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1401章 怂包
    “站住!”那名男弟子呼喝了一声,晃身挡住了三人的退路。

    “就这么就想走了?”那名女弟子也飞了过来,与那名男弟子成夹击之势把坠儿他们三个夹在了中间。

    “我们又没惹你们,怎么就不能走?”坠儿皱着眉头问。

    “怂包。”男弟子一脸轻蔑的骂了一句。

    吕罡哪受得了被人这么骂,眼睛一楞当即抡起血铁大棍就要动手,坠儿急忙拉着他,暗传神念道:“他们就是想激咱们动手,别上当。”

    “怎么都没用。”吕罡简短的回了道神念,他的意思很清楚,人家要想动手他们三个怎么做都没用,但他还是听从了坠儿的安排,没有再往前冲。

    舒颜这时催动起了青魄,她的身子抖得更厉害了,恐惧之下话也多了,直接开口对两个伙伴道:“我就知道他们不会放过咱们的,跟他们拼了!”

    舒颜拿出的青魄让那对元婴初期的夫妇眼睛又是一亮,但他们不仅没凑上去反而还转身飞走了,摆出不愿参与小辈争斗的姿态,一直飞出了坠儿他们的神识查探范围,他们这么作一方面是给两方动手创造机会,二来是有更多一层的考虑,这三个乾虚宫的弟子一看就不是普通弟子,按理说这样的三个弟子是不会就这么乱跑的,他们得防着人家有长辈在后面跟着,先做个姿态离开,然后再隐身回来在边上守护这是最稳妥的办法,反正自己的两个弟子对战这三人就算宝物比不上人家,也不至于吃大亏。

    舒颜对两个小伙伴暗传神念道:“他们肯定没安好心,多半是骗咱们呢。”她一直眼盯着那对夫妇消失在远山间,此时三个人已背靠背的形成防御阵型,暗传神念倒是方便,她虽是这么说,但胆子还是因那两人的离去而大了不少,转而把目光盯向堵着他们的那两个千戒宗弟子。

    千戒宗那两个结丹弟子都有两三百多岁了,面相看起来比他们三个成熟的多。虽然师尊走了,但这二人仍是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那女弟子牙尖嘴利的对三人道:“我们正在捉一只五千年的银线狐,辛辛苦苦围堵了三十多天,马上就要得手了,却被你们的乱闯坏了事,你们说怎么办!”

    “不就是一只五千年的银线狐吗?有什么了不起的!”舒颜一边还嘴一边对两个伙伴传神念问,“你们说赔偿给他们点东西这事能过去吗?”她是慌了神了,心里认定人家不会放他们走,可看到机会又想尝试一下,这也是因为他们的资本太雄厚了,从乾坤袋里随便拿样东西都能抵得上一只五千年银线狐的价值。

    “不给!”吕罡想都不想的就传回神念回绝了,就算能用赔偿解决这件事,他也丢不起那人!

    “不能给,要是让他们知道咱们身怀巨资,肯定就更走不了了。”坠儿这见识不仅来自沈清、画影等人的教导,还来自于家传,在随着父母走那条漫长的求仙路时父母就反复跟他讲过这道理。

    坠儿的话让舒颜清醒了一点,同时也变得更心慌了,又传神念问道:“他们是什么修为?”

    坠儿答道“和我差不多,走的那两个我就看不出来了。”

    吕罡用带着阴冷之气的神念道:“那就收拾了他们,动手时提防着那两个走了的突然杀出来。”

    “看看再说,最好别动手,如果动手也得先占住理才行。”坠儿现在已经冷静下来了,在听到的那么多两派仇杀的故事中,大多数都围绕着“占理”这件事,这是仅次于打斗部分的重头戏。

    在三人用神念交谈时,那女弟子已经开始怒气冲冲的抨击他们了,“口气真不小,五千年的银线狐都敢说没什么了不起,那你们就赔一只来给我看看!赔不出来今天你们就别想走了!”

    那名男弟子嘴比较笨,帮起腔来就那会那么两句,“怂包”“三个怂包”,但他这笨拙的语句及那轻蔑的神情对坠儿他们三个伤害却是最大的,尤其是对吕罡,当他又一次骂出“怂包”这两个字时,吕罡楞着眼,手指着他道:“我听你再说一遍!”

    那男弟子被吕罡那凶狠的眼神盯得一怔,一对小眼睛里的轻蔑之色也消散了,缓过神来后不由恼羞成怒的张嘴就要把“怂包”两个字大声的喊出来,那名女弟子却及时的用神念制止住了他,转而继续对舒颜追击道:“别光说大话,赔出来一只银线狐给我们看看!否则今天的事就完不了!”他们也想占住理,如果因为骂人家“怂包”而打起来,理就被人家占去了。

    “怂包!”吕罡当然不能看着舒颜挨欺负,所以他很大声的对那个正憋着一肚子气的男弟子骂了一句,意图帮舒颜解围。

    那男弟子当然是要被激怒的,可他的暴怒再一次被那女子给制止了,因为吕罡这算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是自己这边先骂人家怂包的,而且骂了好几次,如果人家只反骂一次就动手,这理还是在人家那边,不过那女弟子也有点急了,厉声对舒颜喝道:“快赔!”

    舒颜可不是只对吕罡和坠儿有本事,她的不好惹在翠羽峰已经小有名头了,此刻被人家这样挤兑,她也忘了害怕了,瞪起眼道:“你给我看看那银线狐什么样!给我看看你们是怎么追捕的!别空口白牙的骗人!若确有其事我就赔你!”

    这回轮到那女弟子词穷了,哪有什么追捕银线狐啊,那不过是她随空胡编的,可这时不能被人问住,她不示弱道:“五千年的银线狐不是我们能看到踪迹的,是家师和师父在追捕,我们当然不能给你展示什么了,你还觉得我们会骗你不成!”

    “那……”舒颜本想说那让你师尊和师父来给我展示,可她又怕人家真把师尊和师父喊过来,所以把后面的话咽了回去。

    “那什么那!没话说了吧?快赔!”那女弟子很擅长吵嘴,见舒颜一迟缓,她马上趁势追击,不给舒颜留片刻喘息的机会。

    “你也是怂包!”这回替舒颜抵挡的是坠儿,坠儿兄弟跟那两个骂“怂包”的人不一样,他骂完人是要给人家讲道理的,所以他又拿出那天给折锋讲道理的姿态,看着那女弟子道:“要是有人搅了我们围捕了那么多天的一场行动,我们乾虚宫的弟子早就动手打他了,出了气就完,才不会小气的让人家赔呢,你看你这磨叽劲,你们千戒宗弟子真够招人烦的,也够让人看不起的。”

    “就是!一只银线狐而已,编都编不出值钱的东西,你们千戒宗弟子可真没见识!”舒颜一脸嫌恶看着那女弟子给坠儿帮腔。

    吕罡轻蔑的哼了一声,他不屑于这种斗嘴,但觉得坠儿兄弟说的话很提气,舒颜骂的也不错,尤其是两人把千戒宗弟子打包都骂在里头了,这让他觉得很过瘾。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