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1419章 一个熟悉的女子
    坠儿的这道神念令晴儿心头一震,脸色自然跟着就变了。

    “娘您这是怎么了?”仙儿疑惑的问。

    “没事,就是有点乏了,你先去吧。”晴儿可是经过大风大浪的人,吃惊之下很快就镇定了下来,摆着手打发仙儿出去。

    “您真没事?”仙儿一边往外走一边扭着头狐疑的看着娘,他能看得出娘脸上那抑制不住的喜色,根本不像是疲乏的样子。

    “没事没事!快去吧你!”晴儿连连摆手,她自己也知道心头的喜悦要掩饰不住了。

    等仙儿出去, 晴儿不放心的趴在门缝上看了看,见仙儿确实是走了,这才把那满心的喜悦放出来,一双眼睛往房顶、窗外乱望着试探着小声问道:“娘这么小声说话你听得见吗?”

    “听得见。”坠儿被娘那样子逗得想笑。

    “好好好,儿啊,你这本事可太大了。”晴儿欢喜得满脸皱纹都笑开了。

    坠儿先泼凉水道:“不过娘啊,孩儿这边一修炼就是几年十几年的神游天外,不能时时关照您那边的状况,这个您得心里有个数,别到时因召唤不到孩儿而忧心。”

    “哎哎哎!娘懂,娘知道了,你只要隔些年给娘传个话,报个平安就好,这可太好了,你有这本事了可太好了。”晴儿欢喜得就差手舞足蹈了。

    坠儿把话头拉回来道:“这是老天对您和孩儿的眷顾,所以您要好好活着,不要辜负了老天的这番好意。”

    “哎,娘这回就没什么不放心的了,儿啊,你千万要好好的练功,别惦记着娘,娘最怕的就是耽误了你,只要你好好的,娘就是死了也能含笑而去了,你都有这么大本事了,娘不挂念你了,娘不挂念你了……”晴儿说着说着就流下了欢喜的眼泪。

    坠儿有些歉疚道:“金宝侄儿确实走不了成仙之路,孩儿对此没有丝毫办法可想,您回头再开导开导仙儿吧。”

    “嗯嗯嗯,这不用你费心惦记着,娘就知道是这么回事,你为我们已经够尽心的了,以后什么都别管了,只自己安心练功就行,可千万别为了帮我们而犯什么错,别让娘为了这个再嘱咐你了。”

    “好,娘您平静平静,仙儿把爹打发过来查看您的情况了,别让爹看出什么端倪来,孩儿这就去练功了,过些年再看望您。”

    “哎,去吧去吧。”晴儿摆着手,着急忙慌的躺到了床榻上,往日那种娘俩抱团保守秘密的情怀又回到了心头,不过如今处于主导地位的换成了儿子,还有一点不同之处是当初她内心是紧张凄惶的,如今则都是欢喜了,可躺倒在床榻上后一缓过神来她就气得不行了,暗骂起仙儿多事,要不自己就能和坠儿多聊几句了,但这也是仙儿一片孝心的体现啊,她已经活至明达了,想到此处也就释怀了,大儿子如今有这么大的本事了,这份欢喜不够冲抵这么点不快了,遂安安心心的闭眼假寐起来,等着老头子来检查,可嘴角那抹绽放出的笑容怎么收也收不起来。

    当晚晴儿做了一晚上的美梦,先是梦回当年,抱着那个懂事的神奇儿子,她的心甜得都要醉了,然后又梦到儿子成了仙,带着她在天界遨游……。

    坠儿似乎也做了一个梦,他梦到的是一个绝美的女子,但真的只是似乎,他回去后依稀感觉有点不对劲,可任他怎么努力回想能想起来的唯有一个模模糊糊的女子的身影,仅管看不到对方的半点容貌,但感觉中对方是美若天仙的,而且充满了慈爱。

    说它是个梦却嫌太短了,不如说是突生的一个幻觉更恰当,可这幻觉来得也太怪了些,怎么莫名其妙的就在脑海中出现了这么个女子呢?而且在感觉中这个女子是他所熟悉的一个人,但想破头也想不出丝毫线索,难道是小时候在长途跋涉中遇到的一个女子?

    这个幻觉让坠儿冥思苦想了好一阵,最终也只能不了了之了。

    其实那不是个幻觉。

    在他躲在地下与娘交谈时,有个人在半空中目睹了全部过程,这个人就是专程来找他的花蕊仙妃。

    这位前世的师娘一直是牵挂着这位弟子的,继三十多年前回来在晴儿的银簪上给这位转世的弟子留了一道神念后,这次她又专程过来查看情况了,老天这次终于安排她与坠儿相见了。

    见到年纪小小的坠儿竟然结出了金丹,而且还学会了高深的土遁之术,花蕊仙妃那份欣慰劲是难以言喻,在坠儿与娘交谈完准备回去时,她就施展神通把坠儿唤了出来,然后以她所擅长的问心之术细细盘问了一下坠儿这些年的经历。

    等把一切都问过了,花蕊仙妃在这件事上也就成了比沈清还明白的人,因为除了有关明蓝的事坠儿说不清楚外,其余的连与逍遥仙君、镜水仙妃的交往,被恒观仙尊收为弟子等重大隐秘都在问心之术下无可隐瞒。

    花蕊仙妃在得知了这些消息后,除了感叹天道的玄奥外,对天道的敬畏之心也愈发的重了,镜水仙妃和逍遥仙君的选择无疑就是她该作出的选择,至此她觉得自己可以彻底放下对这个弟子的牵挂了,如果刻意的去帮坠儿,那扰乱天道的后果是难以预料的,很可能是害了坠儿也害了自己,而且以坠儿这一世的经历来看,比之寻易要顺当多了,眼下也没有什么需要她施以援手的,与其冒着画蛇添足的危险去锦上添花,不如顺其自然的好,她相信坠儿有不弱于寻易的智慧,而自己只是个“平庸”的化羽修士,该指点他的地方镜水仙妃和逍遥仙君已经作得很好了,不需要自己再多事了。

    临放手前,花蕊仙妃满眼慈爱的抚摸着坠儿的头,略带凄苦道:“易儿啊,你的命可比你师尊强多了,这几十年寻找下来依然找不到有关他的丝毫线索,我这心里是又焦急又忐忑啊,这满腹苦水也只能跟你倒一倒,师娘不惧辛劳,可时间不等人啊,我是跟你说过的,在服用了你给的灵液后我曾看见过你师尊的眼睛,他如果那时就转世了,若没能踏上修途的话,这一世的阳寿早就尽了,我真怕失了这唯一的线索呀,你说师娘该怎么办呢?”

    坠儿眨着迷离的双眼,全凭下意识答道:“我也不知道呀,我帮您去找吧。”

    花蕊仙妃又是心酸又是疼爱的亲吻了一下他的额头,然后凄然而笑道:“好孩子,难为你转了一世还存留着这份孝心,但这事你是帮不上忙的,自己好好走这一世的路吧,师娘不记挂你了,真诚的祝你能悟得大道,早日跨入仙门,你也别惦记着师娘和师尊了,咱们互不牵绊,若缘分未尽就来日再相见吧。”

    坠儿见她要走,急忙抓住她的胳膊,迷离的双眼中闪出不舍之意,但却迷迷糊糊的不知该说什么。

    “好孩子,放手吧。”花蕊仙妃轻轻推开他的手,慈爱的深深望了他一眼后用心念吩咐他重返地下,遂怀着别样的心情飘然而去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