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1326章 真不爽快
    .

    坠儿看着画影一时犯起了犹豫,要是放在被伤害之前,他会很爽快的把适合制作符箓的材料都给画影的,可他现在不是那个被人家迷得神魂颠倒的小屁孩了,不是说他不再迷这个美丽的师姐了,而是在这件事上多了几分理智。

    把那些东西给画影其实是个不错的选择,反正画影是知情人,肯定能想到这些东西不是逍遥仙君给的就是无魂给的,给了她可以更好的堵住她的嘴,这些东西自己留着一时半会真看不出有什么用处,让坠儿感到犹豫的是该给她多少?那一乾坤袋可装了从十多头妖兽身上取下的可用之物呢,那些妖兽从三千年到六、七千年的都有,而且以五千年以上的居多,这是无魂和葬命两个大修士合力斩杀的,还有一部分是他来之前找别人讨要的,因为感觉未必能熬过这场大战,他想给坠儿多留点东西。

    要是都给画影估计得吓她一跳,就是以前不想追问这下也非得问问不可了。还有一点就是坠儿虽完保留了寻易的败家劲头,甚至还有过之,但他现在还没见过什么世面呢,一下子送出这么多难免有点不舍得,画影肯定给不了他那么多灵石,至于许诺给的符箓得是猴年马月才能拿到手的呢,而且他要太多符箓也没用啊。

    画影见他犹豫,心中不由暗喜,犹豫就表明肯定还有好东西,她的眼神变得愈发的真诚且楚楚可怜了,“帮帮我吧,我不会让吃亏的,在制符上我的造诣虽不敢说独步乾虚宫,但前五肯定能排进去的,此前我专注于修炼,在制符上其实没花多少精力,到了元婴中期才下了点苦功夫,无需多久我就能更进一步,到那时一张符箓卖上百万灵石都不算什么,我按现在的价格给算,的东西能值多少我到时就给多少,怎么样?”

    坠儿最受不了她的这种眼神,又拿出了四瓶原液和五样杂七杂八适合制符的东西,“最低是五千年的,这个、这个、还有这个是六千年到七千年的,这黑不拉几的是五千年苦心夔的心精,年头虽短些但苦心夔是极难遇到的,所以价格极高,我说的没错吧?”他不是想跟画影讨价还价,是想让画影知道他是心里有数的。

    画影两眼放光的逐一看过,最后都激动的傻笑起来了,“我给算十……不,二十张最好的符箓,看怎么样?”

    “说了算。”坠儿很好说话的点了点头。

    画影唯恐他觉得自己是占了他的便宜,一本正经的解释道:“制符和炼丹一样,炼一张符箓需要使用很多材料,要是极品符箓的话一张就值这些东西了,我现在是急需材料练手,所以宁可给多算些,可一点也没占的便宜,这笔交易是很合算的。”

    坠儿笑了笑道:“账不是这么算的,等能制出极品符箓了,那制一张符对来讲就不算什么了,就像问丹子师兄不用费什么事就能炼出一颗价值非凡的丹药一样,而且这样的交易我还得担着风险,万一以后达不到太高的造诣呢?万一出点什么事死……”

    “才死呢!”画影瞪眼笑骂。

    坠儿点头道:“对呀,我也可能等不到那时候就出事死了,毕竟等我能用那么大威力的符箓时怎么也得有元婴修为吧?还不知要几百年几千年呢,这么长时间谁知道会出什么事呢。”从这番话中就能看出来,他和他爹一样,都是有经商天赋的,只是这种天赋藏得比较深而已,爷俩憨厚的性情使得这种天赋不太容易显露出来,得有恰当的机缘才行,坠儿在这方面显然比他爹有更多的机会。

    画影微微眯起眼,显然是没想到这傻小子居然这么会谈生意,“那想要多少张?”给出二十张符箓的条件她真是挺有诚意的,虽然坠儿说的有其道理,但她还是觉得有点不舒服。

    坠儿笑道:“我不想和讨价还价,欠着我那么多债呢,相比而言前面欠的才是大头儿,这些不过是小头儿而已,哪有大头儿不算却在小头儿上斤斤计较的?真当我傻呀?既然需要这些材料,那就先拿去用,这是咱们俩的情义,该给我多少符箓一并算,我也不想跟算得太清,反正缺符箓了我就去找要,什么时候给我脸色看,那我就不要了,咱们俩的帐也就两清了。”

    画影眨了好几下眼才哑然失笑道:“行,朗星,有的,我可真是小看了,这傻乎乎的东西感情比我都精明,这是要跟我算糊涂账赖我一辈子是吧?”

    坠儿傻笑起来道:“欠我那么多,真算的话也差不多得供我用一辈子的符箓了,那颗丹药能折价,可两次解救之恩该值多少符箓?这本来就是良心帐,该给多少比我清楚,所以我就要到觉得厌烦了那这笔帐也就清了。”

    画影含笑缓缓的点着头道:“好,既然说到情义了,那有情我必当有义,从今天起咱们不说见外的话了,符箓用多少我给多少,但条件是不能拿去卖或送人。”

    坠儿嘬了下牙花子道:“我不会贪得无厌的,不会让浪费太多时间给我制符,但不能限制我送人,我也不会送出去太多,我没那么多朋友。”

    画影沉吟了一下道:“好,短时之内愿意送就送吧,以后我可得加以限制的,即便允许送也得限定数目。”

    坠儿不太满意的用手点指着她道:“真不爽快,我是那么不懂事的人吗?良心帐就得靠良心来算,要多了我自己的良心就过不去了,也许一时需用的多些,过后自然就会少要些的,能救急的才是情义,要是加上诸多限制,还不如约定好每年给我几张呢,那就别提什么情义不情义的了,就是交易。”

    “好,是债主说了算,这够爽快了吧?反正哪天若真给我要烦了,这笔帐我也就赖掉不还了。”

    坠儿开心的笑了起来,“行!反正我是有良心的,从来都是按良心办事的,要是烦了就表明是没良心的,这笔帐我想讨也讨不回来了,就让去受良心的谴责吧。”

    画影翻着白眼道:“我都没良心了,还受什么良心的谴责呀。”

    坠儿哈哈笑道:“怎么说也是会多少有点的,要是良心都丧尽了,那小鬼就该来勾魂了,死期也就到了。”

    画影笑啐道:“少拿们村的那些村野之言吓唬我,我才不怕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