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1412章 再也见不到的穆蕙
    穆蕙这下重视起来了,毕竟这是乾虚宫弟子说出的消息。

    她收了那两株灵草,然后不由分说的把灵石都塞给坠儿,十分果断道:“灵草我收了,这份情意我记下了,这点灵石你先拿着,你们在这等着我,我这就去卖东西,别的也还罢了,那株醉仙草能卖不少灵石,我留一点,剩下的你们都带走。”

    坠儿笑道:“不用了,我们灵石挺多的了。”

    “不行!这个必须得依我。”穆蕙说完紧抿了嘴唇,一副坠儿不答应就不行的样子。

    坠儿连劝了几次都不行,最后只得道:“那好吧,你可也别卖的太便宜了,我们不急着走,多等几天也行的。”

    “好,最多一天我就能回来,你们还是去树林中等我吧。”穆蕙说完着急忙慌的就疾驰而去了。

    等在后面的吕罡和舒颜见穆蕙匆忙而去,遂凑过来问是什么情况。

    坠儿坏笑着道:“这姐姐真是个忙活人,一忙起来就顾头不顾尾了,我把她给骗了,先别说了,咱们尽快离开这,万一她要醒过味来还得费话。”

    第二天一早穆蕙就一脸兴奋的急急赶回来了,醉仙草卖了二百六十块元婴石,这个价格能令她满意了,另外让她感到兴奋的是这是她有生以来作过的最大的一笔交易了,怀揣这么多元婴石的感觉太好了,她已经想过了,自己最多要十块元婴石,不管那三个人怎么说她也绝不多拿一块了,人家对她那么真诚,那么大方,她不能贪这个财。

    坠儿真是高估这位忙活人姐姐了,穆蕙直到进入密林,看到摆在地上的一枚玉简才醒过味来,她急忙抓过玉简查探了一下,顿时就气得跺脚了。

    玉简里只留了一句话:“蕙姐,你以后也得多长几个心眼才行。”

    “你个死朗星!”穆蕙窜入空中极目四望,哪里还能寻见三个人的身影呢?

    望着空荡的天际,她不禁幽幽的叹了口气,人家既然如此诚心诚意的要把这笔灵石送给她,那再去寻找这三个人也就无趣了,除了心怀无尽的感激外,她此时也明白了,这个看起来憨厚朴实的朗星并不比自己的那个小师弟心眼少,细细回想一下他说的那些话就不难发现,这小子的心思通透着呢,而且看待事务大有俯察的意味,这是拥有大智慧的人才能具有的眼光,和他比起来,自己反倒像个眼界狭窄的孩子了。

    “朗星,你一定要好好的,我听你的,先不记沈清的仇了,但愿你是对的,但愿小师弟如今在地下是无怨无悔的,也希望以后能有报答你的机会。”

    默默的在心中祝愿了一番后,她摸了摸装着两百六十块元婴石和两株珍贵灵草的乾坤袋,怀着无比喜悦的心情赶回玄方派了。

    她这时还不会知道,这就是她和朗星见的最后一面了,或许两个人的缘分至此就算是尽了吧,她也没能再见到自己的师尊苏婉,在回到玄方派不久,天律盟就派人来通知他们要尽快把外出的苏婉找回来,玄方派弟子随即倾巢而出,穆蕙这一去就再也没回来,有人说她遭了难,有人说她遇到了福缘,反正是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她的下落成了个迷。

    坠儿他们三个换了道袍,有了地图,心里一下子就踏实多了。

    因为也没什么去杀妖兽的兴致了,所以三人一路直奔坠儿的家乡,经过一个多月的飞行,坠儿把吕罡和舒颜带进来他杀蝙蝠的那个山洞中,这个山洞是足够深的了,小心隐藏在其中的话轻易不会被发现。

    安置了两个伙伴,坠儿独自回了家。

    来到小镇的上空,坠儿吃惊的发现那座大宅院里竟然多出了好几家人,以前闲置的小院落大半都住了人,反倒是父母和仙儿居住的两个院子没了人。

    自己的家人怎么不在了?坠儿的心顿时慌了。本来经历了吕罡受惩戒的事后,坠儿心里是多了戒惧的,这次都不打算现身和家人相见了,最多是在娘面前露一面安一下娘的心,可现在他管不了那么多了,飞身下去就准备向守门之人问下情况。

    恰在这时,一个精瘦的老者赶着一架马车来到大门前,看门的一个老者迎出来道:“胖哥,你怎么来了?水蛋呢?”

    那精瘦老者骂道:“小兔崽子又跑没影了,回去我就打折他的腿。”

    看门的老者笑道:“你这话都说了八百遍了,你要不舍得下手,回来我帮你打得了。”

    精瘦老者心烦道“快快快,搬鱼,搬鱼。”

    两位老者遂合力把车上的两筐鱼搬了下来。

    坠儿听看门老者喊那精瘦的老者为胖哥,不由对那精瘦老者多看了一眼,依稀认出此人好像是村里的小胖哥,虽然时隔近五十年,当初那个一脸稚嫩的小胖子的模样在这老者身上半点踪影也寻不到了,但额角那个疤痕还在,也只有这个疤痕才能让坠儿相信这满头白发的老者就是当年的小胖哥。

    把两筐鱼搬下来后,看门的老者对小胖哥打听道:“老爷老夫人都安好吧?二少爷回来了吗?”

    精瘦的小胖哥道:“都安好,二少爷再过几天也该回来了,老夫人又让我嘱咐你呢,千万别忘了晚上把她屋里的灯点起来,出来时千万别忘了关门,免得风吹进去。”

    看门老者连连摆手道:“哎呦喂,老哥哥,这个你以后就别费心带信了,我就是忘了吃饭也忘不了这个,光老夫人就亲自交代我不知多少遍了,放心吧放心吧,回去跟老夫人说,让老夫人就别惦记着这事了,绝不会有半点差错的,一晚也不会耽误。”

    精瘦的小胖哥踢了踢脚边的鱼筐道:“那行了,你找人把鱼给大家分了吧,老规矩,一人一斤,这条最大的红鲤鱼是给你的,这是老夫人特意交代的,老夫人如此体恤你,你这老东西可不就该多尽点心嘛,敢误了老夫人的吩咐,我第一个饶不了你。”

    看门老者满心感激道:“哎呦,你看看,还让老夫人这么惦记,你回去可千万在老夫人面前替我道声谢,让老夫人安安心心的住着吧,告诉老夫人,就说我马六拿人头担保了,如果有一天忘了点灯,这颗老头我就不要了。”

    “那行了,我先去市上给家里买点东西,水蛋那小兔崽子要是来了,你给我看住他,看我不打折他的腿。”小胖哥说完就赶着马车走了。

    坠儿从二人对话中听出家人应该是无恙的,多半是搬回村里去住了,稍感安心之下他隐着身形去了爹娘住的院子,想看看娘为什么让人每晚都要点灯。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