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1403章 我……手软了
    “你帮舒颜!”吕罡自知自己的那条银蛇已成强弩之末,所以喊了一声后催动着只剩淡淡蛇影的银蛇朝那两名被惊呆的弟子杀去。

    那两名弟子不是被惊呆了而是被吓傻了,他们难以相信就凭这三个小屁孩竟能在眨眼睛把一个元婴初期的修士杀死,其实作为豪门子弟他们有这方面见识的,低阶修士凭厉害的宝物斩杀高阶修士的故事他们没少听,而且他们千戒宗就有不少拥有厉害宝物之人,只是他们在千戒宗的地位太平常了,那些故事,那些人,离他们太远了,即便同处一个门派,他们也没机会跟那些人打交道。如今亲眼见到这种厉害人物厉害宝物了,他们虽有见识却还是不免被吓傻了。

    淡至只剩虚影的银蛇也足以重创一个结丹初期的弟子了,如果是被吓傻的,那就能一击致命了,所以那名男弟子直接就被银蛇击杀了,随着光华闪过,淡淡的蛇影消失了,那名男弟子的胸口被穿出了一个大洞,尸身从半空坠落了下去。

    那名女弟子这时才缓过神来发出了一声惊叫,她要是立刻逃的话,吕罡根本追不上,可她被吕罡那凶狠的眼神给吓得忘了逃,而是仓惶的举起飞剑去迎吕罡猛砸下来的血铁大棍,她的修为已经被吓丢了大半,被这一棍就砸得口喷鲜血朝下坠去。

    如果不使用身法只硬碰硬对打的话,吕罡凭血铁大棍完全可以战胜高他一阶的修士,不过肯定是要受伤的,现在的情况对他而言就轻松多了,一棍把对方击落后,他没有片刻迟疑的又轮出一棍,直接把对方击成了一片血雾!

    杀得兴起的吕罡调头又朝坠儿他们那边赶去,可一转身就看到舒颜和坠儿都两眼发直的站在那里,舒颜在微微的发抖,坠儿抖得比舒颜还厉害。

    “怎么了?”吕罡这是在这场事件发生以来第一次感到害怕。

    “跑……跑了……”舒颜哆哆嗦嗦的说。

    “你们俩这是怎么了?”吕罡着急的问。

    “没……没事……”舒颜用发直的眼神看了下坠儿。

    吕罡快被吓死了,他冲到坠儿身前摇晃着坠儿的肩头问:“到底怎么了?”

    坠儿张了张口没能发出声音,只得用神念道:“咱们杀人了……”

    “嗯?”吕罡一时没能明白过来,继续急着问:“我问的是你们俩怎么在发抖?”

    坠儿又用神念答道:“咱们杀人了……”

    这下吕罡似乎是明白了,转头问舒颜:“你也是因为杀了人被吓得?”

    舒颜两眼直直的看着他,没说话,但那眼神已经回答的够清楚了。

    “看你们俩这点出息!”吕罡又好气又好笑,总算是把悬着的心放下去了。

    “咱们快走吧。”坠儿用的还是神念,说完又指了指下面那具男弟子的尸身,对吕罡道:“你去把他化掉。”

    “你去!”吕罡拎着坠儿的脖领子把他朝下方扔去。

    坠儿闭着眼对那具落在乱草丛中的尸身打出了一个小火球,那火球太小了,不但没把尸身化掉,还在那已经有了一个大洞的尸身上又烧出了一个小洞。

    “真废物!”吕罡气的骂了一句,自己打了个火球把尸身烧化了。

    坠儿没心思理会被骂的事,瞪着满是惶恐的眼睛巡视着战场,寻找着还有什么该消除的痕迹,慌成了这样坠儿兄弟还坚持着担负自己的责任呢。

    吕罡没等坠儿再做吩咐就径自去把对方的飞剑、乾坤袋、腰牌等无法化去的东西收了回来,这是此战的战利品,不用坠儿说他也会去收的。

    吕罡这边刚收完东西,坠儿和舒颜那边就动身开始逃了。

    “你们俩等等我!”吕罡心里这个气就别提了,这要是敌人杀个回马枪,自己肯定活生生被这俩不义气的给害死。

    坠儿似乎也想到了这一点,回身抓了吕罡的胳膊,又抓了舒颜的胳膊开始带着他们俩急逃。舒颜更绝,她这时想起了符箓中有一张是急遁符,就拿了出来用眼神向两人征询意见。

    “疯了你!快收起来!”吕罡没好气的呵斥,还别说这么珍贵的符箓不能这么糟蹋,就是用的话这符箓也是不能带别人逃的,只能三个人各自使用自己的逃遁符,那还不跑分散了呀。

    舒颜被呵斥的直眨眼,想了一会才意识到确实不能用这个逃,遂老老实实的把符箓收了起来,没对吕罡恶劣的态度作出什么反击。

    “那女的跑了?”吕罡到这时候才有机会问起那元婴初期女修的事。

    舒颜苦着脸点了点头,咬着樱唇看了一眼坠儿,没说什么。

    吕罡不满对坠儿问:“你放走的?”

    “我……手软了。”坠儿艰难的回答。

    “真废物!你可真糊涂!杀人不灭口,这不是自找麻烦嘛!”吕罡气得忍不住踢了坠儿一脚。

    “我……真的是……下不去手了……”坠儿苦着脸无力的解释,他知道自己这事作得不对。

    “你就别骂他了,我当时也吓坏了。”舒颜物伤其类的说。

    吕罡怒其不争的忿忿道:“你们俩都是……怂包!”

    舒颜和坠儿都被骂得无话可说,就在这事件中的总体表现而言,吕罡确实有资格骂他们俩,人家从头到尾都没怂过。

    接下来三人都沉默了,过了一阵,吕罡甩开坠儿的手道:“行了,逃的够远了,我们自己飞吧。”

    “我还能带你们再飞一段。”坠儿觉得逃出还不够远,心里仍很不踏实。

    “不用了!”吕罡不耐烦的回绝,他这是也开始有点发抖了,正努力克制着不能让坠儿察觉到,不管他多凶悍,这毕竟是第一次杀人,而且一下子就杀了两个半,过了那股凶狠劲,人家两个人不怎么抖了,他却开始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不过他的颤抖里只有很小的一部分是因为害怕,更多的是由难以抑制的激动、振奋等情绪导致的,这就更不能让坠儿察觉了,否则他肯定会认为自己这也是被吓的。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