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1372章 你想的太简单了
    .

    “真巧,是正好过来找我吗?”坠儿热情的开口询问,以此掩饰自己的窘迫。

    沈清洞若观火的微微一笑,然后面容转为严肃道:“蒲云洲那边的西疆防线崩溃了,水晴洲的十万妖兽杀入了蒲云洲,家师担忧它们随时可能转头杀向咱们这边,天律盟已经开始加紧调集力量去增强边疆的防御了,同时也在作出现更坏局面的准备,我奉师命来和们乾虚宫商议防御之计,顺便打算把安置到个安的地方。”

    “有关战局的事师尊已经跟我透过口风了。”坠儿见沈清蹙起眉,遂略带得意的解释道:“家师乃恒观仙尊,他老人家刚刚收我作了弟子,不过这事需要保密,可别给我说出去,嘿嘿,咱们俩的辈份扯平了,以后可以堂堂正正做朋友了。”

    沈清被他这幼稚的炫耀劲头给逗得哑然失笑,凑趣道:“那可恭喜了,朗星小师弟。”

    “是灵星,师尊赐名灵星,我现在是乾虚宫十八仙君!”坠儿嘴角的笑意一波波荡开,这件大喜事他也只能跟沈清这么肆意无忌的炫耀一下。

    “哦,好,灵星小师弟。”沈清掩口而笑,他还没见过坠儿这么张扬的。

    “嘿嘿,师尊更多的是为了给我这么一个护身符,这名份就那么回事。”坠儿半是谦逊半是心虚的摆摆手,炫耀过了,他收起点笑容道:“不会去跟着抵挡妖兽吧?我可不能让去。”

    沈清平静的望着他道:“寻易之死让我看清了很多事情,放在以前我肯定是会主动请命去保疆护土的,但现在不会了。”

    坠儿高兴道:“那就好,我用善义旗和无魂前辈联络,他没回我消息,令我很是担心,生怕也会去与妖兽作战。”

    “无魂他们……”沈清微微摇了摇头,“西疆防线崩溃,他们的处境肯定不会太好,但他是元婴后期大修士,若想保命的话应该能身而退,怕就怕他舍命救护部下,那就有的苦战了。”

    “该怎么帮帮他才好……”坠儿焦急的紧攥拳头,用求助的目光看着沈清。

    “天律盟已经派出数支队伍去接应了,可妖兽如溃堤洪水,其势汹汹,难啊。”沈清显然对救援之事不太看好,她这率直的性情也真是够要命的。

    坠儿的两条眉毛都要皱到一起去了,恨不得自己去冲锋陷阵把无魂救回来。

    沈清平静道:“别急了,这事帮不上忙,还是先说说的事吧。”

    坠儿的面色沉重下来,望着沈清道:“本来我想正好借这机会和去寻找灵心族,可又放心不下家人,我得去保护他们。”

    沈清听他这么说,面色也严肃起来,摇头道:“这做法并不可取,妖兽一旦肆虐,祸害凡间的事肯定会发生,但要明白,它们首先要对付的是修士,去家乡守护,反而会给家乡带去祸事,没有他们反而有可能避过这场灾难。”

    坠儿沉默不语了,沈清说的这个道理是对的,可就这么不管不顾的让家人凭运气去面对这场灾祸他作不到。

    沈清继续劝解道:“其实不用替他们太担心,咱们南靖洲修界实力也是很强大的,妖兽未必能攻入腹地,家乡所处的位置远离修界的门派,应该不会受到波及,退一步讲,就算咱们敌不过妖兽,那这场战事也将是旷日持久之战,打上个几十年上百年甚至是几百年都不稀奇,战火烧到家乡那边时,父母早该离世了。”

    这个分析让坠儿感到了些安慰,他眨着眼道:“我们果真能撑得住吗?人家那边化羽妖兽都参战了,西疆防线是两大洲人马驻守的,都没能挡住妖兽。”

    沈清不以为然道:“化羽妖兽参战不假,西疆防线就是因为他们参战而难以坚守的,但蒲云洲和咱们这边的化羽修士随即就赶赴西疆作镇了,两方的化羽修士也有过几次单独的交手,但都是点到为止,没发展到拼死厮杀的地步,这场战事和扫平元裔州不同,水晴洲那边的化羽级妖兽并不占优势,在这种情况下它们应该不会以死相拼的,只要咱们这边的化羽修士能震慑住它们的化羽妖兽,那这场战事就不至于失控。”

    这可是个好消息,坠儿振奋起来道:“要这么说,合咱们两洲之力夹击妖兽,取胜应该是可期的吧?”

    沈清叹了口气道:“想的太简单了,如果出现妖兽力来攻打咱们的局面,蒲云洲那边就不会再出力了,他们巴不得借妖兽之力来消弱咱们呢。”

    坠儿气愤道:“他们会这样吗?这也太不仗义了吧?咱们可是派人去帮他们守西疆了。”

    沈清冷冷一笑道:“千宗会治下的蒲云洲哪有什么道义可言,寻易当初就是受不了那边的无耻与黑暗才死活要离开的,我们和他们的结盟是面和心不和,这个大家心里都有数,如果西疆防线能挡住妖兽,一切都好说,所以两方是能齐心合力的,局势变成现在的样子,大家就都有各自的盘算了。”

    坠儿眯了下眼,问:“如果妖兽接下来是力攻打蒲云洲,那咱们这边会怎样?也会袖手旁观吗?”

    沈清静静的看了他一会才道:“应该是会尽该尽的力,不会尽力,因为我们也盼着千宗会能土崩瓦解,没有千宗会的蒲云洲才是对我们安的蒲云洲,以后两大洲甚至能成为无界之地。”

    坠儿皱眉道:“这也……说不上有义气呀,这次事态闹大,我们乾虚宫有很大的责任,说起来也挺对起人家的。”

    沈清板起俏脸道:“道理可不是这么讲的,们乾虚宫虽然是南靖洲的门派,但们的所作所为是不受天律盟辖制的,如果听从天律盟的管束是不会出这个乱子的,所以惹祸的罪责不该归到南靖洲头上,要承担也只能是们乾虚宫自己承担,南靖洲所要尽的道义就是按双方此前定下的盟约行事,盟约可没说要倾尽力去帮对方,至于要帮到什么程度,双方都是心里有数的。”

    坠儿眨了眨眼,没话可说了。

    沈清沉吟了一下,改用神念道:“在这件事上不能只讲义气,凭良心说,们乾虚宫的人能去那边展开复仇行动,也是仗了南靖洲的威势,否则蒲云洲那边早就把们的人驱赶回来了,不会任他们那么胡闹,从这方面来讲,南靖洲也该对这件事负点责任的,可们乾虚宫的实力太强了,天律盟实在不好跟们对着干,天律盟也很无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