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1342章 天罗地网
    “这次你往右,我往左。”

    当坠儿再次提出分头行动时,吕罡用带着怀疑和恳求之色的目光看着坠儿,他算着日子呢,知道舒颜他们该来了,所以猜测坠儿这个时候再提分头行动多半是有鬼的,他很想让坠儿带他去见舒颜一面。

    坠儿只能当作没看见他那复杂的眼神了,画影传给他的神念说的很明白,不能带吕罡去,否则他也别想去见舒颜了,这回他帮不了吕罡了。

    当坠儿挂着一脸从容自得的笑容出现在舒颜面前时,正承受着恐惧折磨的舒颜喜得欢呼了一声,上前紧紧抓住坠儿的胳膊就不放了,那三个小姐妹也如见救星般把坠儿围在了中间,她们都是认识坠儿的也知道坠儿进了仙林院,在她们心目中仙林院那就是圣地了,仙林院的弟子都是神通广大的,虽然坠儿去了没多长时间,但此刻在险地中显露出的这份从容自得的风采已经令她们深感折服了,皆在心中暗自感叹仙林院的弟子就是不一般。

    “此间厉害的妖兽已经被我们斩杀的差不多了,你们不必过份紧张,但也不能掉以轻心,只要谨慎些就不会有事的。”坠儿就是来让她们安心的,所以说的极为镇定从容,同时暗传神念给舒颜道,“吕罡也来替你清剿妖兽了,就在前面,但受律条所限无法跟你见面,他很挂念你,让我劝你要沉住气,别因心急而乱了心境。”

    舒颜心潮翻涌的连连点头,感动得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坠儿对她眨了下眼,又传神念道:“我请人帮你炼破窍的丹药呢,一定能确保你平安破窍,说不准还能开出灵眼呢。”

    “你少哄我吧!”舒颜含笑瞋了他一眼,开灵眼的事她只听坠儿曾念叨过两句,对这种玄而又玄的事她可不像坠儿那么上心。

    陪着她们四个杀了两头开融级别的妖兽后,坠儿见她们不再像先前那么害怕了,遂离去了,他得识趣点,人家地谅山安排弟子来历练,他干涉太多是不合适的,不用问也知道这是人家卖给画影的面子,自己得适可而止。

    与画影会合后,坠儿又很真诚的对她道了一次谢,换来的却是画影没好气的一个白眼,坠儿越是跟她客气她就越是不高兴,因为这表明坠儿是在跟她见外,有意要和她保持距离。

    在回去找吕罡的路上,他们撞到了两个遭遇险情的开融后期弟子,这二人不知怎么和队友分开了,被一只修为比他们略高的鸦魅攻击得全无还手之力,坠儿认出这二人正是兴鹏的那两个死党,一个是被他在脸上劈了一刀的大个子,一个是皮三,看到二人如此不堪,坠儿开心的笑了起来,真是此一时彼一时啊,当初对付这二人他还得煞费心机的用阴招,现在则可以毫不费力的就把他们打得哭爹喊娘了。

    拦住了要出手的画影,他窜上去挥剑斩杀了那只鸦魅,然后傲然的看了两个旧日仇敌一眼,洒脱的飘然而去了,留下了两个惊魂不定的仇敌在那里目瞪口呆。坠儿亲自出手救他们一方面是为了炫耀一下,另一方面也是为了化解掉彼此的仇怨,他现在已经不屑于和这二人有什么纠缠了,虽然当初这二人没少欺负他,但他教训这二人那次下手也够狠的,这就算向二人宣告旧账一笔勾销吧。

    找到吕罡时,坠儿心惊的看到吕罡居然受伤了,左臂上被抓出了一道挺深的血口子,吕罡对受伤的事不怎么在乎,上来就悄悄问坠儿是不是广谱带他去见舒颜了,见坠儿摇头,吕罡心底有点发毛了,对自己先前的判断产生了动摇,悄悄问:“你说广谱师兄到底有没有在暗中保护咱们?”

