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1327章 不客气还能怎样?
    .

    画影因坠儿给的那颗丹药而修为大进,这一阶段也正要躲着大家呢,如此一来倒省的作别的打算了,索性就在这修炼吧。

    这回两个人都踏实下来了,画影知道坠儿肯定还有内丹等好东西,甚至适合制符的材料也未必就都拿出来了,但刚得了这么多东西,短时之内是不好意思再打坠儿的主意了。坠儿知道了在外面呆三五年都行在心态上自然从容了许多,这时他也确实需要有从容的心态了,三种法术的入门阶段过去了,越往后越难了。

    “缚神”虽玄妙,但只涉及禁制方面的手段,能参悟的坠儿已经参悟的差不多了,剩下的就只能在修为到相应的阶段才能继续参悟了,土遁和御魂这两种法术内容就庞杂多了,坠儿重点参悟的是土遁术,一来是这乃保命之术,二来是逍遥仙君给他讲得很详细,学起来比较容易,御魂术对他来讲就有点难了,参悟了一段后他决定先往后放一放,等有闲暇了再说。

    三年时光就这么过去了,画影除了给他送食物过来了几次外就没再打扰他,其中一次坠儿刚从地下钻出来,险些就被撞到了。

    湖水开始结冰时,画影来到了坠儿的小岛,离开乾虚宫整整四年了,该回去了,坠儿还是有点意犹未尽,但也不好再勉强人家了。

    二人刚准备动身,忽然感觉到一阵灵力波动,随之一个形神俊朗的青年出现在距他们不远的地方,此人穿戴的是乾虚宫服饰,但面容却是阴沉的,身后还飘扬着一面丧旗。

    坠儿不认识这个人,从其能使用缩地成寸神通来看修为至少到了元婴中期,对方盯向自己的那明显带着敌意的目光令坠儿下意识的催动起了师祖给的消煞盾。

    “这几年一直和他在一起?还让他住在了我的岛上?”青年冷着脸问画影。

    坠儿一听这声音就明白此人为何是这副怒容了,上次他在竹海中听到的就是这个声音,看到对方不但容貌英俊而且修为也和画影相配,他不由在心中暗叹了口气,自己确实跟人家比不了,而且人家的话也让他明白了,这相邻的两个小岛不是无意中找到的,而是人家两个人的旧居。

    画影的脸色有点难看,她没出声,应该是在用神念和那男子交谈。

    坠儿颇觉无趣的黯然朝一边飞去,他觉得自己没必要在这碍眼了,从道理上来讲,他是理亏的一方,之前自己不知情也就罢了,通过在竹海的偷听就知道了画影有情投意合之人,在这种情况下自己还和画影腻腻乎乎的那就是自己的错了,他问心有愧。

    “朗星别走,要出了事我回去可没法交代。”画影不知是出于何种用意,追上去把坠儿给拉了回来。

    “这位是仙林院的折锋师兄。”给坠儿作了介绍后,画影猜测坠儿肯定是不愿与之见礼的,遂紧接着就对折锋问道:“背后的丧旗是怎么回事?”

    折锋用带有挑衅意味的轻蔑目光看着坠儿,口中不冷不热的回答着画影的问话,“十二仙君也死在妖兽手里了。”

    “又殒命了一位仙君?”画影目光闪烁着,显然暗中还在用神念跟折锋交谈。

    坠儿正觉窘迫间,突然就被一道灵力打得飞了出去,这道灵力不强不弱,刚好把他打得气府生疼露出呲牙咧嘴的狼狈相。

    “干嘛打他。”画影不悦的对折锋发出嗔怪,飘身挡在了坠儿身前。

    折锋似笑非笑的看着坠儿道:“我只是想试试他的修为而已。”

    坠儿垂下眼帘没吭声,既然是理亏就得忍着点呗,挨的这下打不算什么,倒是画影那不太严厉的嗔怪让他觉得有点不是滋味,不过他很快就释然了,自己跟画影现在关系虽然挺亲近的了,但相对于折锋而言就是个个外人,画影当然不会因为自己而和折锋伤和气。

    坠儿的表现让画影多少有点意外,她清楚坠儿虽厚道但不窝囊,挨了这种欺负怎么说都该有所表示的,而且他背后又是师祖又是僵尸的,再老实的人有了这么强大的靠山也会生出点傲气的,这可是不敢把他怎么样的同门在欺负他,画影有点猜不透坠儿在想什么了。

    “用试他的修为?!凭什么呀?在三十岁出头时有他这般的修为吗?”既然猜不透坠儿的心思,画影就得重新表态了,所以她提高了嗓门,眼睛也瞪起来了。

    这下折锋更生气了,冷冷的看了画影一样后转身就走了。

    闹成这样画影也是一肚子的邪火,转头就发到了坠儿身上,立着眉毛数落道:“怎么那么窝囊!他打就算不还手也该骂他两句吧!低眉顺眼的不吭声这算什么!”

    坠儿现在什么都不想说,还是垂着眼皮道:“送我回去吧。”

    飞入空中后,画影缓和了神色,用含蓄的方式对坠儿道:“我和他关系是比较亲近,但那也只是朋友而已,不用照顾我的情面,他要再敢对动手动脚,不用跟他客气。”

    坠儿无言的笑了笑,不客气还能怎样?他又打不过人家,就算打得过他也不愿意还手。

    坠儿这种有蔫主意的状态让画影颇感不安,她可是已经把坠儿当成了自己的福星了,刚收了那么多贵重材料,就让他因为自己而受了辱,于情于理她都是得好好哄哄坠儿的,所以就主动交代起自己和折锋的关系来,当然用的还是含蓄的说法,这种话要是说得太明显就没意思了,总之她得让坠儿知道自己和折锋还没到要结道侣那种程度呢。

    坠儿在她讲述的时候只是偶尔淡淡笑一下,其实他根本不想听,画影最初对折锋发出的那句不太严厉的嗔怪足以表明一切了,他懂画影此刻对自己的心态,所以他没心思开口说话。

    他刚受过伤害,虽然那是四年多前的事了,可对潜心修炼了四年的他而言那就是刚刚发生的事,这次不能算伤害,算活该,除了怪自己没出息外,他真无话可说,最让他感到痛苦的是画影的诱惑是他无力抵抗的,接下来该怎么办?要命是画影愿意给他机会,仅管他能认清那是出于功利和报恩的目的的,可那就很要命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