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1413章 小蒲团离家出走了
    屋内陈设依旧,因每天都有人进来点灯,所以霉潮之气不重。

    坠儿的目光扫了一圈后就停在了内室的几案上,屋子里里外外打扫的都很干净,只有这张几案积了尘土,但上面摆放的一盏灯烛却是很干净的,边上的尘土也有擦碰的痕迹,显然这就是那看门老人每天都要点的灯了。

    灯烛一旁摆着一个大红的信封,信封上画着一个让坠儿觉得眼熟的图形,因为尘土只积了薄薄的一层,所以那图形能看得清楚,坠儿略一想就认出那画的正是他小时候带的那个银坠子,不用去拆信封坠儿就能看见里面信笺上写的字:搬回村里了

    坠儿认得出来这是娘亲笔所书,娘这是给他留的信,其实他刚才要不是那么心慌的话,是很容易注意到这个醒目的大红信封的,娘让人晚上点起灯烛是怕他晚上回来看不到这个信封。

    坠儿看着那个信封默默的站了一会才飞身朝数十里外的那个小渔村而去。

    坠儿已经很多年没来这个小渔村了,如今小渔村已经有了挺大的变化,看不见记忆中的破旧房屋了,大多都翻建成了宽敞豁亮的屋舍,只有他家还是老样子,但看得出是经过精心修葺的,因为他家以前就是村里的富户,屋舍盖得很好,此时和周边的新建的屋舍比起来仍是最显富气的。

    家中仙儿媳妇正带着两个小丫鬟忙里忙外,娘则独自坐在河边树荫下的草席上,一脸安详的看着不远处一帮戏水的孩子,那里有她的大孙子。

    坠儿依旧隐着身形坐在了距娘不远的一块青石上,静静的望着自己的娘亲,这块青石正是他小时候坐着发呆的那一块,石头上多了些破损痕迹,下面的青苔也厚了些。

    又是十年有余了,娘已经是七十岁的人了,虽然看起来要年轻的多,肌肤还有润泽之色,但脸上的皱纹却越爬越多了,精气神也没以前那么足了,看起来是个实实在在的富贵老夫人模样。

    不知是否生出了什么感应,晴儿收回了远望的目光看向了那块青石,目光带着柔柔的慈爱,这是在回想当年那个懂事的儿子坐在这里的情景吗?

    “奶奶!奶奶!你看!”一个十来岁的胖小子浑身滴着水跑过来,献宝似的把两个洗得干干净净的五彩贝壳捧给奶奶。

    “好,奶奶给你收着,去把身上的泥洗干净,歇一会吧。”晴儿接过贝壳,指着那块青石说。

    “我还得捉鱼呢。”小胖子口中说着风风火火的又跑回去了。

    晴儿满眼慈爱的看着大孙子的背影自言自语的责怨道:“跟你爹小时候一样,一玩起来就疯了,但凡能像你大伯一丁半点也能让人省不少的心。”说完她又看向了那块青石。

    坠儿嘴角弯起笑容,传去温柔的神念道:“您当初可不是这么说的,因为我不跟小伙伴们一起玩您的事您可比现在费心。”

    “坠……”晴儿及时的掩住了自己的嘴,瞪大眼睛盯着那块青石缓缓的站起身。

    “娘,您坐着吧,孩儿就在这陪着您说说话。”坠儿走过去扶着娘坐回到草席上,就那么隐着身形挨坐在娘的身边。

    虽然看不到儿子,但却是能实实在在摸到儿子的,晴儿紧抓着儿子的手,眼中难以抑制的闪出了泪光。

    “娘,您稳稳心神,让人看到就不好了。”坠儿轻柔的替娘擦掉了流淌下来的泪水。

    “你还是又回来了。”晴儿嘴唇颤抖着用低低的声音说。

    “十多年了,孩儿该回来看看您了,顺便把给仙儿和侄儿的延寿果子送回来。”坠儿说着把沈清给的那两个果子塞进了娘的手中。

    晴儿匆匆看了一眼后忙收入袖中,这是她一直在等着的宝贝,这下可以安心了。

    “你这些年都好吧。”晴儿偷眼看着儿子这边用低低的声音问。

    “娘您大点声说话没事的,孩儿留意着周边呢,如果有人过来我告诉您。”

    “好,好。”晴儿听他这么说立即伸手去摸他的脸。

    坠儿现出了身形,让娘看到自己的容貌。

    坠儿端详着一别十多年的儿子,欣慰的说:“这样貌像是一点没变似的,可看这眼神娘就知道你又长大了。”

    那帮嬉闹的孩子的目光是防不胜防的,所以坠儿很快就又隐了身形,轻声问:“爹呢?我知道仙儿外出了,爹不会又跟去了吧?”

    晴儿一脸不满道:“那老东西早就把心跑野了,哪闲得住啊,虽然不往远处跑了,可又在这十里八乡的转起来了,上次就不应该让你把他的腿治好。”

    坠儿哑然失笑,好奇的问:“他还在作生意?”

    “嗯,你爹现在是咱们这一带最有派头的买卖人了,带着几个伙计拉着几车货物,东走西串的,能卖就卖,见到孤老贫苦的就送半卖半送,或是挥挥手就全白送了,他过的可开心了。”

    坠儿差点笑出声,“这不是很好吗?扶困济贫是正道啊。”

    晴儿哼道:“扶困济贫自然是好的,咱们家这些年一直在做,可这东跑西颠的事哪用得着你爹亲自去呀,他就是特别享受那受人称颂的劲儿。”

    坠儿替爹说好话道:“施恩不图报,如果只是贪图享受那快慰孩儿觉得不该挨骂,就是别太劳累了就好。”

    晴儿嘲讽道:“哼,累点他也愿意,每次回来都美着呢。”

    坠儿嘿嘿笑了笑,轻轻为娘捶打着腰背道:“您这腰上的病又犯过吗?”

    “没有,你们神仙的手段就是高明。”晴儿大为赞许的说。

    这时坠儿留意到一只与小蒲团有些相像但体型更小的小狗从远处草丛中跑了出来,遂问道:“小蒲团呢?我没见到它在院子里。”

    晴儿露出了歉疚之色道:“跑了,咱们搬回来后没多长日子,它就跑了,后来过了有一年多,它突然在半夜回来了,嘴里叼着一个半死不活的小狗崽子,我和你爹知道它这是来求我们帮它救那小狗崽子呢,就连夜找人帮忙救治,过了几天那小狗崽子恢复点精神了,小蒲团就又悄悄的走了,你弟弟想带人去把它找回来,我觉得这小东西是有灵性的,还是随它去的好,就没让你弟弟去找。”

    说到这里,那只从草丛跑出的小狗已经来到了草席边,它对着晴儿呜呜叫了几声后就蜷在晴儿腿边安安静静的闭上了眼。

    “就是这个小东西。”晴儿轻抚着比巴掌大不了多少的小狗,“我们管它叫小毛团,它倒有几分像你小时候的样子,总是安安静静的。”

    坠儿虽然很是惦念小蒲团,但却觉得娘作的对,遂道:“您不让小弟去找小蒲团是对的,就让它按自己的心意去活吧,这样对它是最好的安排,它陪了咱们那么久咱们该成全它,我看您挺喜欢这小毛团的,让它陪着您也一样。”

    晴儿欣慰道:“我知道你肯定是会这么想的,可还是怕你看不到小蒲团会想它。”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