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1417章 行你大爷的!
    “别轻举妄动。”

    坠儿走到岩壁前转头再次对二人作出叮嘱,这次他的表情就是严肃的了。

    舒颜不知他要作什么,略显紧张的点了点头,吕罡则皱着眉点了点头。

    坠儿略一凝神,左手掐了个法诀,然后就那么一跨步就“走”进了岩壁中。

    舒颜惊得瞪大了眼,吕罡在一怔之下就去捂舒颜的嘴防止她惊叫出来,舒颜没那么不堪,换做平时她早就对着吕罡开骂了,可现在她顾不得跟吕罡计较了,大瞪着两眼对着坠儿消失的那块岩壁看了一会后又转着眼珠向上下左右的岩壁看了看,然后才轻轻推开吕罡的手,一声不敢吭的屏气凝神连头都不敢随意乱动,依旧是那么转着眼珠观察着四周的石壁,神识当然更不敢用了,又过了一会后才敢缓慢的转动着头朝四下看。

    吕罡也和舒颜一样不敢有大的动作,作为乾虚宫的弟子,他们对土遁之术的危险是有认知的,之前在凡间大城避难时他们就问过坠儿何时学的土遁之术,坠儿推说是在万法丘地找的法术,两个人对于他练这法术都挺担心的,现在见他都练到能穿石壁了,不由皆在心中暗赞坠儿兄弟悟性真高,可也觉得他胆子太大了。

    两个人屏气凝神半点动静也不敢发出来,这样一来滴水的声音显得愈发清晰了,滴滴答答的声音敲打着两个人的耳膜,像是在敲鼓,而且还是催命鼓,这滴水声如果不见停歇那他们的坠儿兄弟可能就出不来了。

    紧张会令时间过得很慢,不一刻两个人的手心里都有了汗水,舒颜先是忍不住的咽了口唾沫,很快吕罡也咽了一口,两个人互相看了一眼,双方的眼中皆是焦虑之色,早知道坠儿兄弟是这么修补裂隙的他们肯定不会让他去的。

    滴水声还是不见减弱,而且要命的是除了滴水声就再也听不到别的声音了,弥补石峰不该有点声音吗?

    难熬啊!舒颜情不自禁的抓住了吕罡的手,发现吕罡的手心里也有汗水让她更紧张了,吕罡可是刀架脖子上都不会稍稍变一点脸色的。

    忽然,舒颜两眼定定的盯在了石壁上,同时用力的攥紧了吕罡的手,吕罡知道她肯定是发现什么了,可顺着她的目光望过去却看不出那里有什么特别的,那是一片被渗水沁染成了青黑色的岩壁,上面的水还在涓涓流淌。

    他当然是看不出有什么特别的,因为他之前没太留意这片岩壁,舒颜可是能看出来的,因为两个人赌气不说话时,舒颜一直就面壁思过似的对着这片岩壁呢。

    “水流变小了!”舒颜小心翼翼的给吕罡传了道神念。

    “你确定吗?”吕罡带着几分惊喜问。

    “好像是变小了……”舒颜被问得有点含糊了,两眼紧盯着那几条涓涓细流确认着。

    两个人全神贯注的盯着那片岩壁,全然忽视了周围滴滴答答的滴水声已经变得零零落落了。

    “水流肯定是变小了。”舒颜盯了一会后终于可以给出确定的回答了,其实不用她说,吕罡都能看出水流在这么一会间已经变小许多了。

    岩缝中存留的水要流干净必然要有个过程的,原本就滴滴答答的地方存水是不太多的,两人要是始终盯着穹顶的水滴看,早就能安下心了。

    “你们俩看什么呢?”坠儿的声音在二人身后突然响起,虽然声音不大但却把二人吓得一激灵。

    “啊?你出来了!”舒颜惊喜万分的说,在这之前她的第一个反应是下意识的甩掉了吕罡的手,可那显然太晚了,坠儿兄弟早就看见了,想到这一点,她的脸上飞起来两朵红云。

    “嘿嘿,我这本事还行吧?”坠儿不无得意的指了指只有零星水滴落下的穹顶。

    “行你大爷的!”吕罡没好气的飞脚朝坠儿踢去,当然他是踢不着修为比他高一级的坠儿兄弟的,“你吓死我们俩了,你小子胆子怎么这么大!”

    听吕罡居然骂别人胆子大,正害羞的舒颜忍不住还是掩口笑了。

    “嘿嘿,你们俩刚才看什么呢?”坠儿得意的笑了笑,岔开话题。其实他不是鲁莽行事,在万丈深的坚硬地岩他都能穿行了,进入这种石壁是不在话下的,只是不能跟他们实说罢了。

    “看水流变没变小呗。”舒颜收了笑容,也对坠儿责备道:“不怪吕罡骂你,你是该骂,刚才真把我们俩吓坏了。”

    吕罡这时已经不介意了,上前拍着坠儿的肩头赞许道:“行啊,坠儿兄弟,你还真有两下子,就算你一进仙林院就开始参悟这法术,到今天也没多少年啊,能有这进展着实不易,你告诉我这法术叫什么名字,回头我也去找来学学。”

    坠儿撇撇嘴道:“我看你还是等我学的差不多了再教你吧,这法术练起来太凶险了,没人指导可不行,我学的快是因为观师祖指点过我。”

    “观师祖亲自指点你?!”舒颜吃惊的问。

    “嘿嘿。”坠儿又用傻笑敷衍过去了,继续岔开话题道:“行了,滴水的问题解决了,咱们接着谈各自住在哪里的事吧。”他看向吕罡,“你说滴水的声音太烦,现在行了吧?你就在这里修炼吧。”

    吕罡淡然的瞥了坠儿一眼后就把头扭向一边了,别说舒颜不会让他守门,就是舒颜同意了,他也不会答应的,二人还处在脸皮很薄的阶段呢。

    果然,舒颜不悦的看着坠儿道:“你就那么嫌弃和我在一起呀?”

    看他们俩这副模样,坠儿也不再坚持了,摆摆手道:“好好好,随你们吧,我可以尽了地主之谊了。”其实对他们而言,住在哪是没什么区别的,都在同一个山洞中,用神识一扫就能看到彼此了。

    “那咱们就开始修炼吧!”舒颜兴致很高的说,跟这两个小伙伴又能聚在一起修炼了,她是发自内心的高兴,说完就想起来了,他们还没问坠儿家人安好了,遂笑着对坠儿问道:“你家人可都好?”

    “都好。”坠儿微笑点头,舒颜问的这句话其实是让他有些伤感的,因为干爹干娘都亡故了,他们也算是自己的家人啊。

    娘跟他说起干爹干娘的事时,他只是用神识查看了一下干爹干娘的坟墓,没有过去祭拜,修炼这些年,他除了对爹娘还恪守者凡间礼数外,其于的礼节他都不在意了,他对干爹干娘是有点感情的,但最关心的还是断了音信的姐姐。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