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1345章 岁月是一种法力?
    .

    齐珈走后,沈清嘴角含笑的看着坠儿道:“刚才就是想求她什么事吧?”坠儿眼神闪动的那几下她也看的很清楚。

    “我想问问无魂可安好。”坠儿跟沈清讲话无需隐瞒。

    听他提到无魂,沈清微微蹙起眉,问道:“最近是不是和他见过面?”

    坠儿点头,“嗯,我知道他此刻在蒲云洲那边抵御妖兽,也听他说了那边的局势。”

    沈清面现忧虑道:“那边的局势确实不太好,我也正要嘱咐得小心些呢,以最新得到的消息来看,无魂尚还平安。”

    “那夷陵卫总该有个换防吧?知道他何时能回来吗?”

    “这个我就不清楚了。”沈清微微摇了摇头,她不能随意透露出太多的信息,只能这么敷衍一下了。

    “唉……”坠儿忧心忡忡的叹了口气,他是真为无魂担忧啊。

    沈清抚摸着抱在怀里的小蒲团。岔开话题道:“把它带出来肯定是憋着什么主意呢吧?”

    “我想把它送回家,其实我正想用善义旗找呢,恰巧就来了。”

    “那走吧。”沈清爽快的拉着他飞入了空中,上次坠儿回家收获颇丰,所以她已经不反感带坠儿回家了。

    “麻烦了。”坠儿颇感不好意思。

    沈清微微含笑道:“就别那么客气了,看到这么快就跨进了结丹期我很欣慰,照这速度都有可能打破我所创下的最短结婴年限了。”

    “嘿嘿……,那不重要,咱们不是要另辟蹊径嘛,我结丹只为和一起出去找灵心族,需不需要结婴就得以后再说了。”

    沈清笑着看向他问:“那这段日子除了修炼还有什么其他收获吗?”

    坠儿想了一下道:“对天道没什么思考,不是让我先别想那些吗,不过却悟出了个依心而为和真心换真心。”

    “说什么?”沈清顿时瞪大了眼。

    “怎么了?”坠儿困惑的看着突然变了脸色的沈清,他确定沈清肯定听清了。

    “哦,没什么,就是觉得提的这两条挺出乎意料的。”沈清努力让自己镇定了下来,依心而为她可是再熟悉不过了,寻易跟她提的最多的就是这四个字,真心换真心也是寻易的做人之道,坠儿能说出这两条肯定是有缘故的,只是不知这真是他自己悟出来的还是又有故人找到了他。

    “是怎么悟出来的?”她故作好奇的以轻松语气问。

    “就是觉得该这样呗。”坠儿笑着答,他提起这个本没考虑太多,可沈清的反应却令他起了戒心,所以就开始敷衍了。

    “果真?”沈清似笑非笑的问,这事还真让她有无从下手之感,因为问的不恰当可能就会引起坠儿的猜疑了。

    “嘿嘿……”坠儿傻笑,所表达的态度很含糊,他不想骗沈清,可又不能说镜水仙妃的事,也只能这样了。

    沈清望向前方,嘴角噙笑道:“那给我仔细说说这依心而为是怎么个讲法。”

    坠儿只能照搬了一些镜水仙妃的言词出来,既然前面说了这是自己悟出来的,那总得给人家说出点门道来,这是没法回避的。

    沈清只听了几句就断定必然是又有人找到他了,因为这些论述几乎就是寻易当年跟她讲过的那些。会是无魂跟他说的吗?按理说,他刚和无魂见过面,把这件事按在无魂头上很合情理,可沈清就是有种直觉,认为这个人不是无魂。

    等坠儿讲完,沈清赞许道:“很好,无论是依心而为还是真心换真心,我认为都很好,但以目前的状况实践这两条还是得慎重些的,这就好比是一件神兵利器,放在高人手中那可发挥出无坚不摧的威力,可如果是拿在一个孩子手中,那就有可能伤到他自己了,现在阅历尚浅,且没有什么自保之力,还是多些防人之心的好。”

    “呃,嗯,好。”坠儿深感郁闷,哼哼哈哈的作了回应,类似的话镜水仙妃是嘱咐过他的,镜水仙妃说的时候他很能接受,可换做沈清说就让他觉得不是味了。

    沈清明眸含笑道:“别不爱听,不管多有智慧,可当下就是个没经过什么事的小孩儿。”

    坠儿不服气的反驳道:“人情世故对普罗大众来说算见识,算智慧,对超然于世的人来说就是不值一钱的糟粕了,我刚不是说了吗,依心而为所依的是初心,经人情世故熏染过的心就变了样了,我们要做的恰恰是不让初心受污染。”

    “可首先得有守护初心的本事,而不是稀里糊涂的丢了小命都不知是怎么死的。”

    坠儿无言以对了,是啊,人家说的没错,他没法超然于世,身处世俗之中当然是首先得保住小命了。

    “那这十几年有什么收获吗?我早就想回家一趟了,因为怕搅扰才一直忍到现在的。”

    沈清面露欣然之色道:“虽无大的收获,但却觉得离有所悟又近了许多,这十几年我一直在闭关中,恍若一梦时光就过去了,这是我最长的一次闭关了。”

    “哎呦。”坠儿情不自禁的感叹了一声,他现在也能闭关个几个月了,所以对一次闭关就耗用十几年是颇有感触的,也许这就是自己最后一次和娘见面了,随着修为的提升,娘的那点阳寿禁不起他闭关几次的了,想到这里他从沈清怀里抱过小蒲团,怜惜的抚摸着这个陪他长大的伙伴,岁月的无情此刻显然愈发冷冽,愈发的令他从心底发寒。

    沈清扭头看了他一眼,然后又转回头去望着前方道:“岁月应该是天道的一种法则,也可以说成是老天的一种法力,我觉得它只存在于这座天地法阵中,出了法阵或许就不受其困扰了。”

    坠儿愕然的一下下眨着眼睛,沈清的这个说法太令他感到匪夷所思了,岁月竟然会是一种法力?都说神仙寿与天齐,那也是有岁月这一说的,只是岁月长到没有尽头而已,可没有岁月的世界是个什么样子?这他实在想象不出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