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1379章 你-说-什-么?
    坠儿僵硬的点了点头,然后就把脸转回去了,他现在不想说话,他得掂量一下这事努力到什么地步就得适可而止了。

    乾谅山,虚谅山,道谅山是九谅山中最神秘的三座山,每座山都居住有化羽修士,每座山都藏有修界至宝,对此修界有个比喻,乾谅山藏玉,虚谅山藏金,道谅山藏银。收藏有众多珍贵典籍全本的道谅山仅仅是个排在第三位的“藏银”,可见乾谅山和虚谅山藏的东西有多惊人了,当然个比喻这仅是外界的揣测,至于乾谅山和地灵山究竟藏了什么宝物是极少有人知道的,坠儿其实已经去过乾谅山了,玄素天文就在乾谅山中,只是他不知道而已。

    “到了。”广谱指着远方一座高耸入云的大山停下了身形。

    坠儿和吕罡皆暗自吸了口气,他们都能感受到来自那座大山的无形威压,山势巍峨固然是一方面的原因,但更多的还是一种说不出来的威严感,一座山能让两个结丹级修士感到有威严感,那就不是山本身的问题了。

    “去吧。”广谱带着几分幸灾乐祸的神情说。

    坠儿看他这样子就能猜到其中肯定有鬼,遂陪着笑脸道:“还这么远呢,师兄你不送我们过去呀?”

    广谱轻描淡写道:“不过千里之遥,你们片刻就能到,自己去吧,我在这里等你们。”

    坠儿还在迟疑,吕罡已经率先朝前飞去,坠儿忙追了上去。

    二人刚飞出十几里远就明白广谱为什么是那副表情了,因为他们根本飞不到那座山前,仅仅飞出这么一点距离他们就感觉如同是撞进了一片无形的泥潭中,而且越往前“泥潭”越浓稠,吕罡在不到二十里的地方就寸步难行,坠儿也仅仅多飞出了十来里。这是道谅山为避免低阶弟子乱闯而设下的法阵,毕竟乾虚宫的弟子太多了,道谅山的人可没闲功夫打发那些因好奇而跑到这里来看稀奇的弟子,没有元婴初期以上修为的根本没资格进入道谅山。

    坠儿和吕罡回到广谱身边时,两人都是个大红脸,这不全是因为觉得丢人而脸红,还有一部分是因为拼命往前挣扎给累出来的。

    “师……兄,要不还是你把我们送过去吧。”坠儿气喘吁吁的说。

    广谱看着这两个人的德行又好气又好笑,讥讽道:“师祖没交代让你们怎么进入道谅山吗?难道是师祖忘了这里有千里屏障?”

    坠儿无言以对了,眨了几下眼后,转身对道谅山方向扯着脖子大喊道:“在下乃仙林院弟子朗星,劳请看守山门的师兄前来接应一下,在下有重要的事要进道谅山!”叫喊的同时他还发出了同样的神念。

    吕罡有样学样,当即也跟着扯开嗓子大喊起来。

    这一手出乎了广谱的意料,他可是仙林院的掌院,带着两个仙林院弟子在这里大喊大叫算怎么回事啊,这俩人不怕丢人,他可丢不起这个人。

    “别喊了!”他呵斥住二人,想了想后把心一横带着二人继续朝道谅山飞去,他考虑的是索性把事情闹大点,回去也好狠狠的训教坠儿一顿。

    过了千里屏障,困锁法力也就没有了,广谱面色阴沉的把二人放了出去,让他感到气恼的是这俩货不但没有畏惧之色,反而还一脸兴奋的朝山门处飞去,他暗暗咬着发痒的牙,一声不吭的默默看着二人接下去的表演。

    “你们来此何事?”一道神念从道谅山中传了过来。

    广谱不动声色传回神念道:“广眩师兄,这朗星倚仗观师祖宠爱,非要说是观师祖让他来此取东西,你帮我揭穿他的谎言吧,回头我好严加训教。”

    吕罡收到神念后没敢吭声,两眼紧盯着坠儿,见坠儿对着前方躬身施礼,他也忙跟着弯下了身子。

    坠儿朗声答道:“弟子乃仙林院朗星,来此有要事相商,敢请尊驾现身相见。”

    他的话音刚落,一个清瘦的中年男子就出现在了他和吕罡的面前,此人正是广谱所称的那位广眩师兄,既然广谱开了口,他怎么都是要给面子把这事办好的。

    坠儿见来人面色威仪,心里先怯了一大半,硬着头皮打招呼道:“敢问尊驾如何称呼?”

    广眩还没开口,广谱的声音就从后面传了过来,“这是广眩师兄,还不快见礼!”

    “哦!”坠儿应了一声,然后恭恭敬敬的再次施礼道:“小弟朗星见过广眩师兄。”吕罡跟着施礼,口称“小弟吕罡见过广眩师兄。”

    “不必多礼了。”广眩淡淡的对二人说了一声,其实如果不是广谱打了招呼,他肯定会对这二人会更客气点的,毕竟仙林院弟子在乾虚宫是极有身份的。

    坠儿直起身,先是艰难的咽了下唾沫,然后把吃奶的劲都用上了才鼓起了点勇气说:“观师祖许给我一样东西,小弟是来取的,请师兄能行个方便。”

    “什么东西?”广眩保持着那股威严劲,用毫无情感的语调问。

    “嗯……焚恨贴……”坠儿是把焚恨贴三个字给哼哼出来的,至此鼓起的那点勇气也就全用完了。

    “你-说-什-么?”广眩一字一顿的问,他真是给惊到了,问完就看向了站在远处的广谱。

    广谱忙传神念解释道:“他们俩之前连焚恨贴这三个字都不知道,只看了万法丘地的载有第一层功法的焚恨玉简,焚恨贴这三个字是我刚告诉他们的,就这就敢来诈领宝物,你说他们的胆子有多大吧。”

    广眩弄清原委后收回目光再次看向坠儿和吕罡,他还真是得对这二人刮目相看了,仙林院弟子的胡闹劲可真是让他开眼界啊。

    坠儿低下头不敢面对人家的目光,吭叽道:“那个……,我们就是来拿焚恨贴的,观师祖真的许给我们了,请师兄带我们到玉经阁即可。”

    “那你就出示观师祖的法谕吧!”广眩冷冷的说。

    坠儿苦着脸道:“师祖是……是用神念传的法谕,我没法展示啊。”

    广眩沉声喝问道:“你可知矫造冒传师祖法谕该当何罪?!”

    “我没有……”坠儿心虚的嘴硬了一句,刚想请广眩借一步说话,以便把恒观仙尊已收他为徒的事悄悄跟他说一声,不料吕罡那边却不干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