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1353章 孩儿走了
    第二天又是亲情暖暖的一天。

    夜深大家都安睡时,坠儿一脸宁静的坐在自己的屋子里,灯烛已被熄灭,一片漆黑中只有他那双时不时眨动一下眼睛带着点光亮。

    坠儿此刻的心情有点难言,他感到了孤寂,感到了无聊,也有淡淡的厌弃,亲情再浓也是要有依托的,那依托是一桩桩一件件或大或小的日常事务,在彼此照顾彼此扶持中亲情才能得以体现并延续,而他与这个家的联系太少了,光靠谈论儿时的趣事话题是有限的,今天爹就大半时候都在和仙儿谈论生意上的事,娘也在和仙儿说养育大孙子的事,坠儿有了成局外人的感觉,这不能怪他们,爹娘和仙儿都尽力在找话题和他聊天,只是能谈的太少了。

    上次坠儿回来时这种感觉还不怎么强烈,那时仙儿还小 ,它可以哄着弟弟玩,和娘在一起娘俩也能说一些贴心话,还可以和爷爷聊聊天,如今爷爷走了,仙儿大了,有爹和仙儿在边上他和娘也不能说那些涉及修界隐秘的话题了,表面上一家人齐聚比之前热闹了许多,开始坠儿确实是沉醉在了浓浓的亲情中了,可仅仅过了一天多感受就有所变化了。

    一方面,坠儿很渴望能融入到这个家里面,长久的陪伴爹娘和小弟,而另一方面,清修惯了的他又无法接受凡人的生活方式,不管是爹和仙儿谈的生意之事,还是娘关注的养育孙子之事都令他听着就感觉厌烦。

    坠儿意识到自己和这个家越离越远了,这令他感到难受,仅管爹娘和仙儿都是万分想念他牵挂他的,可这么久的分离让他们早已适应了没有自己的日子,人间就是如此,人们得为生活而忙碌。亲情没有淡,只因缺少依托而令他无法享受到更多了。

    “这样不是很好吗?”坠儿在心里安慰着自己,他们已经习惯了没有自己的日子,这不正是自己一直期盼的吗,爹娘希望自己有出息,他们只要得到这个儿子安好的消息就能心满意足了,他们安心了,自己也就可以少一点牵挂了。

    这就是自己的命吧,老天不让自己享受家人团聚之乐,那只要家人能幸福安康的活着,他就是可以接受的了,那么自己以后该怎么活呢?

    想到自己将来的日子,坠儿有些茫然,对悟道成仙他是没什么信心的,如果父母、姐姐、仙儿将来都离去了,他该为什么而活呢?朋友的是有的,舒颜,吕罡,沈清,问丹子,画影,无魂……这些人都是他的朋友,可一来是缺少个活着目标,二来是他对如今的生活不怎么满意,所以他对仙林院的日子感到有些厌倦了。

    走吧,走吧,走吧……,心中涌动起的难言之感令坠儿此刻就想离开了,他一脸平静的站起身,悄无声息的进了爹娘的寝室,站在床榻前良久的默默注视着爹娘那又熟悉又陌生的面孔。

    “坠儿?”晴儿似有感觉般的忽然从睡梦中醒来,睁开眼轻轻的唤了一声。

    坠儿单膝跪地,伏在娘身边艰难的低声道:“娘……,孩儿要走了……”

    “你这就要走?”晴儿抓住了儿子的胳膊。

    坠儿扯谎道:“嗯,师姐那边临时出了点事,我们得回去了。”

    “那……那……”晴儿眼中闪出了泪光,她很想问问儿子什么时候还能再回来,可又怕给儿子添负担,终于还是把话咽了回去。

    “娘……孩儿还会来看您的。”坠儿替娘擦着眼角的泪水。

    “嗯!孩儿啊,你要好好照顾自己……”晴儿喉头哽咽的说不下去了,只是用力的抓着儿子的胳膊。

    “娘,孩儿走了。”坠儿受不得娘这么哭,松开娘的那只手,悄然隐身而去。

    “坠儿……”晴儿用手捂着嘴发出一声难舍的低低呼唤,然后就无声的流起了泪,十几年对坠儿这个修炼之人很容易过,可对于一个牵挂着儿子的母亲而言则太长太长了,儿子这一去更不知要再隔多少年才能相见了。

    坠儿出屋欲飞入空中时,追出来的小蒲团咬住了他的袍襟,这饱经岁月的小东西显然察觉到了不对劲,眼中满是乞怜之色。

    “你替我陪着爹娘和小弟吧,他们会好好照顾你的,我现在没那么多时间陪伴你了。”坠儿含着泪水对这伴着他成长的伙伴传去了神念,又俯身抚摸了一下它,然后狠下心肠飞入了空中。

    被丢下的小蒲团发出了悲伤的呜鸣,仰头望天徒劳的一下下的往上跳。

    娘的泪水和小蒲团的悲鸣令坠儿那本已调理好的心境又起了波澜,他一边慢悠悠的往前飞一边平抑着内心的伤感,直到见了沈清仍有哀戚之色。

    “不是又出了什么事吧?”沈清见他这副模样不禁有些担心。

    坠儿呼了口气,“没有,不想再待下去了,咱们走吧。”

    “哦?这可真是怪了。”沈清明眸闪动的看着他,颇有点好奇。

    坠儿摇头道:“又不能长久的留下来,再待下去也是无趣,你自幼离家,不会懂这种感受的。”

    沈清不屑的撇撇小嘴,“我还真不懂,那你下次还回来吗?”

    坠儿有点难为情道:“嗯……还欠着我弟弟一颗延寿的果子呢,还有……我又多许给了侄儿一颗,多弄一颗不会给你添太多麻烦吧?娘有这心意我想尽力让她遂心。”

    沈清眼中含笑的说:“那倒没什么麻烦的,只是……你要不愿意再回来,我可以帮你送过来。”

    “呃……我还是再回来一趟吧,你什么时候能把果子弄来?”

    “无非就是跑跑路的事,随时可以弄来。”

    坠儿想了想道:“不急,你方便的时候帮我准备一下就行了,我想……多过些年再回来看他们。”

    沈清用带有玩味的目光看着他道:“要都如你这样,修界限制回家的戒条就大可取消了。”

    坠儿没心思跟她聊这些,转而道:“我娘对你很是感激,我得代爹娘好好谢谢你。”他说着就郑重的施了一礼。

    沈清淡然道:“算不得什么,你别再拉着我去给你那姐姐看病就行了。”

    坠儿情绪不高的摇摇头,“我确实挺想姐姐的,但……不想再去看她了,看到亲人衰老的样子只能徒增忧烦,只要知道她日子过得还安稳就够了。”

    “你这就离放下不远了。”沈清嘴角噙笑的说。

    坠儿面带哀色的看着她道:“我知道一定是能放下的,他们尚在人世我就已经……,可我真的不想放下,不想让岁月冲淡对他们的感情,可再过个三五十年,三五百年,我不知会不会连娘亲都想不起来了。”

    沈清劝慰道:“你不愿忘的永远不会忘,别这么难过了。”

    坠儿又呼了口气,振作起来道:“我得参悟一下你说的岁月,它要真是一种法术,我就参透它,把它逆转回去!”说到这里,他的目光迷离起来,“逆转回三岁守在爹娘身边的时候,然后让岁月停在那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