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1387章 两颗品级极高的灵石
    坠儿苦下脸道:“要我说就算了吧,咱们在人家眼里就是个小屁孩,骂两句,打两下有什么的?这要都记仇的话,哪记得过来呀?”

    吕罡目现凶光狠声道:“他是让我下跪了!”

    坠儿嘬了下牙花子道:“论修为,论年纪,他作你师尊都富富有余了,让你跪一下也没什么的,算不上什么屈辱。”

    吕罡斩钉截铁道:“他不配做我的师尊。”

    坠儿没辙了,取出焚恨贴递到吕罡面前,“我给你拿来了,看在兄弟我这场艰辛不易的份上,你别跟他计较了行吗?我就求你这么点事。”

    坠儿先前的话虽然令吕罡已经有所猜疑了,但此刻见到坠儿真把焚恨贴拿出来了,他还是难以置信的瞪大了眼睛,片刻后眼中才爆发出狂喜之色。

    “行还是不行吧?”坠儿晃了晃手中的焚恨贴问。

    吕罡眼中的喜色一下子就换成了狠戾之色,他盯着坠儿道:“你要拿我当兄弟,就别跟我作交易,这焚恨贴我可以不要,但你要一定让我忍下这口气,我给你这个面子,如果我死在你前面,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可如果你先我而死,那等你死后我再去找他算这笔帐!”

    坠儿默默的看了他一会,然后苦笑摇头道:“你是真够可以的!”说罢他把焚恨贴抛给吕罡,无奈道,“随你吧,不过我得告诉你一声,灵石我已经接了,因为咱们现在需要尽量多的储备灵石以应对今后的日子,这事我不想再提了,你自己看着办吧。”

    吕罡手捧焚恨贴激动得胸膛剧烈起伏着,他现在也没心思谈广眩的事了,由衷的对坠儿道:“这次我真得多谢你了,嘿嘿,坠儿兄弟,你可真有两下子!快跟我说说,你是怎么弄来的?思师祖给你的?”

    “别问!什么都别问!知道欠我的就行了!”坠儿又得意了起来,吕罡和广眩记仇这事对他来讲其实是无足轻重的,劝不了也就劝不了了,劝这么多算是尽力了,对得起广谱师兄了,大不了以后找机会再劝劝就是了,指着吕罡修炼到能去找广眩报仇的地步,那不知要等到哪个猴年马月呢,犯不上为这没边没影的事跟兄弟闹别扭。

    “嘿嘿嘿……”吕罡傻笑,跟坠儿兄弟混这么久了,这傻笑虽学不到神似却也能学到形似了,坠儿既然在恒思仙尊的眼皮子底下把焚恨贴拿出来了,那表明师祖肯定是同意了的,想来四仙君也就不会有什么麻烦了,所以他笑得很开心,拿到焚恨贴的过程大可以后慢慢向坠儿兄弟询问,现在最要紧的是立刻学习,拿着这么珍贵的宝物,他有很强烈的做贼心虚感,生恐下一刻就被人收走了。

    “我不问就是了,那个……要不你先去忙吧,等该走的时候你再来找我,我哪也不去,就在这等你。”吕罡这已经是尽量耐着性子跟坠儿兄弟客气了,如果不是欠的人情太大,他会把坠儿兄弟直接推出去的。

    坠儿还过足得意的瘾呢,可看到吕罡一个劲看焚恨贴的猴急样,他只得悻悻的走了。

    回去后坠儿干脆就住进了问丹子占据的那个院子里,他现在也需要静下心里参悟恒思仙尊给的“虚影”之术了,住在这里就省得天天来回跑了。

    在对虚影之术作了个大概的了解后,坠儿不禁暗自咋舌,这法术不但有藏匿身形的功用,还有制造出幻影迷惑敌人耳目的功用,更有瞬间移动的功用,这哪是一门法术啊,最少能分成三门,就这四仙君还说虚影之术是较浅显的法术呢,那高深的该是什么样啊?不过这倒让坠儿进一步相信了这法术不比焚恨之术差的说法。

    吕罡和坠儿都沉浸在了对高深法术的钻研中,只有舒颜在度日如年的掰着手指算日子,等着那两个人早点来接她。

    一年时光就这么过去了,坠儿这天想起了舒颜,不是因为良心发现,而是因为在参悟上遇到了个坎儿,一连十多天毫无进展,心头起了烦乱之意,这才从忘我境界中脱身出来。

    算算日子,他觉得画影应该能把自己订下的灵符炼制好了,遂起身奔那片竹海而去。

    画影几个月前就把符箓给准备出来了,这些天都快等的急死了,中间还去搅和了吕罡一次,吩咐他去找坠儿,吕罡不愿跟她纠缠,匆匆跑了一趟回来告诉她能找的地方都找了,坠儿肯定是在自己进不去的那片区域。

    因为心里有鬼,画影不敢去找别人帮忙,只能耐着性子等了,她可没想到问丹子会离开万法丘地,闲极无聊之下又给坠儿多作了几张灵符来打发时间,做完之后看着那些灵符她感觉自己要把自己给气哭了。

    就在这个时候坠儿来了。

    画影这些天不停的在告诫自己,见到那混账东西千万要忍住别发火,人家可是十八仙君了,可在看到坠儿的那一刻,她发现自己根本不用忍着,因为心里竟然半点火都没升起来,先前的那些火气不知都跑哪去了,剩下的只有一腔幽怨了。

    “你怎么才来?”这不是发脾气,更像是发委屈。

    坠儿歉然憨笑道:“嘿嘿,忙活了点事,一忙起来就把日子给忘了,我要的灵符都作好了吧。”

    画影一把甩过去十多张灵符,瞋怨道:“你就没把我放在心上。”

    “这么多?”坠儿欢喜的就要把那些灵符收进乾坤袋。

    “慢着!”画影沉着俏脸喝住他。

    坠儿忙赔笑道:“我不是不把你放在心上,是忙的连爹妈都想不起来了。”

    “滑舌!”画影骂完之后噗嗤一笑,白了他一眼道:“我是让你先把血滴了,这五张是给你的,余下的给你的狐朋狗友,别跟我耍滑头,我得看着你把血滴了。”

    坠儿从那五张中取出了三张,边往上滴血边眉飞色舞道:“我跟你说,我前些日子见到思师祖了,他给了我两件品级极高的……”

    画影瞪起那双美丽的明眸打断道:“有什么话你都给我先憋着,把这五张滴了血再说,这都是我精心给你炼制的,你可别寒了我的心。”

    “哎,嘿嘿……”坠儿听她这么说也就不能再耍心眼了,乖乖的把五张都滴入了血滴。

    画影这才满意的用戏谑的目光看着他道:“接着说吧,思师祖给了你品级极高的什么东西?”

    人家把自己的这点小心思都看得通通透透了,再编下去也没意思了,所以坠儿露出坏坏的傻笑道:“两颗品级极高的灵石。”

    “你说的是两件!”画影忍着满眼的笑意挥起玉手朝他头上打去。

    “那就是我刚才说错了。”坠儿笑着躲闪。

    “我让你跟我耍心眼!”画影咬着樱唇追着他打,却没动用身法。

    嬉闹了一阵后,画影停下来,换了严肃的神情,明眸中带着忧虑的对坠儿道:“你还是先跟仙林院的人走吧,否则我是没法安心的。”

    (加更,欠的账是不是补的差不多了?嘿嘿,要是没人跟我算帐,那就这样了哈,先混个心安,接下来能加更我尽量努力加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