。”

    对于坠儿这副嘴脸,画影送了他一个不齿的白眼,她觉得这小子越来越没以前的淳朴劲儿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