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1380章 我要杀了他……
    不知这吕罡的胆子到底有多大,广眩这边刚训斥完坠儿,他竟然朝广眩瞪起了眼,大着嗓门喊回去道:“你凭什么就断定观师祖一定没给他法谕?!我们要没法谕敢来这里胡闹吗?!你也不问清楚就吆五喝六的,你凭什么在没问清楚时就训斥他?!我们仙林院弟子不是任人欺负的!”

    “吕罡!”广谱虽然知道吕罡的性情但也没想到他敢如此放肆,这回算是给广眩添麻烦了,所以他厉喝了一声急飞过来。

    广眩可不是个好相与的人,被这么个小家伙指鼻子剜眼的呵斥,这脸面还往哪放啊,当着广谱的面他不好出手教训吕罡,但也不能就这么算了,所以他立目瞪向吕罡,元婴后期修士的强大威压顿时把吕罡压得双膝一软跪了下去。

    对于吕罡这种狠角色而言,被人整治到下跪那是绝对无法承受的屈辱,虽然那股威压有令他心胆皆丧的威力,换做一般人早就生不出任何反抗的心志了,但连骨髓里都充满狠劲的吕罡硬是在屈辱的刺激下作出了挣扎,艰难的一点点往起站,威压主要是针对心志的,但这种对抗比法力对抗来的更艰难,只在一瞬间吕罡的脸色就惨白如纸了,暗淡的眼神仅仅还有一丝不屈的微弱光芒在闪动,他的浑身都在剧烈的颤抖,牙齿发出咯咯的响声,但他跪伏的腰杆在一点点往上挺,但低着的头却难以抬起,一滴殷红的鲜血从他面朝地面的嘴角滴落下去,紧接着又是一滴……

    从广眩对吕罡施加威压,到第二滴鲜血滴落,整个过程不足一息,一息功夫对广谱和广眩来讲足够长了,吕罡的反抗让广眩有点骑虎难下,只能等着广谱来打圆场了,广谱当然是知道该怎么做的,可他刚要开口替吕罡求情,坠儿那边就动手了。

    这一息功夫对结丹修为的坠儿来讲就没那么长了,从吕罡跪下到滴下两滴鲜血,这功夫也只够坠儿缓过神来,然后他就红了眼了,吕罡都被人家弄得流血了,他哪还管得了对方是谁啊,当即就催动了画影给的一张灵符,他这是真急眼了,也不管彼此相距这么近那张灵符的威力会不会伤到自己和吕罡了,心里想的就是无论如何也得先逼退对方把吕罡救下来再说。

    广谱察觉到了坠儿动手的举动,可他没想到坠儿一出手用的就是威力强大的灵符,还以为他会用飞剑之类的呢,那样的话等坠儿出手后他完全来得及从容替广眩挡下这一击,可画影的灵符就不是他能轻松接下的了,见到坠儿腰间银光一闪,他立刻意识到要坏事。

    幸亏是广眩那边也注意到了坠儿的举动,所以在那条长了兔子耳朵的银龙乍现时,广谱、广眩两位大修士同时出手连挡带消的困住了它,这才没酿成大祸,这二人要是以法力硬抗这条银龙的话,倒霉的肯定是坠儿和吕罡,仅管是这样两个小兄弟也被强大的灵力波动震得如断线风筝般倒飞了出去,也就得庆幸这张专为坠儿炼制的灵符威力不算太大,因为威力再大的灵符他就没有能力使用了,否则两位大修士在仓促间也就难以照顾他们俩了。

    坠儿还算好,没有受到多大的伤害,脸色微微一变就稳住了身形,吕罡可就惨了,当即就喷出了一大口血,这兄弟是真狠,在坠儿扑过去想救助他时,这小子居然硬撑着也催动了画影给的灵符直取正在忙活的广眩,广谱和广眩还没彻底收拾掉第一条银龙,第二条就如厉闪般急袭而至,俩人气得头顶都要冒火了,这种灵符自然是伤不到他们的,可这俩小东西的混账劲和狠辣劲真是让人没法不光火啊。

    而这并不算完,吕罡接下来的举动更让广谱和广眩瞋目,这小子在催动了灵符后,连嘴角的血都没擦一下,持着飞剑就要冲过来,这是要拼命啊!

    “吕罡!你太放肆了!”广谱发狠的挥出一道灵力把第二条银龙击溃至发出一片银光消散于无形,而生出的灵力波动再次把距离尚远的吕罡震得倒飞出了一段,这种震荡就不至于令他受多大的伤了,可因为他已经受伤不轻了,所以这一下也够受的了,广谱这也是对他出手惩戒了。

    坠儿本来就想拦住吕罡别再打了,此刻忙飞过去扶助了吕罡,可广谱惩戒吕罡的做法让他极为愤怒,吕罡都伤成这样了广谱还让他伤上加伤,这是他不能接受的,所以他一手扶着吕罡一手持着无甲剑恶狠狠的盯着那边同样怒不可遏的广谱。

    吕罡则满眼凶光的盯着广眩,对他而言,下跪的屈辱只有用对方的鲜血才能洗刷掉,否则他宁愿死在对方手下。

    “我要杀了他……”吕罡浑身颤抖着从牙缝里挤出了这句话,他那双通红的眼睛里含着屈辱的泪水,但那泪水不会流下来,流下来就是懦弱了!

    吕罡这样子倒是让坠儿流下了眼泪,在催动出灵符后他本来多少恢复一点理智了,可现在那点理智被兄弟的惨样一下子就挤出了脑外,他留着泪水用无甲剑指着广眩发狠道:“我饶不了你!”

    广眩冷眼看着这两个面目狰狞的小兄弟,心里觉得真是无趣啊,闹成这样实非他所愿,这都是为了帮广谱的忙,平白惹下两个仙林院弟子的记恨真是不值,可此刻也不能说什么了。

    最感挠头的就是广谱了,他是觉得广眩对吕罡动威压令其跪地有点过份的,可广眩不清楚吕罡的性情,这也不能苛责人家,主要还是吕罡这小子太混账了,可不管怎么说闹成这样就让他不好收拾了,欠了广眩一份人情不说,如何安抚这两个小东西就够他头疼的了,更别提之前要训教二人的打算了,能哄得这二人不记恨广眩就不易,看这俩人的样子,但凡本事大点他们敢立刻把广眩给碎尸万段了。

    “先跟我回仙林院。”广谱皱着眉头对两个小兄弟说,他不敢带怒容了,语气也没有多少严厉的意味。

    吕罡紧咬着牙关垂眼看向地下,他的身体还在不住的颤抖,打不过人家总是瞪着人家也没意思,他要把这份仇恨一点不少的压入心底。

    就这么回去坠儿可不干,他是来帮兄弟拿法术秘籍的,现在兄弟白白挨了一顿欺负,这么回去怎么对得起自己的兄弟啊,所以他没法给广谱这个面子,楞着眼道:“我还得拿焚恨贴呢,这里没师兄你的事了,师兄你先回去吧!”(加更一章,首发 网易云阅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