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1414章 儿时的谜团
    “知道它是在按自己的心意活着,孩儿也就能舍得了,娘,孩儿也是您的小蒲团,您也该放下对孩儿的牵挂了,看到您留在几案上的那封信,孩儿心里有说不出的难过,您都这么大年纪了,孩儿还要让您这般牵挂……”

    晴儿嗔怪道:“傻孩子,人总得有点牵挂才能活着,娘要是不牵挂着你们,你让娘去作什么呀?娘还能像这帮小丫头,小小子那么疯玩呀?到什么年纪就该做什么事,惦记你们就是娘最愿意做的事,想着你们娘才觉得活着有趣味,要是没有你们呀,你爹也许能活得有滋有味的,可娘不行,你别总怕我惦记你,娘已经知道你有大出息了,所以想着你的时候娘是舒心的,娘是盼着你能偶会抽空回来一趟,可你不回来娘也不会想的眼发蓝了,以前是那样,现在好多了,主要就是因为你能让娘放心了。”

    “娘,您这么说孩儿就懂了。”坠儿确实觉得轻松许多了,自从看到那个大红的信封后,它就像一块大石板般压在了他心头,现在娘把它给掀开了。

    晴儿慈爱的拍着他的手道:“傻孩子,娘都活到这个岁数了,还有什么看不开的呀,说起来这都是你给娘,给这个家带来的福气,要不娘就算能活到这个岁数也难以活得这么明白,一家人只能守着这座老宅靠着这条大河过活,终老一生也难有什么见识。”

    坠儿笑道:“您这么说不是折孩儿的寿吗!”

    晴儿认真的摇了摇头,追忆着往昔,她的眼中又有了几许当年作小媳妇时的那种青春灵动的光亮,“你还记得那只让咱们发了财的小老鼠吗?”

    “记得,要不是我故意挡着,您就把它打死了。”坠儿的眼中也有了当年的童真之色。

    晴儿抿嘴而笑,“就是那一箱子的财宝让咱们有了今天,想在回想跟做梦似的,那时你才多小呀,懂事得让人心疼,娘敢说,这全天下都找不出来比我儿子更懂事的孩子了。”

    “看您把孩儿夸的。”坠儿无声的傻笑。

    “娘就是敢夸这个口。”晴儿露出了骄傲的幸福笑容,“你还记得小时候的那些事吗?”

    “能记起来的不多了,您和爹带着我离开村子的时候我才四岁吧?等到记事的年纪就剩整天赶路了,能记住的东西也没多少。”

    “那娘跟你说说,从你出生之前说起。”这样的时光晴儿觉得很是享受,现在回想起娘俩保守一大堆隐秘的那段日子觉得有趣多于艰难了,当时她可是差点就被逼疯了。

    坠儿也很想听娘细细的给他讲一下幼年的那些事,有些模糊的记忆时常会让他感到困惑。

    “怀着你的时候就显出异象了,别人怀了孩子身体都会走样的,皮肤也会变差,可娘那时候除了肚子一天天的大,别的地方却没什么变化,当时你那些婶子大娘们可没少在背后嘀咕,只是不敢当着咱们家的人说罢了……”

    晴儿这一回忆就刹不住了,讲往发生在她身上的异象,又接着讲鬼面蛇的事,坠儿对这些只是含笑不语,他觉得有点太玄乎了,娘肯定有夸张附会的地方。

    当晴儿讲到他能和鸟兽姣谈时,坠儿皱起了眉头,思索着道:“我就是对这个颇感疑惑,这本事好像突然之间就没了,让我都不太敢肯定以前有没有过这本事了,好像是……”他说到这里用手掐住了头,仿佛有一种力量在阻挡着他的思考。

    晴儿因看不到坠儿的样子,遂十分肯定的说:“这是肯定不会错的,你还不会走路的时候,一把你放在院子里的席子上,你就招小鸟来跟你玩,猫啊狗的你也招,你要没这本事,那小老鼠的事怎么说?”

    坠儿困惑道:“是啊,小老鼠的事我仿佛是一直记着的,所以您一提我就想起来了,可是……”

    晴儿十分肯定的说:“不用可是,咱们家那棵桃树说了什么你都能知道,为此我差点把那棵桃树给砍了。”

    “啊?还有这事啊?”坠儿对桃树的事是真半点也不记得了。

    “你还是听我从头一点点跟你说吧,也许你就能多想起来一些了。”

    其实晴儿对那段岁月的记忆也有很多拿不准的地方,花蕊仙妃和明蓝轮番上阵,她的相关记忆已经比梦境还不真实了,但除此之外的那些事她记得是很清楚的,比如坠儿出生前一刻在泰河水面上发生的大战,比如那一小块劫云,比如坠儿说青石板的纹路中有两条小河……

    随着晴儿的讲述,坠儿感觉自己小时候的疑点越来越多,而晴儿对这些都是解释不清的。

    “您说那一小片劫云像是被一道屏障挡住了?”坠儿用神识朝家宅那边仔细查探了一下,看不出有丝毫的异样。

    “就是的……”晴儿想用手给坠儿比划一下那片劫云的大小以及那道屏障的形状。

    坠儿却按住娘的手传神念道:“您的大孙子又过来了,您打发他接着去玩吧,我回家去看看。”

    晴儿朝孩子们玩耍的方向看去,可不嘛,大孙子两手抓着一条一尺来长的银刀鱼正兴冲冲的往这边跑呢。

    坠儿隐着身形来到老宅的上空,小心的试探了一下就确认了娘说的没错,这里有一座极为高明的防护法阵笼罩着宅院,以他的修为根本就看不出任何端倪,但这道法阵的作用是阻挡有修为之人,所以他一接触上去就被挡住了,撞击力度越大反弹之力越大。

    原来自己小时候一直生活在法阵的保护之下,究竟是谁设下的这座法阵呢?坠儿被这座极为高明的法阵给弄得有点发懵了,娘只模糊的记得有那阵子很乱,发生过令她很惊慌的事,究竟发生了什么就全然不知道了,唯一能抓住的线索就是那根银簪,坠儿记得银簪上给他留的那道神念,如此想来这法阵就应该是那个女子布下的,可这神秘的女子到底和太爷爷有什么渊源呢?她为什么如此照顾自己一家呢?按理说太爷爷修为那么低,连个泰河里的小妖兽都打不过,怎么会让一个修为如此之高的人这般眷顾呢?

    坠儿只当人家作这些事是冲着太爷爷的情面,他不可能往自己身上想,那时他只是个刚出生的小婴儿,怎么可能想到人家是冲着他来的呢。

    花蕊仙妃留下的那道神念只告诉了他怎么过两洲的边界,到了蒲云洲那边可以找谁帮忙。作为一个有通明心境的化羽仙妃,镜水仙妃能顾虑到的问题她也是能考虑到的,她只能给这个转世的弟子留下一条后路,其他的事情就不能多说了,所以坠儿也从那道神念中找不到太多的线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