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1382章 是谁让你来的?
    玉经阁!坠儿望着祥云缭绕的五座楼阁两腿直发软,有种想跪下去的感觉,神圣之地也是能散发出威严的,藏有无数贵重典籍全本的玉经阁就是修界的圣地,不是他这个等级的修士能随意接触到的。

    坠儿带着朝圣的心情屏气凝神的朝中间的那座玉质小楼飞去,其于那四座小楼虽然没有牌匾,但仅凭其颜色及所散发出的无形气质让人也能感知到其所藏的分别是炼丹、炼器等秘籍,而焚恨贴这种顶级宝物肯定该藏在中间的这座小楼中。

    “法诀是观师祖传你的吗?”追进来的四仙君一脸严肃的问。

    “是。”坠儿应了一声,头也不回的继续朝玉质小楼飞,只要四仙君不出手阻拦,他就不想作过多解释了,反正化羽修士做事情经常是令人匪夷所思的,自己能进入玉经阁就能说明很多问题了,剩下的让这些人自己琢磨去吧,他们要有胆追问,自己再解释不迟。

    四仙君真的没再多问,就那么默默的跟着坠儿飞了一段,然后目送他进入了玉质的小楼,他的眼中虽波澜不惊,心里却在暗喜,他就是暗中帮吕罡的人,虽然他还不知道恒观仙尊已经收坠儿为弟子了,但已经得到了一点恒观仙尊要收坠儿的消息,他给吕罡出主意挤兑坠儿,其实对此并没什么把握,只不过是让吕罡尝试一下罢了,但也作点相应的安排,比如告诉吕罡如果来了道谅山可以尽量把事情闹大,那样他就可出来接应了,所以吕罡才有胆对广眩撒野,可接下来吕罡凭着自己的狗脾气就把假戏给演成真戏了,直到四仙君现身出来他才冷静了一点。

    就目前的情况来看,事情进展的似乎比四仙君预料的要好,他本来预计的是能通过坠儿把恒观仙尊牵扯出来就不错了,没想到这位师伯竟然把进入玉经阁的法诀都传给坠儿了,这里面的事他就有点猜不透了。仅管如此他对坠儿能拿走焚恨贴一事仍不乐观,接下来只能看吕罡的福气够不够大了。

    玉质小楼从外面看高仅十丈,底层方方正正长宽各三丈,第一层满打满算也就是个九丈方圆的空间,可坠儿走进去时看到的完全不是这么回事,这空间足有千丈方圆,而且里面黑漆漆的,远处有几个光点在闪耀,坠儿还没等看清这里的环境呢,身子就朝下直落而去,这里居然是没有地面的!

    一步踏空的坠儿急忙运转灵力稳住了身形,又迅速放出飞剑踏了上去,以他的结丹修为在御空而行方面已经算有点火候了,可毕竟不如御剑来得迅捷,在凶险未知的情况下还是踏上飞剑更稳妥些。

    “呵呵……”一个苍老的笑声突然在远处的黑暗中响起。

    坠儿大惊,忙一手握住灵符一手握住消煞盾,全神戒备的作出迎敌姿态。

    “在玉经阁中御剑飞行你应该算第一个了。”那个苍老的声音再次悠然响起,听语气是没有恶意的,人家似乎只是觉得这事很好笑。

    “在下仙林院朗星,敢问尊驾是哪一位?”坠儿神情恭谨的对声音传来的方向发出询问。

    “不用管我是谁,只去找你要找的东西就是了。”那人没有出来相见的意思,说完这句话就沉寂了下去。

    “哦……是,遵命。”坠儿觉得能在此出现的人物身份肯定不会低,所以随口应了一声后又忙接连升级恭敬的态度,最后作出了躬身领命的姿态,等了一会不见对方有回应,他才慢慢散开神识朝四下查探起来。

    这缺德的地方果然没有地板,而且下面是黑幽幽不见底的深渊,随着神识向下延伸危险的气息越来越浓,坠儿把神识送下去百十丈就不敢再继续了,收回神识后,他又朝四周看过去。

    在他所能查探到的千丈方圆内,空间的四角各有一个闪耀的光点,那是四个封锁着秘籍的小法阵,坠儿朝离他最近的一个光点飞过去,透过散发着淡红光芒的小法阵,能看到里面封存的是一枚金色的玉简,法阵并不隔绝神识,坠儿能直接查阅玉简的内容,这是一份记载“攀天术”的秘籍,坠儿好奇的看了一段概述后就放弃了,因为那上面写明了需要元婴修为才能习练。

    站在原地用神识扫了一下另外三个小法阵里的东西,发现没有焚恨贴,坠儿仰头看了一下上方那一片散发着乳白色的圆形区域,他手指着那片区域对先前声音传来的方向恭敬的问:“请教您,这可是前往上层的通道?”

    “谁让你来的?”随着这句问话,一个老得不能再老的人出现在了坠儿面前。

    坠儿从没见过这么老的人,至少从容貌来看他没见过这么老的人,此人脊背佝偻,头上稀疏无光泽的白发掉得仅剩薄薄一层了,无法遮掩住头皮,而那头皮也如那张像是老核桃般的脸一样满是皱褶,头皮都老出褶子来了这得活了多大岁数啊?他的眼睛也是昏花浑浊的,丝毫没有修炼者的那种精光,眉毛早就掉光了,那只抓着盘龙拐杖的手更是如鸡爪般瘦得没有了半点肉……

    坠儿被他这老态给吓了一跳,不由自主的向后退了退,定了定神才主意到他穿的竟然是一身十二代弟子的青黑色道袍,随忙躬身施礼道:“晚辈朗星拜见前辈。”

    “我问你呢,是谁让你来的?”老人用那双浑浊的眼睛看着坠儿,他这眼睛和满脸堆垒皱纹成了天然的掩饰,让人几乎分辨不出任何神情变化。

    “嗯……是……弟子自己要来的。”坠儿有点胆怯了,不敢轻易抛出师尊来作挡箭牌。

    “这是你的弟子?”

    老者的这句问话让坠儿一怔,尚未明白过来,身后就传来了恒思仙尊的声音,“不是,应该是恒观师兄传他的法诀。”

    坠儿回转身,看到不知何时出现在身后的恒思仙尊后忙躬身施礼。

    “哦,他这是玩什么把戏呢。”老者说完不等恒思仙尊回答就看向坠儿问道:“你是来找什么的?”

    “嗯……焚恨贴。”坠儿仗着胆子说。

    “那东西不是你该学的,这肯定不是恒观的意思,你先去吧,这事我不会让他责罚你,但以后不可这么大胆子了。”老者说完对坠儿摆了摆手。

    坠儿咧了咧嘴,他听得出来这老者似乎挺好说话的,遂用求助的目光看向恒思仙尊,他不是想求恒思仙尊帮他说话,而是求恒思仙尊别添乱,他觉得可以和这老者再谈谈,就怕恒思仙尊不允许。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