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1416章 这怎么修补呀?
    娘俩依偎在一起说了半下午的话,红日西斜时,打鱼的小舟纷纷开始返航了,再说下去就不方便了。

    晴儿问坠儿这次可以住几天,坠儿笑着说,我已经进不去家了,那道防护阻止有修为的人进入,这或许是老天不让他回家住吧。

    晴儿懂他这话的意思,有这一下午的陪伴她知足了,儿子已经是神仙了,除了跟他聊聊小时时候的事以外,找不到多少可以聊的话题了,在这方面,儿子每次回来都是有变化的,儿子越长越大,离她心中的那个小坠儿越来越远了。

    “我管不了你去杀精怪的事,但完事了你得回来向我报个平安,你进不了家,那娘每天都来这里等你,听不到你平安的消息,娘就一直等下去。”

    娘的这番话让坠儿心里有点不好受了,他把娘拉到边上的一片芦苇丛中,现出身形真诚的望着娘道:“娘,孩儿听您的话,只把咱们小村子附近的精怪扫除干净,再远的就不管了,您在这等着,不消片刻孩儿孩儿就回来。”

    总算是面对面讲话了,晴儿见到坠儿那眼神就放心了,欣慰摸着儿子的脸道:“好孩子,如此娘就安心多了,在这件事上娘不想作个有大义的人,只求你能平安。”

    坠儿看得出娘是想抱一下自己但却是有所顾虑的,遂咧嘴一笑把娘抱进了怀里,晴儿当即紧紧的搂住了儿子,娘俩相拥了好一阵,晴儿才松开手,她的眼中有了泪光,她也不是那个能狠下心的晴儿了,她年纪大了,跟这个儿子见一面少一面了。

    隐着身形把娘送回到草席上后,坠儿轻轻说了声“您等着”,随即就悄无声息的进入了大河,结丹修士的护体神光已能避寻常水火,他在这种河里是可以来去自然自如的,杀了那条仙童鱼后,他有沿河上下游各搜寻了千余里,把有可能危害到这个小渔村的几头小精怪给杀了。

    令朗明苦修多年才能勉强一战的那些河妖,在他重孙子杀来就真跟捻死蚂蚁似的,坠儿连飞剑都没用,只凭轻轻松松挥出的几道灵力就把它们都打发了,杀完水里的精怪,坠儿在小村方圆五百里内又找了一下陆地上的精怪。

    陆上的精怪要多一些,不止深山老林,有些老旧的宅院也会隐藏些精怪,但都是些小蛇精、小狐精,小蝎子精之类的,比水里的那些精怪还不如,毕竟这是靠近人烟的地方,小精怪们道行深了之后会远离人烟,就算它们有些是不惧人间污浊之气的,但修炼到后来和人族修士一样都是需要清净的环境的。

    修界是支持铲除这些小精怪的,因为凡人要是被精怪都祸害死了,那修界也就断了烟火了,不过爱干这种事的多是些开融期的弟子,少有像坠儿这样结了金丹的还管这种闲事的,主要是因为坠儿修炼的太快了,其他人修炼到结丹修为少则上百年,多则几百上千年,他们家族的人都不知传了多少辈了,亲情早就淡的没味了,所以在他们身上不会发生坠儿的这种情况。

    坠儿捻死水下、陆上大大小小的精怪总共也没用一盏茶工夫,以他现在的飞行速度和神识探查能力,清除这些精怪无非就是快速转一圈的事。

    “娘,都杀干净了。”坠儿回来后,对站在大树下正紧张四处张望的娘说。

    “啊?”晴儿愕然的伸出手向边上摸去。

    坠儿拉住了娘的手,传神念道:“我没骗您,就是这么快,孩儿刚才不是跟您说大话。”

    “你不是在哄我吧?”晴儿半信半疑的小声问,两只眼睛却盯着一艘即将靠岸的渔船,怕会被人家看出什么端基来。

    “当然没哄您,我也找到小蒲团了,它现在养育着一群小狗,我在它的窝边放了两只死兔子,没打扰它,怕一见面又勾起它对我的依恋。”

    “哦,只要它挺好的就行了。”晴儿舒了口气。

    “现在人都回来了,天也晚了,您该带大孙子回家了,孩儿过段日子还会来看您的。”坠儿不想说自己今后会在附近住下,因为那样会让娘一直盼望着他回来的。

    “嗯。”晴儿轻轻的应了一声,然后忙转过了身,以免让船上下来的人看到她满是泪水的眼睛。

    坠儿用神念安慰道:“娘,我一定还会回来看您的。”

    晴儿又紧紧的握了一阵儿子的手,然后才轻轻的松开,用略带哽咽的声音小声道:“去吧,别惦记娘,回不来也没关系的,娘在当年就作好了永远也见不到你的准备了,你这已经回来四次了,娘很知足了。”

    “那孩儿先走了。”坠儿说完深深的对娘行了一礼,虽然娘看不到,但这个礼不能省,行完礼,他狠下心飘身而去,就像当年晴儿狠下心甘愿和儿子分离一样,岁月荏苒,母子在分离这件事的态度上有了转换。

    坠儿找了个地方自己静静的坐了一阵子才回去找吕罡和舒颜,这两个人已经把白睛血蝠的洞穴清理干净了,正在最宽阔的那处洞室内等着他回来,舒颜站在东边石壁前看从上面流过的涓涓细流,吕罡站在洞室的中间仰头看从穹顶上滴落的水滴,不用问也知道两个人又说呛了了,情感刚刚懵懂的男女虽然都把对方看得比自己的命还重要,但却能为一句不中听的话就把对方恨死,所以没有坠儿兄弟是不行的。

    见到坠儿回来,两个人都暗自松了口气,皆装作什么都没发生似的向坠儿迎过来。

    坠儿也算识趣,没问两个人因为什么吵起来,而是笑着说:“你们是来帮我忙的,所以得把好地方让给你们居住,吕罡你就在这里吧,替舒颜守门,舒颜住在里面,我住边上那个小洞穴。”

    舒颜当即反对道:“不行,你来给我守门,跟他在一起早晚把我气死。”

    吕罡也神情讪讪对坠儿道:“还是你在这里吧,就这滴滴答答的水流我也受不了,边上那个洞穴干爽些,我去那边。”

    坠儿仰头看了看滴水的穹顶,然后对两个人打了个手势道:“我来修补一下,你们两个可千万别轻举妄动。”

    “这怎么修补呀?”舒颜看着那些渗水的裂隙问。

    吕罡问的是:“怎么还不让我们轻举妄动?你莫非要使用什么法术?”

    坠儿对他们俩笑了笑,转身朝石壁走去。

    ps:这两天感觉有点疲惫了,导致断更了,抱歉哈,而且正赶上坠儿回家的情节,每次写这个情节都觉得伤感,能把自己写到情绪低落,不知大家看的时候感觉是怎样的,有甜也得有苦,而苦的东西往往是最后能留下最深印象的,不想写一爽到底的书,希望这几段亲情的描写能让大家感念起父母之恩。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