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1384章 讲讲你的道理
    坠儿咽了下口水,小心翼翼道小侄此前只受过秀林院的师兄们指点,剩下就是听定期举办的道法宣讲了,师尊虽收我为徒了,但还没来得及教导小侄。

    恒察摆手打断道你不用有所顾虑,只管把心里的想法讲出来就是了。

    是!坠儿舔了舔嘴唇,刚要往下说,恒察又开口了。

    你师尊上次来跟我谈对玄素天文的新领悟,提到了是受一个小娃娃的启发,说的就是你吧?

    坠儿傻笑了一下道我就是胡猜了一下,其实自己是什么都没弄懂的。

    恒察颔首道好,你接着说刚才的事吧。

    是。坠儿来了点底气,放开胆子道小侄觉得硬着头皮勤修这种权宜之计是不足取的,在我看来与其那样还不如顺其自然的好呢,走上勤修之路这辈子的前景也就有限了,纵使修炼到结丹后期的圆满境界又如何?走这条路想进入元婴期是难上加难的,无非是多受几百年的苦而已。

    恒察有些失望道你这属于站着说话不腰疼,但凡有一点希望,谁甘心放弃啊。

    坠儿摇手道不是的,小侄是认为只要真的作到了顺其自然,这些人或许更有希望走得远些,当然,师叔您说的也对,在有阳寿耗尽这个威胁下,要作到这一点需要有更多的智慧和勇气才行。

    恒察不以为然道魂数如果太低,纵有大智慧也是没用的,毕竟在元婴期之前资质是起主要作用的。

    我觉得不对。坠儿第三次小声嘀咕。

    又不对?我没见过几个魂数低于三十六的大修士,跟别提化羽修士了。

    坠儿眨着眼道您说没见过几个,那想来也是有的呀,有这种智慧的人本就不多,所以不常见也是在情理之中的,小侄以为,如果用正确的方式引导,可以让一些智慧稍欠点的也能较高的成就,反正现在这种状况是最糟的。

    恒察微微摇了下头,坠儿说来说去说的还是智慧可取代资质的不足,这一点他是不认同的。

    坠儿小声道灵心族走的道路不就与我们不同吗?小侄觉得智慧能坚定信念与心念,即而可生出强大的意念,而这意念不但能用来伤敌也能用来作用在自己的身上,我们修炼也是要用意念驱使天地二魂的,小侄曾经想过,或许我们习练的功法从创造之初就是偏重依赖魂数的,所以意念的作用就被放在了不太重要的位置上,如果以意念为基石创造功法,那衡量一个人资质的高低就会变成以智慧为主,魂数为次了。

    恒察听完问道你这都是什么时候琢磨出来的?灵心族的事是谁跟你说的?

    小侄有缘和清缘派的沈清成为了好友,她跟我提起过一点灵心族的事,以上这些都是小侄闲的无聊时乱想的,是不是这么个理小侄说不准,让师叔见笑了。

    你是真有闲功夫啊。

    这明显不是句好话,坠儿咧了咧嘴,暗道要玩完,却听恒察接着又说道你都琢磨到修炼功法创造之初的事了,琢磨到创造功法的基石问题了,这绝不是普通人会去想的,这已经有跳出窠臼站在外面看问题的境界了,不管你那些想法是对还是错,只凭这份境界就有资格跻身十三代弟子行列了,我是教不了你这样的弟子的,也就只能是恒观作你的师尊了。

    这就是好话了,坠儿沉下去的心立刻又跳了上来,傻笑着道师伯您太抬举小侄了,小侄哪有什么境界,无非就是爱胡思乱想罢了。

    恒察微微眯起眼,看着他道咱们说回先前的话头吧,你说恒观恒思他们的屁话对来说我是金玉良言,讲讲你的道理。

    坠儿笑道这道理不是明摆着的嘛,您距跨入化羽境界只一步之遥了,能修炼到这地步表明您有足够的智慧,之所以至今无法跨出那一步,肯定是因为您自己出了问题,师尊和恒思师叔让您坚持,让您振作,就是为了让您迎来醒悟的那一天呀,您要是自己都放弃了,那就谁也帮不了您了。

    屁话,这跟他们说的一模一样,是不是他们教你的?恒察厌烦的挥了挥盘龙拐杖。

    眼见这就是在赶自己了,坠儿急道师叔!师叔!小侄用道心担保,没人教过我这么说,您反过来想一想,小侄既然和师尊他们说的一样,岂不是表明小侄的境界和他们差不多了?您再听我往下说。

    这种屁话谁都会说,不用什么境界。恒察没好气顿了顿盘龙拐杖。

    坠儿连连摆手道师伯您别急,您得把小侄前面说的话连在一起想啊,那个嗯

    你可以想好了再说,这点工夫我等的起。恒察似乎对这个令他刮目相看的小子又恢复了些耐心,他随手一挥,这方圆千丈的空间顿时变成了九丈方圆的一层大厅堂,下面也有了玉质的地面,这和从外面看起来的样子就相符了。

    恒察走到临窗的一张几案边坐下,慢腾腾的拿起一把茶壶给自己倒了一盏茶。

    坠儿收了飞剑站在原地想了一会,然后凑过去恭敬的微微躬着身子道师叔,您真的不知道无法破境的原因?我觉得自己的事自己是最清楚的,比如难以破解的心障啊什么的。

    恒察翻眼道我都活了上万年了,凭延寿丹药吊着命都有几千年了,这样的人还有什么是舍不下放不开的吗?

    可您不是还记挂着师命,要守护玉经阁吗?

    恒察端起茶盏浅啜一口道这件事我也看得开,而且如果能破境就能更好的保护玉经阁。

    错了,这就是一个心障,您这不叫看得开,因为您破境也是为保护玉经阁,我觉得您应该彻底抛开玉经阁,抛开那道师命,如果您觉得已经为此做的足够多了,对得起师祖之命的话。

    恒察不以为然的摇了摇头,他觉得这不是问题所在。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