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1335章 威力真是够大的
    第一个撞上来的是一只刚有些道行的双心灵鹫,这种妖兽生性凶猛好斗,被神识惊动后发出了一声瘆人的怪叫后只朝二人扑来。

    当吕罡英勇神武的兴冲冲催动着坠儿给的那杆猎叉迎上去准备干净利落的斩杀掉那头灵鹫时,却又郁闷了,因为他的那位坠儿兄弟扭头丢过一个不屑的眼神然后就风驰电掣而去了,那风范,那做派,把吃过见过的劲头演绎的淋漓尽致,人家可是力拼过三头结丹级妖兽的,虽然那次是被逍遥仙君坑的而且确切的说是被三头妖兽群殴,他就挨打来着,根本没还一下手,但那也是跟三头厉害妖兽对战过呀,所以这种只相当于开融期的小妖兽人家是不屑于去理会的。

    再次遭受到鄙视的吕罡也没兴致再去杀那只飞过来的灵鹫了,讪讪的收起猎叉朝坠儿追去,只要是坠儿跑的太快了,也不容他为那只灵鹫多耽误功夫。

    就在吕罡憋了一肚子邪火想着该怎么找回面子时,坠儿传过来的话让他一下子就发懵了。

    “分开走,你向左,我向右。”坠儿说完就偏转了方向,朝右前方飞去。

    “哎!你……”吕罡这次是真有点含糊了,坠儿兄弟这胆子也太大了吧?他看着远方黑气缥缈的群山不禁有些迟疑了,不过吕罡就是吕罡,他的那股狠劲不是一般人能比的,既然坠儿都敢独闯,他是绝不会栽这个面子的,所以很快就咬牙向左前方冲去,速度比坠儿之前半点不慢。这回他算是被坠儿给耍了,坠儿那哪是胆大啊,人家那是知道还有个元婴中期的画影在旁守护呢,两个大修士刚好一人看护一个,他们俩只管把妖兽招惹出来就行了。

    和吕罡分开后,坠儿急飞了大半个时辰也没能惊扰出一头值得动手的妖兽,看来安排舒颜他们这些开融后期弟子来此历练确实是谨慎考虑的结果,飞了这么久他也累了,在见到一条山涧边生长了几株花眼草他就落了下去,把那几株花眼草采了下来,花眼草算不上是灵草,一块灵石能买一大捆,但总算是能入丹方的一种辅料,这是他第一次采到可用的药草,虽然很不值钱却特别开心,当宝贝一样收好了花眼草,他散开神识又找了一下,确认附近没有灵草也没有妖兽后,找了块青石坐下拿出灵石开始补充灵力。

    危险就在这时悄然而至,来的是一只有三千年道行的黑焰鸦魅,按修为论足够金丹级别了,所以它闪着那双如两潭黑色死水般的眼睛靠近到距坠儿百丈范围内时坠儿仍毫无察觉,这已经是可以轻松毙杀坠儿的距离了,所以这只比成年人还要高出一头鸦魅悄无声息的展开了泛着乌金色泽的双翅,张开犹如巨大钢钩样的尖喙,清晰可见喉间翻涌着黑红色的烟焰,这一口烟焰足够要眼前这小修士的命了。

    好巧不巧,就在这个时候鸦魅下方的一根枯枝忽然“啪”的一声折断了,有三千年道行的鸦魅可不是傻子,人家是悬浮在空中的,一双利爪根本没踩在地上,地上的枯枝怎么可能突然断裂呢?它虽不傻但这突生的变故还是惊的它下意识的向下看去。

    坠儿本就加强着戒备呢,听到枯枝的断裂声当即就睁开了眼,这下可把他差点吓掉魂,金丹级鸦魅!而且都近在百丈之内了!他头皮发麻的催动起手里握着的消煞盾急窜而逃。

    在来的路上广谱跟他们讲了,乌头山的妖兽就是以鸦魅为主的,他之所以能认出这是一只金丹级的鸦魅是通过其翅膀发出的光芒,这是广谱教给他们的辨别方法,见到翅尖乌金光芒超过两尺那就想尽办法逃命吧,如果超过三尺那就等死吧,这只妖兽翅尖的光芒肯定是够两尺了。

    其实他这么逃是根本逃不掉的,鸦魅可是飞禽,别说修为还比他高,就是同等修为在速度上也要远快过他的,然而搞笑的场景出现了,在坠儿惊慌逃窜时,那只鸦魅在迟疑了一下后也掉头而逃了,它是被那根突然断裂的枯枝弄得生疑了,多疑是大多数妖兽的天性,何况这事是真的太可疑了。

    发现鸦魅不追反逃,坠儿猛然明白过来了,忙调头又去追人家,可哪追得上啊,虽然他的飞剑品级不低,但用来追同阶修士还行,追修为比他高的鸦魅就力有不逮了。

    这个时刻就是本性显露的时刻,憨厚是坠儿最显着的本性,但要说尚未彰显的本性中较突出的那就是败家了,当初寻易就的败家劲头就是名动修界的,到坠儿这能差得了吗?所以在这紧急时刻他想也不想的就催动了画影给的那张踞蛇符,随着一道白光闪耀,一条长着两只兔子耳朵的白色银蟒如一道厉闪般直击已到千丈外的鸦魅。

    这张踞蛇符是画影精心给他炼制的,其威力对付元婴初期修士都有富裕,拿来打金丹级妖兽只能说是实实败家行径了,全神贯注对付鸦魅的坠儿没留意到,在踞蛇符被催动出去的那一刻,在距他不远处响起了一声磨牙的声音,隐身在那里的画影是真恨得压根发痒了,如果是在睁眼看到的鸦魅时刻坠儿用这张符箓发起攻击她还不至于太心疼,而且她防备着这一招呢,坠儿要真想动用踞蛇符她会及时采取措施制止的,可哪想得到这缺德的玩意在毫无危险的情况下还会用这么贵重的灵符啊?画影是真没想到这缺德玩意是如此的败家啊,她可是亲眼看着这缺德玩意把那几株半块灵石都不值的花眼草当宝贝一样珍而重之的收起来的,这转眼就把价值上万灵石的符箓随手打出去了,她真没防范这一招,还幸灾乐祸的等着看他懊恼的样子呢,唉……,画影也只能暗自安慰自己了,这缺德玩意要是不如此败家,哪会把问丹子的丹药轻易给自己啊,还有那些价值非凡的制符材料,至此她算看透这小子的败家德行是天性使然,否则一个把花眼草当宝贝的人不可能同时作出这么多大手大脚的事来。

    坠儿现在很兴奋,在大瞪着双眼看到那条银蟒把鸦魅打得渣都不剩后,他激动的发出了一声欢呼,飞过去围着鸦魅消失的地方转了一圈后才看着手中那张颜色淡了许多的符箓颇感欣慰的感叹道:“威力真是够大的,嘿嘿……”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