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1396章 给你件花衣服
    .

    “不是……”坠儿怕她说走就走,急着取出一红一蓝两颗丹丸先递给她,“这是上次杀乾坤兽的丹丸,我刚从问丹子师兄那里偷来的,先收起来。”

    “小心一点,这种剧毒之物不是说着玩的,自己收好了吧。”画影责怪的嘱咐了他一句,然后身影就在坠儿面前消失了。

    “哎!”坠儿情急之下挥手就把两颗丹丸朝门外打了出去,喊道:“要不接落到地上可就糟蹋了!”

    两颗急飞的丹丸飞出门口后就调转回头飞了回来,而坠儿想看到的那个倩影却没有出现,坠儿抓了丹丸追了出去,皓月当空,寂静的万法丘地上空有的只是一片清冷。

    “师姐!画影!”坠儿徒劳的喊了两声,一脸苦相的站在半空中如离群的孤雁般左顾右盼,过了一会他把目光望向了朦胧的远方,像一尊木雕泥塑般不再动了。

    转天一早,天刚放亮,坠儿就踏进了广谱的院门,掌院的住处是没有法阵防护的。

    广谱看到坠儿主动找上门还以为他是来报喜的呢,看他那一脸疲惫相就以为这是跟吕罡费劲了唇舌,刚想问问情况,坠儿就先开口了。

    “师兄,我想见一下四仙君,能不能劳烦帮我通报一声。”

    “要见四仙君?有什么事啊?”广谱和颜悦色的问。

    “请教道法,上次在道谅山四仙君给我讲了一点道法,我有几处想不通。”

    “哦……,那行,我带去一趟,吕罡那边怎么样了?去道谅山就少不得要给广眩师兄回个话了。”广谱满眼期待的看着坠儿。

    “劝好了,让广眩师兄放心吧,只要我不死,这事就算过去了。”

    广谱怔了一下,然后无奈的笑了笑道:“明白了,那就先这样吧,以后可得再找机会好好劝劝他,咱不能白拿广眩师兄东西不是。”

    坠儿点头道:“一定的,这个不劳师兄嘱咐。”

    广谱打量着他道:“我看怎么有点萎靡不振啊?一点精神头都没有。”

    坠儿强笑了一下道:“有点烦心事,这参悟也不太顺利,师兄不用为我担心,我跟四仙君请教一下,然后看看是不是需要出去散散心。”

    广谱哭笑不得道:“还需要散散心?这些年光剩散心了,我看都快把心散没了。”

    坠儿傻笑了一下道:“看四仙君怎么说,他要说不用去那就不去了。”

    “走吧,看看四仙君有没有闲暇。”广谱带着坠儿奔向了道谅山,这种跑腿的事属于掌院的职责之一,给坠儿跑腿他更是没有怨言的。

    坠儿找四仙君为的是让他送自己这边三个人离开乾虚宫,本来这事计划是让画影帮忙的,可画影被自己伤得离开了,能求的只有四仙君了,这点小事当然犯不上去找恒思仙尊。

    来到道谅山下,广眩迎出来客客气气的跟坠儿寒暄了几句,大不似先前那高高在上的样子了,坠儿倒没对他表示得过于亲近,仅管他在和解上表达出了足够的诚意,可让吕罡下跪这事坠儿不可能然不放在心上,能原谅归能原谅的,要想让坠儿彻底放下芥蒂,那得吕罡宽容了广眩才成。

    四仙君出来后把坠儿拉到一边问了下情况,他当然知道坠儿不是来讨教什么道法的,出乎坠儿意料的是,四仙君爽快的答应了他遮遮掩掩提出的要求,还大方的给了一千三百块元婴石,其实早就有给吕罡一笔灵石的打算,只是没想给这么多,现在把这笔灵石给坠儿算是讨巧卖个人情了,所以当然得多给点,他差不多是把身上的灵石都掏干净了。

    坠儿不知道这里面还有吕罡的事,见四仙君给这么多灵石可真感动坏了,也高兴坏了,千恩万谢的一个劲对人家傻笑。

    四仙君也没敢把这人情卖得太狠,因为自己好吕罡的事早晚是瞒不住坠儿的,所以他含含糊糊的说了句:“别傻笑了,们三个正是该勤加修炼的时期,灵石消耗颇巨,计划好了使用,别因灵石不足而耽误了修炼。”

    “哎!好,多谢大师兄。”坠儿虽生就一个憨厚的性情,但却沿袭了寻易那会讨好人的巧心思,得了灵石后直接甩开乾虚宫的大排行,按恒思仙尊这一脉的排行称四仙君为大师兄了。

    “这小子。”四仙君听了大师兄这称呼不由笑着他在头上拍了一记,然后跟广谱打了个招呼后就带着坠儿去仙林院接了吕罡,去翠羽峰接了舒颜,把三人送出了乾虚宫。

    分别时四仙君自然少不了又是一阵叮嘱,可恒思仙尊跟他说过要尊重师伯恒观仙尊的安排,不要过多干涉坠儿的事,所以他也只能拣些要紧的事情叮嘱了,比如见到那些门派的人需要躲着点,见到那些妖兽不能惹之类的。

    等四仙君离去后,舒颜兴奋的一蹦百丈高,然后就撒了欢的乘风翱翔起来,终于自由了,她这份开心可是用眼巴巴的苦等换来的!

    坠儿和吕罡都含笑看着舒颜撒欢谁都没跟着去凑趣,坠儿是让画影的弄得没那心情,吕罡则是因刚和四仙君分别而有些伤感,四仙君是要坚守乾虚宫的,这一分别就不知能否再见了。

    舒颜尽情宣泄了一阵喜悦后,飞回来不满的对二人呵斥道:“嗨,们两个,傻看着什么呀!咱们接下来去哪?”离了乾虚宫她就是老大了,越是长大她作为一个女孩子的优势就越强大了,小时候这两人可不怎么惯她这毛病。

    “先给件花衣服。”坠儿笑着把那套衣裙扔给她。

    “哪来的衣裙呀?这颜色还挺漂亮的。”舒颜看起来很喜欢这套衣裙。

    “吕罡给弄来的。”坠儿用玩笑的口吻说。

    “真的假的?哪弄来的?”舒颜抿嘴含笑看向吕罡。

    “喜欢就穿呗。”吕罡一脸古怪的回了一句。

    “还真是弄来的?”舒颜的俏脸泛起些许红晕,她可没想到吕罡还有这份细腻的心思,但看这表情应该真是他弄来的这套衣裙,肯定是不好意思直接给自己,才托了坠儿,而坠儿兄弟很不厚道的以这种方式耍了吕罡,她从这二人的表情中迅速自己给补了事情的经过。

    吕罡没再回答舒颜的追问,没好气的对坠儿问:“接下来去哪?”

    “嗯……先在附近逛逛,我带们去个地方。”坠儿说完就朝芝麻湖方向飞去,他现在特别想找到画影,哪怕只对她说声“委屈了”也好,虽然他不认为画影昨夜说的那番话都那么正确,但他能从中意识到自己是有委屈她的地方。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