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1423章 太爷爷的往事
    “肯定是不行了的了。”卢彦坦然而笑道:“我早已接受这个结局了,师弟不必替我难过,你托付的事我一定尽心替你办好,可家师如今去向不明,说不准何时才能找到,所以你这丹药何时能炼好我给不了你准话。”

    “无妨无妨。”坠儿随口敷衍,心中起了纠结,他真是不太舍得把问丹子给的那颗疗伤丹药拿出来,以后还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再见到问丹子师兄呢,吕罡他们三个或许哪天就得指着这颗丹药救命呢。

    卢彦当然不会知道坠儿在想什么,他继续着自己的话头道:“不过你可以放心,一旦丹药炼好了,我就算等不来你,也会把它交给穆蕙保管,到时你找她要就行了。”

    坠儿没心思谈丹药的事了,皱眉问道:“师兄你伤的到底有多重?伤在了何处?”

    “玄脉破损了,别为我操心了。”卢彦见他如此关心自己的伤势心下不由很是感动,边说边友善的拍了拍他的肩头。

    玄脉破损那是不好补救了,这是所有修士都知道的事情,坠儿虽然不知道问丹子的那颗丹药有没有这个奇效,但他不准备拿出来了,毕竟能医治好玄脉的机会太小了,他和太爷的这位恩师没那么深的交情,如果在这百年之内他能见到问丹子师兄,那倒是可以多费点心思请师兄炼制一颗疗治玄脉的对症丹药,现在他不能把三个人救命的最后保障就这么浪费掉。

    坠儿搜肠刮肚的思索着道:“我倒是看过一点有关医治玄脉的论述,说出来给师兄参考吧。”言罢,他就把相关的那些东西用神念传给了卢彦。

    卢彦更加感激了,连声称谢道:“我回头一定好好参详一下,不管有没有用,我得先谢谢你,有劳师弟费心了。”

    “那这三颗丹药……”坠儿笑嘻嘻的指着最先摆出的那三份材料。

    卢彦颇感为难道:“师弟呀,我跟你实话实说,帮忙炼这三颗丹药我肯定是愿意的,你就是不给任何报酬我也巴不得能有这个过瘾的机会,使用这么好的灵草是炼丹之人梦寐以求的事,哪怕是我反过来我给你点好处都行,可问题是凭我的手艺实在不敢接这个活啊,这要是全糟蹋了,别说跟你没法交代,我自己也得懊悔死,要不这样吧,你跟我回趟玄方派,我找位师叔或师伯帮着炼制一下,虽然也未必三颗都能炼成,但肯定比我的把我大些。”

    坠儿当即拒绝道:“全糟蹋了也没关系,不过就是多赔上些修炼的年头罢了,小弟自信不用丹药也能进入中期,而且丹药这东西是少服为妙的,其实炼出来我也只是留着备用的,防着哪天修炼烦了拿这丹药顶一下,师兄仅管放胆为之吧,成与不成我都不会太在意的。”他本来打算的是这三颗丹药如果都炼成了就给卢彦一颗,既然卢彦用不着了,那只要能炼制出一两颗给舒颜准备着就可以满意了,他和吕罡没有就没有了,三人修为能齐头并进最好,免得把舒颜甩下后她又着急。

    “你可真是财大气粗啊。”卢彦内心有点跃跃欲试了,既然人家如此不当回事,那这机会放过就太可惜了,犹豫了一阵后,他终是难耐心痒,咬牙道:“好!那我就谢师弟给机会了,不过三天两天的可炼不成,我得好好的准备准备,再仔细参研参研丹方,还得先炼几炉丹静静心热热手,最快也得一个月后再动手炼制这三颗丹药了,这个工夫你可得给我。”

    “行,多等几个月无妨,我去附近找地方修炼,不打扰师兄,两个月之后再来。”坠儿爽快的答应下来,谈妥了炼丹的事,替太爷报恩的事也算作的差不多了,坠儿装作放松闲聊的样子把话头引到最近关心的问题上,他想探听一下给老宅布下法阵并在娘银簪上留神念的那个厉害女子和太爷有什么渊源,据他这一阵的琢磨,估计此事多半与寻易有关,因为那女子的神念是指引他去蒲云洲的,想来她应该就是个蒲云洲的大修士,而寻易在蒲云洲的根基是很深的。

    朗明留下的那张通往铁剑门的地图上是画有寻易和卢彦影像的,可那时他还太小,红石和晴儿怕他对别人乱讲出去,所以一直在意着不让他看到那张图,如果他当时能看到卢彦的影像,不知如今会不会对卢彦有点特别的感情。

    缘份是有定数的,当初寻易在红石谷和这位师兄交往的并不多,谈不上有多深的感情,不仅和黄樱、穆蕙二人没得比,甚至和五师姐、九师姐等人都比不上,这也是导致他不舍得拿出那颗疗伤的一个重要原因吧。

    “大名鼎鼎的寻易就出自蕴玉崖,师兄想必跟他很熟吧?”跟玄方派的人谈寻易那是再正常不过的了,不会引起任何的怀疑。

    “熟!很熟!”和穆蕙一样,一提到寻易,卢彦立即有了自豪之色。

    聊起寻易,玄方派的人总是有说不完的话,连那些没和寻易打过交道的其他各脉弟子都如此,何况是同出红石谷的卢彦呢,聊了一阵,没等坠儿把话头往太爷身上引,卢彦就自己开始说了,因为他和寻易之间可说的事并不多,倒是自己的这个弟子和寻易关系是颇近的。

    “我的这个弟子。”卢彦手指小渔村方向说,“叫朗明,他和寻易差不多同年,别看两人的资质一个在天上一个在地下,可红石谷年幼的弟子只两三个,所以他们俩特别亲近,当初我这弟子还乡,就是寻易亲自送他回来的,我这弟子虽难成器,但为人还是很仁义的,寻易有一段失了踪迹,这朗明始终忧心不止,一盼就是十多年,我们后来都觉得小师弟凶多吉少了,可他一直不肯放弃,那时他才聚气三四层的修为,自然是不能下山的,所以隔三岔五的就去求我的那几个师弟接着去找寻易,及至把大家都求的厌烦了,他不敢再开口了,就可怜巴巴的在大家的门口转悠,说实话我们挺感动的,但大家已经为找小师弟尽了全力了,实在是找不到啊。”

    坠儿想像着太爷当初的样子,心中不免发酸。

    “后来小师弟终于回来了,把他给高兴的呀,那欢喜劲就不用说了,两个人相聚了几天后,他就跟我提出要回家延续烟火了,他早就有此打算,只是为了等寻易的消息才一直这么耽搁着,寻易是重情重义之人,朗明如此惦念他,你说他能不对朗明好吗?只可惜过后不久寻易就出走蒲云洲了,而我这弟子寿数太短了,两个人自那日一别之后恐怕没再见过面。”卢彦说完替这二人惋惜的叹了口气,他不知道的是他的这个弟子回来后因与河妖结仇而发疯般硬生生把修为提升了一大块,以至阳寿有所延长,得以和寻易先后见过了两次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