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1406章 夺权之争
    约定的五个月到期后,坠儿他们三个连夜离开了那座大城。

    因为不知道针对他们的那场搜捕早已匆匆结束了,所以三人心里还是有点不踏实的,不过多少也放松下来了一点。

    扣除了租房子的钱,开了五个月的小店基本就没剩下什么盈余了,对于第一次做买卖的舒颜来讲,这已经很不错了,吕罡一共捡了一百多两银子,跟舒颜比起来可算收获颇丰了,而且人家不需要本钱呢,吕罡很骄傲的把自己捡的钱平分给了坠儿和舒颜,那细致劲与坠儿当初胡乱分灵石的粗糙劲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连铜钱他都给分得一清二楚,捡来的钱虽不少,但过程不容易啊,每个铜钱都饱含着吕罡在看到它时的那份喜悦与兴奋。

    坠儿懂得吕罡对银钱的那份珍视之心,舒颜在开店时虽然很在乎盈亏,但这时就对银钱有些不屑了,她觉得吕罡分钱的举动很可笑,吕罡却郑重告诫她一定要留好这些钱,以后如果再去凡间避难绝不要去偷去抢,不要触犯天律。

    “大不了我也去捡呗,又不难。”舒颜不想把这腌臜之物收进乾坤袋。

    “也没那么容易,快收起来吧。”舒颜的态度令吕罡有点受伤。

    坠儿打圆场道:“你就收银子吧,铜钱给我。”说完他把舒颜的那堆铜钱收了起来,还按价补给了她一块银子。

    舒颜对这两个财迷有点可笑不得,只好把那些银子收了起来。

    “接下来咱们怎么走?”吕罡仰头看着星相问,这里已经偏离去坠儿家乡的路线很远了,他们三个都没有地图,能看到的星相范围也有限,如果不想乱闯的话,只能沿原路返回,可那就有自投罗网的危险了。

    坠儿盘算了一下,然后伸手指了个方向道:“走这边应该能绕回去。”

    舒颜提醒道:“路上最好能找到个坊市,咱们得买几件衣服。”他们现在又换回了修士装束,没办法,穿着凡间衣物飞行那比穿着乾虚宫道袍还扎眼呢。

    “走吧。”吕罡充满厌恶的看了一眼那座大城,这五个月真得说是硬捱过来的,凡间的污浊之气对修士堪比毒瘴,人口越密集这种污浊之气就越重,他真受够了。

    舒颜的感受和吕罡是一样的,坠儿在几十丈的地下情况就好多了,而且他回家住过,那镇子人口虽不多,但对污浊之气也算有过适应了。

    再次上路,三个人这回不再像刚出笼的小鸟了,先前的那场危险遭遇终于让他们有所清醒,认识到了修界的凶险,认识到他们已经走入到那些故事所描绘的险恶环境重,即而所受过的各种告诫与教导都被重视了起来,这五个月让他们得以在冷静的反思中成长,意义是很大的。

    三个人不再叽叽喳喳的说笑了,观察四周的眼神中多了几分警惕,他们还制定出了一套作战方案,上次虽然打赢了,但打的太混乱了,而且还因坠儿的心慈手软留下了重大隐患,坠儿受到了吕罡的严厉的批评,舒颜也受到了批评,她过错的是太慌乱了,但没有因惊慌而乱使用毒丸这一点还是受到了坠儿和吕罡一致的表扬,可见这二人对舒颜的期望是有多低了。

    吕罡利用战后总结的机会,再次把自己的地位拉升了起来,并进一步企图获得下次作战的指挥权,但这一企图遭到了爱好和平的坠儿和舒颜的共同打压,虽然在险恶的环境中需要吕罡的无畏与果决,但坠儿和舒颜都是清楚的,把大权交给吕罡这样的人那只能令他们的前途更危险。

    在夺权这件事上,三个人最终也没争出一个明确的结果,仅管坠儿和舒颜不答应让吕罡指挥,可刚犯下心慈手软大错的坠儿显然也不太适合作头领,舒颜就更别说了,就算那两个人愿意把这重任交给她,她也不敢接。

    那这指挥权之争就只能不了了之了,谁让找不出合适人选呢,责权不明虽是大患,可也只能这样了。

    坠儿要是亮出他的小猴的话肯定是能力压吕罡一下的,可他现在的顾虑不是怕对这二人泄露隐秘,而是怕吕罡在知道有这么个大靠山后会更加肆无忌惮,所以他觉得还是继续保守这个秘密的好,最好永远不要有用到小猴的那一天。

    比起当初寻易、西阳、绛霄、公孙冲的那个小团队来,他们三人组成的这个小团队显然是要弱一些的,就算去掉公孙冲,以三对三的话,寻易、西阳、绛霄他们三个也要占优,寻易在各方面都不比坠儿差,而且还有镜水仙妃这个强大后援,西阳在勇猛上不输吕罡,而且比吕罡更有克制力,西阳是刚猛,吕罡是阴狠,吕罡做事可没那么多顾忌,不管什么阴招损招只要能弄死对方他都敢用,绛霄和舒颜比起来优势就更明显了,绛霄的果敢劲可是连寻易和西阳都要佩服的,如果把绛霄换过来,她肯定就大大方方的拿过指挥大权了。

    但坠儿他们的弱势只是暂时的,因为和另一队人比起来,他们算是在蜜罐里长大的,一旦被扔进险恶环境中,他们就会迅速的成长起来,毕竟他们的资质在总体上是要高于另一队人的,舒颜虽跟绛霄比起来怎么都显得柔弱了些,但她有灵眼呀,那可是逆天的神通。

    坠儿也是有寻易无法比拟的优势的,他比寻易多了一世的善缘,如果把人生当作一场生意来看,那寻易这一辈子赚回来的远比耗费掉的要多,所以在坠儿这辈子可用的本钱就更多了,这不,还债的马上就要来了。

    三个人在第二天的下午时分遇到了一个女修,自从离开乾虚宫后,这一路上他们是遇到过一些擦肩而过的修士的,按照礼节大家彼此打个招呼就过去了,盯着他们多看两眼的也有,因为他们穿的是乾虚宫的道袍,乾虚宫的弟子当然是引人注目的。而这个女修就表现得有点不同了,打过招呼后,等坠儿他们飞过去了,她还站在那里盯着他们看,即而还跟上来追着看。

    这女修的修为比坠儿高,样貌只能算是有几分姿色,但那双大眼睛很灵动,一看就是个胆子不小又很有主意的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