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1337章 样貌怪异的妖兽
    在元婴中期这种级别的打斗中,一个刚破窍的小修士是靠不到近前的,别说靠近,就是把神识散过去都会立即被激荡的狂暴灵力击散,而且闪耀的强光会刺得他们连眼都睁不开。

    坠儿虽有消煞盾的保护,可冲到距战场还有三千多丈时还是撑不住,不但看不清战局,连敌人的样子都看不清。

    “跑!快跑!用传送符!”画影的神念从斜后方焦急的传来。

    坠儿不管不顾的凝聚了全部修为把那两颗丹丸朝强光闪烁的地方扔了过去,两颗丹丸被送出不足千丈就撞上了一波从战场中心激荡开来的强悍灵力,顿时爆开成两团烟雾,蓝色丹丸在爆开的瞬间就弥散成了一个千丈方圆的淡蓝色大烟球,随即烟球四散而开,战场中不断爆发出的波荡灵力似乎对这烟气影响甚微,而那红色的丹丸在爆开后则形成了一弯红色小月牙形状,这弯月牙形红色烟雾迎着灵力所来的方向迅疾如电的射了过去,而且在急速的膨胀变大,在人眼前一花间就成了一弯长达百丈的巨大红月牙,而且边缘清晰规整,那样子如同是一件有形有质的法器而非是烟雾。

    扔出两颗丹丸后,坠儿看也不看的掉头就朝画影所在的方向逃去,而这时画影已然到了数百里之外了。

    画影确实是逃走了,在坠儿不顾死活的冲上去帮她时,她逃了,她已经尽力了,在坠儿闻到那股恶臭气息时她就遭了对方的暗算,那绝不仅仅是一点令人作呕的恶臭,坠儿有花仙精心调配的祛毒灵液保护,画影却是只能靠修为硬抗的,所以一上来她的修为就丧失了大半,在那么紧急的关头她能作的也仅有用神念给坠儿报个警了,传完第一道神念后她就想逃的,可见坠儿竟然傻乎乎的冲了上去,她只得勉力又打出了一件法宝,给坠儿传了第二道神念,这对她来讲已经是在冒极大的危险了,然后她就无能为力了,再不逃她也走不掉了。

    就这么抛下坠儿令画影很难受,可她真的没有办法,对手太强大了,如果不是一上来就遭了暗算,她一定会拼尽全力替坠儿多争取一点逃跑的时间的,逃到数百里外并不安全,但她手里握着的那张传送符应该能确保可以让她逃脱了,在无魂和葬命两大元婴后期修士手中她逃不掉,面对一个元婴后期修士她还是有把握逃走的,况且这妖兽的修为应该只在元婴中期与后期之间,如果不是遭了暗算,作为乾虚宫仙林院的弟子她都有信心干掉对方。

    本想看坠儿最后一眼她就忍痛逃开的,可坠儿的神勇却令她大吃一惊,当然这神勇主要指的是坠儿还活蹦乱跳的居然没死,是他不怕妖兽的剧毒还是妖兽没对他下手?画影隐隐觉出有哪不对,那答案呼之欲出,可此刻却容不得她多想,因为就在这片刻的功夫坠儿真的万分神勇的又朝妖兽那边杀回去了,估计是这傻小子找不到自己的踪影肯定认为自己正在那边和妖兽搏杀。

    画影猜的没错,坠儿现在已经懵了,因为看不清战场形势又找不到画影,所以他就认为画影一定在那边打斗正酣的战场中,不抛下朋友是他与生俱来刻在骨子里的信条,是寻易在上一世给他奠定下的天性,这一点不用培养与磨练,刚刚三四岁时为了救小蒲团他都敢跟水怪拼命,这种血性只要遇到相应的险情就会被激发出来,并爆发出一往无前的勇气,这一刻坠儿没有丝毫的恐惧与胆怯,满脑子所想的只有和画影并肩战斗!当然这也和发懵有关,对他来讲一切发生的太快了,如电光火石般的巨变令他根本无暇多想,所有行为都是在那股血性的催动下作出的本能反应。

    看着坠儿那渺小的身影冲向强光频闪战场的这一幕,画影很想哭,一半是气的一半是感动的,蠢货呀!这哪是你一个刚跨入结丹期的小修士能涉足的战场!画影很清楚自己那张符箓的法力已经到了强弩之末,所以她不敢回去救坠儿了,而且她没本事带上坠儿逃命,至于坠儿弄出的那两团烟雾,她那时正在逃离战场,看的不是很真切,就算看真切了她也不会对那两团烟雾抱多大希望的。

    坠儿拼命催动着消煞盾抵挡着不断冲击过来的灵力波荡,可气府都要被震碎了仍难以靠近到三千丈范围内,之前画影不在战场中他可以毫无顾忌的扔出那两颗丹丸,可现在他认为画影已经过去厮杀了,所以他手握着那张踞蛇符不敢随意发起攻击,怕误伤了画影。

    头脑发懵的好处是不用害怕,坏处……那可就多了,往往会令人很冤枉的丢掉性命,坠儿现在就没能想起自己还有一只极厉害的小猴可以用呢,这一来是他还没用惯小猴,二来是在使用小猴这件事上心里一直存着万分的谨慎,唯恐让人知道这件宝物的存在,所以在急切之间想不起来这件宝物就在情理之中了,如果不是发懵的话,这场战事早就可以被小猴结束了。

    就在坠儿快要撑不住时,狂涌的灵力波荡突然之间就消失了,坠儿在猝不及防之下猛然就冲到了战场的中心,三千丈的距离对于一个卯足了劲往前冲的结丹修士而言那是瞬间即至的,随着强光的消散,坠儿终于看清了敌人的样子,那是一只高有近丈长达两丈的古怪到令他瞋目结舌的——猞猁?

    坠儿很肯定那不是猞猁,只是头脸的模样略有些相像而已,因为见识有限他能想到的也只有猞猁了,而且他都不能确定这是一只妖兽还是两只妖兽,因为它的样子看起来就像是把两只巨大的猞猁各砍去一半然后拼接在了一起,也就是说它有两个头,一个稍大些一个稍小些,更怪的是它身上也没有猞猁那样的皮毛,而是一身像瘌蛤蟆那种布满了疙疙瘩瘩脓包的皮,不过它的这身皮可没有癞蛤蟆那么恶心,不仅光滑而且散发着金红色的妖艳光泽,不止是皮肤,它的眼睛也闪着红芒,甚至是呲着的利齿都是红彤彤的。

    他这是来晚了,没能看到人家原本那一身漂亮润泽的毛发,而且人家周身发出的也不该是什么金红色光泽,就是纯正的金光,牙齿和眼睛更不是红色的,这都是被那颗红色丹丸给弄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