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1386章 你别拿这灵石!
    坠儿咧了咧嘴道:“我本来还惦记着拿一些药典及其他法术的全本呢,刚才一出来就给忘了,师叔,要不您让我再进去……”

    恒思仙尊忙摆手打断道:“现在谁也不能进去搅扰,这个你就别想了,我从今天起会亲自在此守护,任何人不得再进入玉经阁。”

    “是……”坠儿死了心了,垂头应诺了一声。

    恒思仙尊看着坠儿这心有不甘的样子有点为难,想奖励点东西安慰他一下吧,可这孩子的修为太低了,手头没有适合他用的宝物,略作沉吟后他在指尖凝出一个小光团点在坠儿额间,道:“我传你一门‘虚影’之术吧,若能有所领悟,不但可增强自保之力还会对你的参悟大有好处。”

    “谢师叔厚赐。”坠儿一边查看着被直接封入脑海中的那门法术一边躬身谢恩,他如今法术多到学不过来,所以对这门法术的兴趣还不是恒思仙尊这手直接传功入脑的神通兴趣大呢。

    四仙君见坠儿没露出多少喜色,遂提点道:“这‘虚影’之术应得乃是乾虚宫三个字中的‘虚’字,是乾虚宫不传之秘,‘虚影’之术虽属这其中较浅的法术,但悟透了亦可窥一斑而见全豹,比你视作珍宝的‘焚恨贴’有过之而无不及,你可不要等闲视之,咱们乾虚宫敢说把这‘虚影’之术悟透的也只有我师尊一人了。”

    恒思仙尊摇头道:“这种无知狂言你以后不可再讲,不悟通这个‘虚’就谈不上悟透‘虚影’之术,那只能说是精通皮毛而已。”训完四仙君,他转而对坠儿道,“你师兄前面说的是对的,这虚影之术不比焚恨之术差,你要是能从这门法术上悟出‘虚’的境界,那就可进‘虚空界’继续参悟了。”

    “哦……小侄懂了。”坠儿听他们这么一说不由对这门法术重视起来。

    恒思仙尊对四仙君摆手道:“带他去吧,不要让其他人知道焚恨贴的事。”

    “是。”四仙君领命带着坠儿朝山下飞去。

    恒思仙尊又对四仙君传神念道:“不要跟他炫耀你对虚影之术的领悟,他用不着你的指导,也不要过多干涉他的事,咱们要尊重你三师伯的安排。”

    四仙君用神念回了一声“是”,他还真是正打算跟坠儿好好谈谈“虚影”之术呢,师尊的嘱咐令他不由再次对这个只有几十岁年纪的小师弟偷偷打量了几眼。

    在四仙君的授意下,坠儿是一脸愁苦的回到广谱和吕罡身边的。

    吕罡见他这样子自然是要感到失望的,可兄弟已经如此尽力了,他不能露出失望之色,遂拉住了坠儿的胳膊以示安慰。

    四仙君面无表情的用神念对广谱吩咐道:“带他们回去吧,这次的事不要对其他人谈起,你不要责罚他们,也不要多问什么。”

    “是。”广谱用神念应诺了,一直悬着的心终于落了地,这样的结局已经是他所能期盼的最好的一种了,至于不让多管多问他对此早习以为常了,他这个仙林院掌院说直白了干的就是伺候这帮奇才的差事,能管束的也只有像坠儿、吕罡这样的小孩子,看来以后连这俩也可以少管或不管了,这是他求之不得的。

    在返回的路上,广谱堆出笑脸对两个小家伙道:“广眩师兄对你们可没恶意,他这人就是要面子,你们俩那么顶撞他,他肯定是受不了的,恼怒之下把事情作得有点过了,可他怎么说也是几千岁的人了,又是个大修士,你们那么不客气的顶撞他,换作是谁都会给你们点颜色看的,这事你们俩就别计较了,只当是看在我的情面上好了。”广眩从山上下来后特意嘱咐他一定要帮着化解开这次的仇怨,所以他不能不卖力气,况且这都是他惹起的,对此责无旁贷。

    坠儿早这事忘在脑后了,当即就笑道:“不算什么事,我们不跟他计较就是了。”

    吕罡却阴沉着脸半声不吭,这事在他这不可能就这么完了。

    广谱看着吕罡有点发愁的拿出两百块元婴石,分作两份递给二人,推心置腹的看着吕罡道:“这是广眩师兄让我给你们的,别说赔罪不陪罪的了,他有这个意思就够瞧的了,人家在乾虚宫也算是个响当当的人物了,这回你们可是让他够窝火的了,又是顶撞又是动手的,算起来你们可是占尽了上风,差不多就行了。”

    吕罡冷声道:“我不缺灵石用,这灵石让他自己留着吧。”

    广谱头疼的看向坠儿,吕罡之前对他是很恭敬的,可这小子一发起狠来真跟个酸脸狗似的不管不顾了。

    坠儿也无计可施,他知道吕罡绝不会善罢甘休的,但他觉得这事不能让广谱师兄为难,遂包揽过来道:“师兄你别管了,回头我劝劝他吧。”

    广谱忙把两百块元婴石都塞给了坠儿,道:“好,那这事就交给你了。”

    吕罡用凌厉的目光看向坠儿道:“你别拿这灵石!”

    坠儿无奈的对广谱笑了笑,把灵石推回去道:“这灵石我们就不要了。”

    广谱发愁的皱起了眉,如果连灵石都送不出去,他这事办的可就太不力了,没法跟广眩交代啊。

    坠儿这时却对他暗传神念道:“师兄一会偷偷把这灵石给我就行了,我慢慢劝他,师兄不必为这事发愁了。”

    广谱心下大慰,暗道自己真是没白疼这个厚道懂事的孩子,一时却忘了不久之前他还憋着要好好教训一下这小子呢,眼下这诸多麻烦正是因此引出来的。

    回到仙林院时,广谱已经偷偷把那两百块元婴石给了坠儿,他们两个要想瞒过吕罡的耳目作这点小动作那是轻而易举的。

    坠儿作出要劝解吕罡的样子跟着吕罡去了他的住所,一进屋吕罡就万分过意不去的对坠儿道:“这事让你受拖累了,他们为难你了吗?”

    坠儿拉他在几案边坐下,先绽开护体神光罩住他,然后才露出笑容道:“没人为难我,刚还见到了思师祖。”

    “把思师祖也惊动出来了?”吕罡变了脸色,他这是担心会牵累到四仙君。

    坠儿不明就里,大大咧咧道:“你不用怕,思师祖没责怪我,他就是来问问出了什么事。”

    “那……那……”吕罡提心吊胆的不知该怎么问了,他迫切的想知道四仙君的事是否败露了,可又不能让坠儿起疑心。

    “那什么那呀,跟你说没事就是没事。”坠儿得意洋洋的说,然后愈发得意的扬起下巴道:“你要是不再跟那个广眩记仇了,我给你一样好东西。”

    吕罡心中一动,眯了眯眼睛沉声道:“你就是把焚恨贴给我拿来,我也忘不了这个仇!”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