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1385章 拿到手了!
    坠儿微微眯了下眼,身子躬得更低了些,“师叔,凭小侄这点见识在您面前是没资格胡说八道的,但小侄斗胆请您斟酌一下小侄前面说的那些话,请师叔恕小侄放肆,如果把方才所提到的聚气、开融乃至结丹期的状况往后移一下,也可以用在像您这样的元婴后期大修士身上,假设您的智慧是不足以进入化羽期的,那您如果改变一下以往的道路,先确信我师尊他们比您更有智慧的,以他们的点拨坚强信念、心念,即而凝聚出自己一定能破境的强大意念,说不准就能成了,据小侄了解,化羽修士的意境神通就是更多凭借意念的,在小侄看来,并非是化羽之后才一下子具备了意念之力,而是初萌的意念之力促成了破境化羽,只是少有人意识到这一点罢了。”

    “嗯?”恒察手中的茶盏停在了半空中,一双浑浊的眼睛开始紧盯着坠儿,即而慢慢变得空无了。

    坠儿屏住呼吸连眼睛都不敢眨一下,他看得出自己的话应该是令师叔有所触动了,这番道理有一半是他自己琢磨出来的,另一半则来自沈清的见解,可以说是凝聚了他们俩个人的智慧,此前这些观点还不甚清晰,此刻在情急之下他融会贯通的给理顺了。

    良久,当恒察的目光重新凝实后,那浑浊的眼睛看起来似乎澄清了一些。

    “是意念之力催发了破境,还是破境催发了意念之力?”恒察自言自语,眼睛已经不再盯着坠儿了。

    “目光盯在破境上亦是执念,那不过是自然要迈过的一个门槛而已,您的目光要关注在这其中的玄奥上,如此,破境这道门槛也就在不经意间跨过去了。”坠儿的眼中闪动着光芒,这个观点就是他自己的领悟了。

    “好小子!”一只枯干如鸡爪的手用力的拍在了坠儿的肩头,坠儿只觉半边身子都要被拍碎了,身子一歪差点倒下去。

    原本因为腰背佝偻比坠儿矮了一头的恒察此刻竟站得和坠儿差不多一般高了,他嘴角微微颤抖着,两眼直直的从被拍歪了的坠儿头顶望过去,又兴奋又激动道:“我要悟的是天道啊!这些年……错了!错了!”

    坠儿呲牙咧嘴的附和道:“对!对!师叔,您这些年肯定执着于破境了,那哪行啊?这就是您的问题所在了,哎呦……师叔……你松松手吧。”

    恒察这才注意到自己还抓着坠儿的肩头,这位只有结丹修为的师侄疼的脸色都发白了,他忙松了手,用力的点着头道:“你这个醒提的好,长久困在这最后一步上,令我的眼光越来越短,你这几句话可是点醒了我!”

    坠儿揉着肩头,咧嘴傻笑道:“能给师叔帮上点忙,小侄甚感荣幸,嘿嘿……,那您看……”

    没等他提焚恨贴呢,恒察又在他另一边肩头上拍了一下,赞许道:“不止是提了醒,你前面说的那些也颇值得琢磨,好小子,你很不错!”

    坠儿深恐他在心有所悟的情况下会直接闭关,急忙直截了当道:“那焚恨贴?师叔,你能开恩让小侄把焚恨贴带走吗?”

    “哦,你是为这来的。”恒察缓过点神来了,用神识朝外面扫了一下,就见到了等在小楼外的四仙君,等在秘境外的广眩,还有等在山下的广谱和吕罡,不问可知那个和广谱在一起的小家伙肯定就是自己这师侄的小伙伴了,他打量了吕罡几眼后,开口对坠儿道:“你那朋友倒是个能练焚恨之术的,但这门法术说其是一门邪术也不过份,稍有不慎就会把人引向魔道,我可他还是不练的好。”

    坠儿苦下脸道:“师叔,您就念在小侄与您有缘的份上把焚恨贴给我们吧,乾虚宫今后吉凶未卜,万一是个玉石俱焚的结果……”

    恒察有点心不在焉的说:“我不是舍不得这件宝物,是修炼这门法术真的很危险,我这是为他好。”

    “师叔……”坠儿满眼乞求的唤了一声。

    恒察此刻心潮涌动,没有心思跟他纠缠了,挥手一招,一团光影就从楼上飞入了他的手中,那是一片书本大小的红色玉板,上面有一簇簇火影在流动,一看就是件不同寻常的宝贝。

    坠儿大喜,伸手就要去接。

    恒察勉强分出点心神,嘱咐道:“你要真在乎这个朋友,就不要离开他,以你的智慧或可防止他步入魔道,否则这就是害了他,此乃本门重宝,你们要妥善保管。”

    “是!是!多谢师叔,多谢师叔!”坠儿欢欢喜喜的接过那片红色玉板,连声道谢间却见恒察两眼发直的站在那里看都不看自己一眼,他忙识趣的收了声,悄悄的退出了这座小楼。

    “拿到了?”等在外面的四仙君见坠儿拿着焚恨贴出来,有点不敢相信的飞过来问。

    没等坠儿回到,隐身在一旁的恒思仙尊现出身形,先对二人做了个噤声手势,然后示意坠儿把焚恨贴收起来,之后才带着二人出了秘境。

    来到秘境外,等在这里的广眩不住眼的在三人脸上扫来扫去,让他感到惊奇的是不但坠儿满脸喜色,就连师祖这等修为的大神通竟然也是满脸喜色的,没等他看明白,四仙君就挥手打发他道:“你先去吧。”

    广眩怀着一肚子的疑惑走了,走前他忍不住多看了坠儿一眼,只看这小修士在师祖面前毫无拘谨的样子,他就能意识到以后不能再惹这小子了,此前闹出的过节最好还是尽快化解开的好。

    四仙君打发走广眩后,面色就变得正经起来,这场戏在没被揭穿前他得演到底,给吕罡出主意这事能隐瞒就得隐瞒,焚恨贴可不是寻常东西,如果让别人知道是他鼓动小家伙们拿走了焚恨贴,在人多嘴杂的乾虚宫肯定会引来口舌是非的。

    恒思仙尊可没变脸,不但没变脸,他看着坠儿,脸上的喜色反而越来越多了,毫不吝啬的对坠儿夸赞道:“好!很好!你说的那些话很好,如果你察师叔能破境,你想要什么我们给你什么!”

    四仙君愕然了,喃喃的问:“他跟察师伯说什么了?”

    恒思仙尊看了一眼自己的这个大弟子,感慨道:“你现在还听不得那些话,以后和这位小师弟多亲多近吧,这对你有好处。”

    四仙君被师尊这话说得略显窘迫,看着坠儿问:“小师弟?这么说观师伯已经收下他了?”

    恒思仙尊叮嘱道:“此事不要外传,你自己心里知道就行了,焚恨贴的事也不要对任何人讲。”说到这里他看到坠儿不住在眨眼,遂问道,“怎么了?”

    (加更补欠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