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1364章 我练!
    问丹子的目光冷下来道:“这由不得你们俩,行也得行不行也得行,就按我说的办吧。”

    舒颜怕连累了坠儿,忙对坠儿递眼色道:“你别说了,要不……就听前辈的安排吧。”

    坠儿豁出去道:“什么前辈,他是我师兄!”泄了问丹子的底,他又楞着眼转向这位师兄,“这祸是我惹出来的,我承认给你添麻烦了,是对不住你,可你要非让她离开乾虚宫,那你就得想办法让我也出去,我陪着她,你别跟我吼,我不能害你担风险但也不能害了她,这事不能按你说的办,我们俩见识少,想不出什么办法,所以就得靠你了,你别那么不耐烦,这关系到她的生死,你再不愿意费脑子今天你也得想个两全齐美的办法出来,否则我绝不让她离开乾虚宫!”

    问丹子听坠儿说完沉着的脸反倒平缓了下来,这是坠儿第一次跟他犯牛脾气,他本想严词呵斥的,可坠儿所表达出的坚决态度令他不得不考虑改变策略了,那就得真当回事的想想有没有其他方法了,一旦压下了厌烦情绪他的态度就不那么恶劣了。

    被这二人闹得心惊胆战的舒颜见问丹子收了暴躁之相,感觉看到了有了点希望,一双眼睛怯怯的一会看向坠儿一会瞄向问丹子。

    问丹子沉吟片刻后,摇着头道:“没有什么好办法可想,让她留在这里迟早会被人察觉的,到时她和我就都有大麻烦了。”

    坠儿紧抿着嘴唇一声不哭,以此表示不让步的态度,可他的心里也在嘀咕,问丹子如果实在想不出别的办法,这事可该怎么办啊?一味挤兑问丹子师兄也没用啊。

    “我……那我……”舒颜不愿让坠儿如此为难,想说自己可以离开乾虚宫,可心慌胆怯之下连开了两次口也没能把话说出来。

    “反正她要走我就得陪着她去。”坠儿嘟囔着说。

    “用神念讲话!”问丹子严厉的看了二人一眼,然后看着坠儿发愁道:“她离开要容易些,你是仙林院弟子,想走可没那么容易,而且我还希望你跟着我参研炼丹之术呢,你这么高的天赋毁了太可惜了,况且观仙尊对你青眼有加,你若跑了大家都没法交代。”

    坠儿阴沉着脸低下了头,对鼓起勇气要发言的舒颜摆了下手道:“你什么都别说,要是让你这么离开乾虚宫,我没法向自己交代,更没法去向吕罡交代,祸是我惹的,就是死,我也得死在你前头。”

    舒颜眼圈发红的看着坠儿不住摇头,“你这不是惹祸,坠儿……,你别这么想。”

    问丹子也劝道:“你不必自责,开灵眼是千载难逢的幸事,如果真是那颗丹药的效用,我也将因此而有所斩获,只是眼前这麻烦需要克服一下而已。”

    “可眼前的麻烦会要了她的命的。”坠儿愧疚的看向舒颜。

    问丹子揉了揉眉心无奈道:“那就等她结丹之后再出去吧,我先传她一个掩饰灵眼的小法门,冒点险就冒点险吧,结了丹她的自保能力就可提升一大截了,到时就震得离开乾虚宫了。”

    坠儿大喜道:“既然有掩饰灵眼的法门你为何不早说!”

    作了决定后,问丹子的那股不耐烦劲又上来了,他横眼看着坠儿道:“我说的冒险也包括让她练这法门,有关灵眼的典籍少有信言,而且灵眼各不相同,即便是开了灵眼之人所写的着述亦不能照搬,咱们丑话可要说在前面,她要是因练这法门出了意外,你可不能怪我。”

    坠儿听得有点迟疑了,舒颜却抢着道:“我练!若出意外只能怪我命不好,怪不得前辈。”

    “能有多危险啊?”坠儿担心的看着问丹子。

    问丹子照实答道:“这个我可说不好。”

    舒颜拉了拉坠儿的衣袖,再次神情坚定的对问丹子道:“我不怕,恳请前辈这就赐教吧。”在她看来,就是出意外死了也比孤孤单单的流落在外强,所以她愿意走这条路。

    问丹子见坠儿不再出声,遂对舒颜道:“我还可以传你一点修炼灵眼的法门,但要万分谨慎,如果不能彻底参悟透,宁可一辈子不去练。”

    “好!多谢前辈!”舒颜万分感激的说。

    坠儿紧锁着眉头保持着沉默,这事他不想拦着,为修炼灵眼而冒点险是无可厚非的,练什么法术都是有风险的,他所练的土遁之术风险就不小。

    “你先去一边找地方待着去吧。”

    问丹子打发走了坠儿就开始向舒颜传授起有关灵眼的那些小法门,这些法门比起寻易当初所学的《天窍滋修》来就显得浅显多了,只用了大半天功夫问丹子就给舒颜讲解完了,然后二人共同参研起遮掩灵眼的法门,舒颜是把这当成救命稻草的,所以学的极其专注,可以说是把自己的悟性发挥到了极致,到月上中天时就完成了第一遍的运行。

    灵眼最容易暴露的地方就是聚气,普通人的灵窍开于头顶,开灵眼者的灵窍是在额间,在聚气时灵气凝聚的位置差别颇为显着,当初寻易在花蕊仙妃等人面前露馅就是因为这个,而问丹子所传授的法门是在头顶形成一个灵气气旋,再以遮掩的手段使其进入灵眼,这在大修士面前自然是没什么用的,但练纯熟后欺骗个元婴中期修为的应该是可以作到的,前提是在人家不注意观察的情况下。

    “我会了,咱们回去吧。”舒颜看看天上的月亮,担心回去太晚没法向师姐们交代。

    心情忐忑的在不远处等了大半天的坠儿见问丹子收了隔绝法阵,忙跑过来问进展。

    问丹子一脸平静的说:“还需加以练习才行,这事你别管了,我会想办法帮她的。”

    “哎?师兄,你怎么跟改了性情似的?不烦啦?你这不是在哄我吧?”坠儿心生狐疑的看着问丹子。

    “你的心可越来越脏了。”问丹子不齿的翻了坠儿一眼,然后解释道:“就是让她离开乾虚宫,我也是要在她身上多了解一下有关灵眼的玄奥的,既然一定让她留在乾虚宫,那就把这两件事合起来办吧。”

    坠儿堆起笑脸道:“哦,原来如此,嘿嘿,那就多谢师兄了。”

    问丹子没好气的瞥了他一眼,暗传神念道:“你道破了我的身份,此事我就不跟你计较了,但你不可再把我的真实容貌和名姓告诉她,别再给我添乱了!”

    “是是是,师兄你别跟我计较,我当时一着急就犯浑了,我给你赔不是了。”坠儿传完神念咧嘴对问丹子傻笑了一下。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