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1350章 这你都能看见?
    晴儿回来时抱来了那个尚在襁褓中的宝贝孙子,这小婴儿刚九个月大,粉粉嫩嫩的甚是可爱。

    坠儿从爹所在屋中出来,和娘回到了先前的屋中。

    “这就是你的大侄子,你看看。”晴儿的眼神中明显有不方便说出口的期盼,仙儿不能修仙,她就开始盼着这个孙子能是那块材料了。

    坠儿万分喜爱的逗弄了一下这个小婴儿,他当然能猜出娘眼神中的含义,遂轻轻摇了摇头道:“他还太小,现在看不出什么,得等十岁以后再说了。”

    “哦,那以后再说吧……”晴儿有点愧疚的对坠儿笑了笑,如果不是为了孙子,她绝不会给自己的这个儿子添麻烦的。

    为了让娘放心,坠儿郑重的保证说:“娘,我会尽力照顾小弟一家的。”

    “也别……太麻烦,你能惦记着他们就够了,娘知道你的为人,以后不会再跟你提这类的事了。”

    坠儿笑道:“孩儿懂您的心情,都是心头肉,哪边您都想照顾好,不过娘啊,咱们就到这孩子为止吧,您要是寿活百岁,那必然会子孙满堂的,如果都照顾,那定然会招来无妄之灾的,反倒会事与愿违的。”

    晴儿是明白人,当即道:“娘知道,就到这孩子为止,再有子侄你都不用管了,即便是这孩子娘也不要求你太费心,尽一点你能尽的心就足够了。”

    “好,娘我有分寸,您不用替我操心,仙儿回来了。”坠儿说着朝院门放向指了指。

    “总算回来了!我去看看。”晴儿见识过坠儿隔墙视物的本事,已不觉惊奇,抱着大孙子就朝外走去,回头对坠儿嘱咐道:“我一会带他来见你,你可哪也别去,你这样貌不能让人看见了。”

    坠儿含笑传神念道:“我懂,所以回家时连大门都没走。”说完他对趴在地上的小蒲团挥手示意了一下,看着小蒲团追着娘跑出去了,他才又对娘传神念道,“我也得嘱咐您一句,为了避免麻烦,别说这是以前的小蒲团,只说是小蒲团的后代就行了。”

    晴儿转身点了下头,然后就出了院子。

    仙儿如今是二十出头的大人了,个子虽然长高了但还是白白胖胖的样子,一身绢绸衣裳,完全就是个富家公子模样,他进家后就兴冲冲朝爹娘这边的小院子而来,眼睛却一直盯着自己和妻子所居住的那个小院子方向,这次出门虽只两个月,但他已经万分思念刚生产的娇妻和幼小的儿子了。

    晴儿截住了仙儿,把孩子递给他,并在他耳边嘀咕了几句,告诉他大哥坠儿回来了,让他把孩子送回去跟妻子见个面再过来。

    仙儿抱着儿子本亲热个没够呢,听说大哥回来了,喜得立即把孩子塞还给娘,顾不上多说什么拔腿就往这边跑来,过远门时差点绊倒。

    “慢点别摔了。”坠儿眼看着这一切,忍不住传去了一道神念。

    “啊!大哥!”这道神念先是让仙儿一惊,即而呼喊了一声跑得更快了。

    兄弟抱在一起时,仙儿是一脸的激动不住打量着这个容颜一如从前的大哥,而坠儿的眼圈则有些发红了,手足情深 ,小弟对他的这份血浓于水的亲情令他颇受感动。

    “哥哥你总算又回来了,我这些年一直在想念你……”仙儿见到哥哥红了眼圈,他的眼中也不由闪出了泪花。

    “我也想你,一晃眼就由一个小屁孩长成大人了。”坠儿看着这个与自己差不多一般高了的弟弟,心中颇多感慨。

    “哥,你这些年过的还好吧?”

    “我很好,你没惹爹娘生气吧?”坠儿平复下激荡的心情笑着问。

    仙儿瞪大眼道:“你去问爹娘,你上次走时让我照顾好爹娘,我自那以后就别提多听话了,一点也没让他们生气。”

    “好弟弟,我这当哥哥的得对你道声谢。”坠儿说着躬身就要行礼。

    仙儿忙扶住他道:“大哥你这是何必,孝顺爹娘乃我份内之事,何用你来谢呀,再说了爹娘身子骨这么硬朗,也用不着我受苦受累的服侍,你这不是要折煞小弟嘛。”

    坠儿没有勉强施下这一礼,笑着向他的小院那边指了指道:“去看看妻儿吧,回头咱们兄弟再叙谈,我可是看见你一进大门眼睛就一直往那边瞟了。”

    “这你都能看见?”仙儿咧着嘴小声问。

    坠儿含笑对他摆了摆手,“稳稳心神,别让弟媳看出什么来,我这容貌是不好和她见面的了,只能瞒着她了。”

    仙儿不无遗憾道:“我跟小梅说起过你,还想着等你回来好好向她炫耀一下呢,可你这样子连我看了都大吃一惊,确实不能让她看到了,哥,你没学过变化之术吗?把自己变老点不行吗?”

    坠儿无奈的摇头,“这个我还真没学过,等回去我找找有没有这方面的法术吧,虽然不能相见但我是能看到她的,看容貌是个良善之人,你可要好好待人家,别学纨绔子弟那般沾花惹草的。”

    “你别乱教训人,我是那种人吗?”仙儿笑着顶嘴。

    “去吧去吧,算我多嘴。”坠儿笑着把他往外推。

    “哥,我去去就来。”坠儿一边往外走一边扭着头不舍的看着阔别十多年的大哥。

    “我还有好多话要教训你呢,跑不了。”

    “爹呢?我先去给爹请个安。”仙儿这时才想起了爹。

    坠儿扫了一眼,见爹还在一动不动的躺着,遂忍笑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爹现在休息呢,一会再请安吧。”

    仙儿去后不久就和娘一起回来了,娘俩这一路嘀嘀咕咕颇显鬼祟,坠儿却听得很清楚,娘这是叮嘱仙儿不要多打听自己的状况呢,上次见面仙儿才九岁,随着长大自然少不了要追问哥哥的事,晴儿逐渐的也多少对他透露了一些口风,两人是亲兄弟,怎么也得给这个作弟弟的一个交代,否则仙儿是不会罢休的。

    娘三个坐到一起后,晴儿和仙儿光剩上上下下的打量坠儿了,不能打听他的事可不就没话可说了呗,只能是坠儿询问家中这些年的状况,这个话头一提起来气氛顿时就变得温馨了,那娘俩一边历数这些年家里发生的事,一边控诉那个当爹的红石如何不让他们省心。

    常年清修的坠儿在这浓浓的亲情中倍感温暖,对娘和仙儿所讲的那些琐琐碎碎的事亦听得津津有味。

    ps: 感谢 abang(滨)师兄的打赏哈,师兄是最早一批发评论鼓励的,我一直心怀感激呢,多谢多谢,我争取明天多码点字加更,还欠着 不看小白文师兄 的一次催更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