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1323章 我们都是这么干的
    .

    “还有一件事。”无魂好像是突然想来般,用神念传给了坠儿一幅地图和一段法诀,然后笑着道:“前不久在缉捕一名逃犯时,他向我说了一处藏宝之地,那人只有元婴初期修为,想来不会有什么像样的宝物,要哪天闲了不妨去看看,反正离们乾虚宫不远,不管里面有什么都归了。”

    “行!要是有好东西我给您留着。”坠儿兴高采烈的说,探寻宝藏这种事无疑是令人兴奋的。

    无魂对他眨了下眼道:“别泄露出去,这可是违反夷陵卫律条的,虽然违反这律条是大家心照不宣的事,但让人知道就不好了。”

    “这样啊……”坠儿有点嘀咕了。

    无魂笑着传神念道:“反正那人已经死了,如果有什么好东西搬走就是了,遇到这种事我们都是这么干的,夷陵卫对此也是睁一眼闭一眼的,毕竟我们过的是刀头舔血的日子。”

    “嘿嘿,那好吧。”坠儿跟着他坏笑起来,既然大家都这么作那就没什么可顾忌的了。

    “还有十几颗刚得的妖兽内丹及可用部位,若不想学炼丹和炼器,就出售或送人吧,但别太张扬了,免得还要费口舌跟他们解释。”无魂说着把一个乾坤袋递给了他。

    “您留着送给别人吧。”坠儿的目光很恳切,他承受不起这么多的恩惠。

    无魂微微一笑道:“和妖兽开了战这些就不值什么了,拿着吧。”

    “那就……多谢您了。”

    无魂见坠儿想把袋子里的东西拿出来然后把乾坤袋还给自己,摆手制止了他,示意这乾坤袋也送他了。交代完了要交代的事,他把两手按在坠儿的肩头上,用饱含情义的目光深深的望着坠儿,战事险恶,或许这就是最后一次见面了,他要好好看一眼这位兄弟。

    因为他之前选的借口很好,所以这种颇动感情的凝视不但没令坠儿起疑心反而还令坠儿很是感动,坠儿能从那蕴含浓烈情感的目光中看出无魂对那位已故旧友的深厚情义,同时心中也生出了不详之感,他感觉得到,无魂是把这次见面当作了诀别。

    “千万要小心……”不自觉间,坠儿在称呼上用“”代替了“您”,无魂的目光让他觉得自己仿佛就是他的朋友了。

    无魂露出笑容,神情间顿生豪气, “好!一世为兄弟,世世为兄弟,我若战死再来与作兄弟!”说话间他催动出夷陵卫的战袍,身后飘扬起夷陵卫的战旗,肃杀威武的夷陵卫装束衬托得他的那份豪气愈发雄浑壮烈。

    坠儿看到那面猎猎飘扬的战旗时目光不由一凝,心中无端的也涌起了冲天豪情,仿佛受到了召唤般热血沸腾的想要跟着无魂去战场厮杀。

    就在坠儿热血刚要沸腾起来时,无魂的身影消失了,坠儿怔怔的站在那里,胸膛剧烈起伏着,眼中满是无力去帮苦战同袍的那种哀伤与歉疚。

    “这是怎么了?”赶过来的画影万分担心的问。

    坠儿深吸了一口气,平复了一下内心激荡的情绪,无言的对画影摇了摇头。

    “没事吧?他跟说了什么?”画影不甘心的问。

    “战事吃紧,情况不是很妙。”坠儿只能跟她说这么多了。

    听他这么说画影放下心来,安慰道:“他是元婴后期大修士,不会那么容易就死掉的,用不着替他担忧。”口中虽这么说,她心里却盼着这个无魂最好能死掉,对上次的事她一直耿耿于怀,这辈子都不会忘的。画影可是个记仇的人,当初九仙君只是训斥了她一顿,她就把仇恨延续到了坠儿身上,何况是对这个差点把她绳之以法的无魂呢。

    “夷陵卫的战袍可是够威武的。”坠儿岔开了话题,他对那身战袍确实颇为心仪。

    画影见他露出了艳羡之色,不由鄙夷道:“看羡慕的这点东西!夷陵卫是什么东西心里没点数啊?”

    “我说的是战袍又没说夷陵卫,那战袍就是挺威风的。”坠儿不服气的嘀咕了一句。

    “觉得威风是吧?那也去弄一身穿不就行了,一点不难,是个人渣就能穿。”画影毫不掩饰自己对夷陵卫的鄙视。

    坠儿皱起眉道:“怎么说他们也是在浴血拼杀,这么说就有点过份了。”

    画影哼了一声道:“他们那是被迫的,是罪有应得,我才不会对他们有任何感激之情呢。”

    坠儿不以为然道:“一码事归一码事,他们或许都给别人造成过伤害,但他们不欠咱们的呀,成为夷陵卫后,他们铲凶除恶,保疆护土,咱们可都是受益的,就算不尊重他们也不该再恶言相向了。”

    “还替这帮人渣说起话来了,他们要是但凡还有一条活路也不会把命卖给夷陵卫的,他们去夷陵卫不是为了赎罪,是为了能多苟延残喘几天。”

    “不管怎么说得了人家的好处就该有感恩之心。”坠儿不想继续争辩,说完这句后就转了话头道:“我想再见一下沈清。”

    “我是带出来历练的,不是带出来见朋友的。”画影有点不痛快了,她现在有点不太想让坠儿跟沈清走得太近了。

    坠儿掰着手指一一数着道:“刚进仙林院时欺负过我,我从无魂手里救过,我给了价值非凡的丹药,我又从天神前辈手里救了,说说欠我多少了,这么点忙都不帮我。”

    画影颇觉没面子的瞪起眼道:“欠的我都会还,不就是想见沈清吗?好,见吧!”

    坠儿见沈清主要是想提醒她一下要提防妖兽的入侵,画影这一沉下脸令他觉得有些无趣了,想到沈清不会缺少这方面的信息,大不了用善义旗跟沈清说一下就好了,不见就不见吧,遂赔了笑脸道:“怎么这么不识逗呢,开个玩笑也至于翻脸?好吧,我不见她就是了,咱们回去吧,我不想逛了。”

    听他这么说画影也觉得有点不太合适了,挤出笑容道:“谁翻脸了?我就是有点不高兴而已,咱们是同门师姐弟,自该比和外人亲近,无魂见不容易,我陪等也就等了,让我等沈清我当然会觉得不舒服了,我再陪逛逛吧,想见她等回去再让她过来是了。”

    坠儿憨笑道:“怪我怪我,师姐别生气了,嗯……要是不回去的话,有没有适合修炼的地方?我确实是不太想逛了,想找个清净的地方修炼几个月。”

    画影被他这话给气笑了,“这天下还有比仙林院更适合修炼的地方吗?还不如直接说回去呢。”

    坠儿连连摇头道:“我真不是想回去,回去后如果再不参研炼丹术问丹子师兄就该不高兴了,可我现在不太想学炼丹,想修炼。”

    画影俏皮的对他眨了下剪水明眸,“要是这样的话,我带去个地方。”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