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1346章 三五天
    良久,坠儿才紧皱眉头开了口。

    “怎么可能没有岁月?即便是风吹过树梢这种极平常的事也需要时间,也会留下岁月的痕迹,而风的凝成,树的成长都需要岁月,哪怕是块石头都不可能平白出现,除非那个世界是空无一物的,是个死寂的空间。”

    沈清轻轻摇了下头道:“如果可以经历岁月却不留下痕迹,那是不是也可以说岁月不存在呢?”

    “可树是得一点一点长起来的呀?每长高一点都是岁月的痕迹,怎么可能不留痕迹?”

    “一棵树可以存在,也可以不存在,可以是一棵高耸入云的树,也可以是一棵幼苗,它想是什么样就是什么样,可以在这里,也可以在那里。”

    “逆转岁月?”坠儿喃喃的说,他清楚沈清所说的不止是逆转岁月这么简单,可他不知该用什么词汇来表达沈清所说的意思。

    “我也没想好呢,但如果仅仅是逆转岁月显然是不能说岁月不存在的,只能说是具备了抵抗老天这种法术的能力。”说到这里,沈清用深邃的目光看向坠儿,“能看到摸到的东西,我们是可以加以想像的,可要去想像一些我们从未见过的东西就难了,寻易曾把我们这些修士比作可以飞上枝头墙头的鸡,现在越想越觉有道理,我的眼界是比别的鸡宽广了许多,但所见仍限于一村一镇,离遍观天下还远着呢,鸡尚能看到天上飞翔的鸟,只要有足够的智慧就能展开相应的想像,可如果让一辈子生活在地下的蚯蚓去想像出一只能飞翔在空中的鸟就千难万难了,我们猜想天地之外的事物更像是蚯蚓去想像一只能飞的鸟,老天没给我们那种智慧,我们得努力成为异数中的异数才有可能破解天道的困锁。”

    坠儿的目光连连闪动,即而就陷入了兴奋的沉默中,沈清所说的破解天道他暂时还没那么大的野心,但却对逆转岁月很感兴趣,那样的话就能让父母永生不灭了。

    接下来的路程上两个人都没再开口,各自沉浸在了各自的思考之中。

    “到了,这次你想住多久?”

    沈清的话让坠儿回过神来,望着自家的宅院,涌起的激动之情顿时冲散了对岁月的思考,“嗯……三五天吧,不会像上次那么久了。”

    “好,我在老地方等你。”沈清说完就飘身而去了。

    坠儿没有像前几次那样急匆匆的改换行装迫不及待的往家跑,而是在空中对着自己的家看了一阵子。

    他清楚这或许就是和父母见的最后一面了,可还是只想住个三五天,而不是住得越久越好,这是一种很难说清的复杂情绪,在凡人而言这是成长所带来的必然结果,而在修士身上则表现得更为明显和复杂,但无力,无奈与因二者而生的豁然,这三种情绪是凡人和修士共通的。

    这次坠儿没有落到荒郊再走回家,而是隐了身形直接落到了父母居住的院子里,又是十多年过去了,他那变化甚微的容貌不宜再让任何外人看到了,包括看门的那个迟暮老家人。

    “仙儿怎么还没回来呢?”青丝中已有了些许白发的晴儿停下手中的针线,略带担忧的看向正伏案核对账目的丈夫。

    “哦。”头发已经全白的红石心不在焉的应了一声,两眼紧盯着摊在几案上的账本。

    晴儿面色不悦的皱眉继续道:“你不是说他昨晚就能到的吗,要不要派人去迎一下?”

    “哦。”红石又随口应了一声。

    “你听没听见我在说什么!”晴儿气恼的把手边的一个线团砸向了丈夫。

    “啊?怎么了?”红石这才抬起头,一脸茫然的问。

    晴儿瞪眼大声道:“我问你仙儿为何还没回来!”

    红石露出不胜其扰的苦笑,“出门在外,哪能说什么时辰到就什么时辰到啊?不拘哪出点事就耽误下了,都这么多年了你怎么还这么沉不住气啊?他也不是第一次出门了,身边跟着那么多人,你有什么可不放心的?快别闹了,让我把这几笔账对完。”说完他又埋下头去看账目了。

    晴儿发火的斥责道:“这么多年又怎么样?我哪次不是在你归期将至时就开始提心吊胆的等?你死在外面就死在外面了,仙儿要是出点事我还怎么活?!”

    红石抬起头赔着笑脸道:“我说老婆子,你这心可真是够狠的,什么叫我死在外面就死在外面了?几十年的夫妻就这么绝情啊?”

    晴儿凶巴巴道:“那是你活该!要钱不要命就别怪我绝情!”

    红石辩白道:“我拼死拼活的还不是为了这个家?再说我不是已经听你的劝,尽量不出去跑了嘛,这一阵都在家呆大半年了。”

    “那还不是马上就得又往外跑?!”晴儿指着边上准备出来的一堆衣物喝责。

    “哎呀,仙儿这不是还小嘛,等再过几年,他能把担子都挑起来我也就不用跑了。”

    “说的好听!你就是自己想往外跑,别以为我不知道,什么为了这个家?咱们家的钱早就够花几辈子的了!”

    “唉,咱们能给儿孙多留些自然要多留些的,钱财还怕多了?”红石摇摇头,又垂下眼帘偷偷看起了账目。

    “哼,回头我就不让仙儿出去了,守着这份家业足够花用了,儿孙自有儿孙福,还能管七八代不成?我只要仙儿和孙子过得太平安康就好了,往后的就管不了了。”

    红石嘴角露出带有洞察意味的哂笑,“你以前说这话是只管仙儿,如今又加上了个大孙子,我看啊,等你见到了重孙,肯定是也要把重孙再加上去的。”

    “加上重孙钱也够他们花了!”晴儿说完这话自己也忍不住笑了,因为红石说的确实没错。

    她这一笑,屋中的阴云也就散了,红石哈哈大笑了几声,安慰道:“把心放肚子里吧,仙儿不会有事的,七八个靠得住的老伙计跟着呢,不管碰到多大的事都能应付。”

    “唉……”晴儿轻轻叹息了一声,看着手中的针线陷入了沉默,随即就有一颗泪珠滴落在了绢布上。

    “又怎么了?好好的说哭就哭!”红石作出一脸不耐烦的数落,其实他心里跟明镜似的,知道妻子这是又想起坠儿了,这种情况都不知有过多少次了,他一看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根本不用猜。

    晴儿不理丈夫,只是默默的垂泪,在这件事上夫妻二人早就有了默契,一个不使劲哭,一个不费劲劳神的劝,因为怎么劝都是没用的,必须得让晴儿自己过去那个伤心劲才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