    坠儿也感到奇怪,广谱师兄这是干什么去了?怎么会让吕罡受伤呢?正在他困惑时,画影传神念告诉他,吕罡玩命的劲头太大了,广谱为了给他点教训才故意让他受了点伤的。

    这下坠儿心里踏实了,面带讥嘲的对吕罡道:“怕了?哼,就算广谱师兄没在暗中保护咱们,你坠儿哥哥也是不怕的!大不了一死而已,看不破生死还参什么道修什么仙啊?你要是怕了就先回去,我反正是还没杀痛快呢。”

    隐身在一旁的广谱不禁莞尔,他可不知道老实巴交的坠儿还有这么一副面孔,画影则是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了,这就是个小屁孩啊,她的脸上有点发烧,觉得广谱肯定在暗笑她和这小屁孩之间不清不楚的关系,该怎么处置和坠儿的关系她现在也颇感头疼,如果只是欠了些债还好说,主要是她还期待着能从坠儿那里得到其他的好处呢,这小屁孩认识的人都神通广大,而且他还什么都舍得给自己,吊着这么个小屁孩占便宜虽然会遭人不齿,可舍弃这么个小福星是不是也很不智呢?所以她只能尽量往情义上靠了,走一步看一步吧。

    吕罡和坠儿又劲头十足的去杀妖兽了,虽然吕罡心里是犯着嘀咕的,但为了舒颜他甘愿冒这份险,多杀一头妖兽舒颜就少一分危险,仅管这可能没多大的用处,但他能做的只有这些了。

    对坠儿来说,这应该算是踏上修途以来最感愉悦的时光了,不用兴鹏那帮人的欺负了,对家人的事也看开一点了,而且凭自己的本事帮了大家很多的忙,能帮到别人无疑是件很开心的事,他已经喜欢上这种感觉了,比如现在,和好兄弟并肩作战,不但过足了斩杀妖兽的瘾,极大的丰富了临战的经验,而且这还是在帮舒颜,还有比这更快意的事吗?

    性情决定命运,而一个人的性情肯肯定是包含有先天因素的,坠儿的仗义疏财和义气有淳朴的父母对其的影响,但先天因素也是不容忽视的,否则哪能有这么大的败家手笔啊。而这性情会把他的命运引向何方尚不能确定,但再到刑渡之时,托举他的人中肯定会多出舒颜、吕罡、问丹子、画影、许叔娟婶……这些人的身影的,这些人是因本就与之有宿缘才在今生与之聚首还是天道的运行使然呢?这就只有老天才知道了,至于把他往下拉的人或许会多出个兴鹏吧,也许还会有他的那些党羽,不过坠儿刚刚已经救了皮三和大个子一次了,他们要仍心怀怨恨那也没办法,一沾上仇怨就没那么多道理可讲了。

    在对待妖兽的态度上,坠儿目前的心态有点像寻易当初对元裔族的心态,因自小能与动物沟通,所以他对寻常动物是充满爱心的,可妖兽不一样,妖兽相当于是邪祟,就所碰到的妖兽来看,它们对人族修士都是深怀敌意的,完全是水火不容的局面,所以斩杀它们也就是天经地义的了。

    天道以一条条的宿缘为线,巧妙的编织出一张张纵横交错的天罗地网,每个人都被串联其上,每一次的挣扎都会在扯断一两根丝线的同时粘连上更多的丝线,所以会被越缠越紧,能够放弃挣扎的已经属于智者,而要想从这密密层层的网阵中脱身而出几乎是不可能的,就像一只蚂蚁想要爬离大地,不管它能爬上多高的山,终究仍在法则之内。

    寻易是有足够智慧堪破这层道理的,或者说在他内心深处已经堪破了,但他不愿去多想,甘愿为了苏婉而沉沦在这网阵之中,选择做一个不挣扎的智者。坠儿呢?幼年一直在发呆的坠儿到底都想了些什么?在寻易给他打下的基础之上,他可以轻而易举的堪破许多人无法堪破的东西,可他愿意尝试挣脱出去吗?来自家人的羁绊只要再咬咬牙就可以摆脱了,画影他也在努力尝试放下,以目前的状况来看,他比寻易强了不少,至少他懂得放下了。

    ps: 这章写到后面多发了些感慨,也算是有感而发吧。又是一年了,除旧迎新之际大家少,善待亲人,报我们该报的恩,偿我们该偿的债,祝愿每位书友都能越过越好,我坚信好人是有好报的,依心而为,别为了一时的私欲而泯灭了善念,说的就是师兄你,放下手机去帮着干点活吧,我这两天也不码字了。

    放宽心怀,放远眼界,来世可期,希望这本书写到这里能给大家一个从容安然的心境,祝各位师兄师姐阖家欢乐。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