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1398章 我有趁手的法宝了
    舒颜感到释然了,点点头道:“你说的有道理,那我也不问了,免得让他为难,行了,你这么一说我就觉得踏实多了,他上次给了我一件极好的防御宝物,说是沈清给他的,让你见识见识。”安心之后舒颜就忍不住对吕罡炫耀起来。

    吕罡接过“青魄”看了看,经过了上次的猜疑事件后,他虽然绝不再怀疑坠儿和舒颜会有什么了,可坠儿一个劲的送舒颜宝物,而自己却没什么可送的,这心里肯定是有点不是滋味,遂讪讪道:“咱俩算是托了他的福了,小时候哪能想到他会这么有出息啊。”

    舒颜抿嘴而笑道:“他小时候就挺有出息的,不总是把咱们哄得团团转嘛。”她能看出吕罡的心思,说完就取出那套衣裙,欢喜的摆弄着道,“说说吧,从哪弄来的?花了多少灵石?”

    吕罡这下可说不出心里到底是个什么滋味了,这衣裙还真是他给舒颜挣来的,可那是用一次屈辱的下跪换来的呀。

    舒颜见吕罡面色有点不自然,不由皱起秀眉问:“怎么?这里还有什么故事不成?”

    吕罡强笑着摆摆手道:“没用多少灵石,是托坠儿弄来的,他往里搭没搭灵石我就不知道了,你也别问他了,反正欠他的也不止这一样,以后能还我会尽量都还给他的。”

    “别提还不还的,太生分了,以后咱俩对坠儿永远不分彼此,永远把他当咱俩的亲弟弟。”舒颜看向吕罡的目光中有了如丝如缕的柔情。

    吕罡点了点头,有些窘迫的躲闪开舒颜的目光,他在这上比坠儿面对画影时强不了多少,女孩子在这上是要比同龄的男孩子成熟的早一点的。

    “坠儿这是去哪了?”

    “是呢。”

    接下来两个人就都沉默了,现在他们俩之间不能没有坠儿兄弟的存在,否则那就太不自在了。

    坠儿来到蛀幽的洞穴底部时忽然想起一件事,他催动出了小猴,尝试着命它往岩壁里钻,逍遥仙君跟他说过这小猴是擅长土遁之术的。

    小猴一现身就消失在岩壁中了,坠儿这下就慌神了,怕它一去不返,忙又急着呼唤它回来,令他高兴的是小猴立刻就回来了,不过一回来就把他推倒然后在他的肚子上跳了起来。

    “哈哈哈哈……”坠儿开心的大笑,他能感受到小猴对他的亲密情感。

    等小猴跳够了,坠儿看着石壁眨了两下眼,最后还是打消了让小猴陪自己一同遁进去的想法把小猴收了起来,他对这法术掌握的还不够娴熟呢,很容易被小猴干扰到丢了小命。

    进入到那间密室后,坠儿优先装法宝,然后是灵石,最后是价值高的各样材料,把自己的乾坤袋装满后,他又把这里的一个乾坤袋腾空重新装满,看着两个满满的乾坤袋他觉得差不多了,毕竟带太多东西在身上也是个麻烦,之后他给逍遥仙君留下了一枚玉简,在留言里先提了妖兽有可能杀到南靖洲这边来的消息,提醒前辈多多注意,又说了自己已离开乾虚宫外出避难,至于去哪避难他没说,一来是不想给人家添麻烦,二来是不愿让这怪前辈扰乱他守护家人及其后和沈清远行的计划。

    他回去时舒颜和吕罡都等得心焦了,坠儿先拿出无魂留的那件灵宝,对二人道:“这是件灵宝,但需要到元婴修为左右才能融炼,就交给舒颜先保管吧,你们俩谁先能用就谁先用。”

    这回连吕罡都不能保持淡定了,坠儿兄弟这是要逆天啊,连灵宝都有了?两人轮流争抢着那件灵宝,他们虽然不会辨认灵宝,但朝那宝贝用散入神识就能感受到里面有神秘且危险的灵物。

    看了好久后,舒颜才抬起头道:“肯定是你的修为最先能用它啊,还是你自己收着吧,这个责任我可担不起,如果带着它,我整天就剩提心吊胆了。”

    “因为我自己已经有一件了。”坠儿就等着炫耀呢,听她终于问了,遂把乌霆拿出来给他们看。

    那两人又是对着乌霆一通的看,然后还是舒颜先抬起头道:“那也让吕罡收着吧,带这么多灵石我就已经跟作贼的似的了。”

    坠儿坏笑道:“你就这命,所有最值钱的东西都得让你收着,吕罡还没跟说那套衣裙在隔绝神识上有奇效呢吧?他是算计好才给你弄来这套衣裙的。”

    “奇效有多奇?”舒颜又把那套衣裙拿了出来,仔细用神识查探了一下,他们穿的道袍都是有一定隔绝神识功效的,刚才因为吕罡神情不太自然,所以她没怎么细看就把衣裙收起来了,此刻仔细一看就知道坠儿说的没错了。

    “还真是!我的神识根本看不透,你能看透吗?”

    坠儿摇头道:“要是对咱们这等修为的都没太大作用,那还叫奇效吗?”

    舒颜愈发喜爱那套衣裙了,含笑横了坠儿一眼道:“少挑拨离间,吕罡告诉我了,这是你帮他买回来的,要算我也是你在算计我!”

    坠儿听这话就清楚吕罡是怎么骗她的了,遂哈哈笑道:“那也是吕罡交代要买隔绝神识强些的,我是按他的要求选的。”

    舒颜窘迫的急忙收起了那套衣裙,俏脸泛红的不敢再提这个茬了,说者无心,坠儿没想太多,可他的话舒颜却信了,因为合情合理呀,吕罡给她买衣服选能遮严身体的这是很正常的,只是托人买衣服还把这要求刻意的提出来就太让她难为情了,仅管坠儿兄弟是自己人,可那也不行啊。

    坠儿傻乎乎的还以为舒颜的脸红是因为被自己堵得无话可说了呢,遂把那件灵宝从吕罡手里抢过来,塞给舒颜,“回头有的是时间看,先收起来。”

    接着他取出了那杆品级颇高的长刀,对吕罡炫耀道:“这宝物需要有结丹修为才能发挥出点威力,等你结了丹再给你吧,我先用着。”

    这回吕罡又淡定了,淡淡一笑道:“我有趁手的法宝了。”

    坠儿斜眼看着他道:“行啊你,还跟我藏着掖着的。”因为知道有大修士在帮吕罡,所以坠儿才有此一说。

    吕罡有点不好意思的取出一根黝黑的大棍,看起来像是玄铁打造的,棍头上有片片暗红色的斑片,如凝固的黑血般,这东西一拿出来坠儿和舒颜就感到了强烈的不祥气息。

    “刚得的,不是跟你藏着掖着,是没来得及跟你说。”吕罡一边解释一边把长有丈余的大棍递给了坠儿。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