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1436章 哀思难绝
    在被挑选来享受这次福缘的元婴初期修士中,绍绫所分到的位置是最好的,因为她是御婵的记名弟子,如今的绍绫已经可以心安理得的接受各种优待了,她不再是那个刚入紫霄宫时战战兢兢谨小慎微的卑微小女修了,在虚水的帮助下,她的修为已到了元婴初期的圆满境界。

    此刻的绍绫是很紧张的,她对二仙子的感情是很深的,所以这两个多月以来她一直在默默为二仙子祷告,希望二仙子能顺利跨入化羽大神通的行列。

    本来月虹是被安排在绍绫身边的,七仙君的这位义姐在紫霄宫也是享有殊荣的,可寻易的死令月虹至今仍心如死灰,对包括修炼在内的任何事情都提不起兴趣,所以她把这个绝佳的位置让给了绚雨的一个弟子,因为以前修习炼器的缘故,她和百花岛的一众弟子关系很好。

    她坐在了最外缘的一处地方,边上坐着此时内海里的唯一一位结丹修士——萍儿。

    让萍儿来分享这份福泽是炎冰亲自安排下的,萍儿如今已经是她的弟子了。因为在修炼上一直不怎么顺心如意,炎冰始终没收过弟子,萍儿也就成了她的大弟子,也是唯一的弟子。

    这次入选进入内海分享福泽的人员是经过精挑细选的,清秋、暖冬、炎冰三人负责把关,在这件事上连大仙君信德都插不上手,毕竟分享福泽是次要的,确保知夏顺利破境才是主要的。

    碰上这种千载难逢的机会,谁都想把自己心爱的弟子送进来,紫霄宫各脉中资质上佳的弟子用车载斗量来形容一点不夸张,但获准进入结丹期弟子只有萍儿一个人,因为结丹期弟子定力太低,万一惹出乱子就坏了。

    炎冰坚持把自己的结丹弟子安排进来,这必然是要惹来诸多非议的,连清秋和暖冬都是不同意的,她们能体谅炎冰的心情,但这毕竟是关系到知夏安危的大事,容不得丝毫大意。

    炎冰的回答是,“如果让师尊来安排,我相信师尊一定给她这个机会,我主要的不是让她享受福泽,而是让她亲眼见证师祖荣登化羽的这一刻,月虹姐原本是不想来的,我跟她说,一定要来,就当是替七仙君来看的。小师叔一直盼着师尊能破境化羽,他要是还活着,此刻不知有多高兴呢,可惜我们没办法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他了。”

    听她提到寻易,清秋和暖冬都默然了,作为具有元婴后期修为的大修士,她们俩都有“放下”的智慧,加之二人从头到尾也没和寻易相处过多少时间,所以这五十多年来她们俩都让自己尽量不去想这个小师弟,可现在被炎冰提起来了,小师弟那可爱的鲜活模样无可压抑的出现在她们心头,虽然相处时日无多,但与众不同的寻易是轻轻松松就能给人留下深刻印象的。

    回想着和小师弟相处的一幕幕情景,暖冬先受不住了,对炎冰告诫道:“以后不要在你师尊面前提他,也不要在我面前提。”说完她就转身离去了。

    清秋叹息了一声,垂着眼帘道:“萍儿的事就依你吧,不过要找可靠之人守护着她,免得出什么乱子。”说完,她抬起眼帘看着炎冰,语重心长的说:“听你四师叔的劝,别总是沉浸在对小师叔的哀痛中了,你如果不从哀痛中走出来,必然是要牵累你师尊的,她对你小师叔的感情是比你深的,你四师叔的告诫是对的,你应该能看的出来,你四师叔这么要求你,不是她无情,更不是她不怀念自己的那位小师弟,恰恰相反,你小师叔太讨人喜爱了,连我都不敢去多想他那灿烂的笑容,何况是你师尊和四师叔呢?有时刻意的淡忘是一种无奈之选,不然还能怎样呢?”

    炎冰眼圈发红道:“可我作不到,三师叔……,等师尊破境了,我去您那里修炼吧,在这里我没法让自己不去想小师叔。”

    清秋怜惜的点了点头道:“你这样子确实不适合住在紫霄宫了,不过还是等妖兽之乱平息了再说吧,毕竟这里更安全些,我和你四师叔说不准还要带弟子暂时迁回来住呢。”

    萍儿虽然不清楚自己这个名额背后的故事,但这是不用猜也能知道的,这都是明摆着的事了,这个结丹修士中独一份的名额没有给萍儿带来丝毫的欢喜,反而让她陷入到了深深的悲伤之中,她宁愿舍弃目前拥有的一切来换取七仙君的复活,甚至搭上自己的性命也可以,这样的祷告她作过很多次了,可老天显然并不愿跟她作这笔交易。

    在二仙子和师尊炎冰倾尽所能的帮助下,资质不算上佳的萍儿已然到了结丹中期,这是一个令她娘不敢想的高度,萍儿的娘已经显出老态了,她的资质太差了,再好的丹药也难以帮她在修为上更进一步了。

    长大的萍儿出落成了一个俊美的仙子,比她娘亲当年还美,近些年萍儿一直在向娘追问那个对娘始乱终弃的混账是谁,仅管他给了自己生命,但萍儿不会认这个混账作父亲的,她如今长大了,身后又有紫霄宫作靠山,所以她一定要替娘报这个仇。

    萍儿的娘始终不肯说出那人的姓名,反而一再告诫萍儿,她们母女能有今日不容易,一定要珍惜,不要横生事端。在萍儿追问的紧时,她数次哭着求萍儿不要再计较过往的仇恨了,这让萍儿颇感无奈,她能理解娘的苦心,可她的苦楚该寄托于何处呢?娘辛辛苦苦把她拉扯大,她如今有能力替娘一雪前耻了,可娘却不给她这个机会,娘的这份疼爱令她甚感苦闷。

    这件事她不愿向师尊和师祖求助,实际上她从不曾向师尊和师祖请求过什么,仅管师尊和师祖对她的关爱远超其他人,但她们对自己的关爱其实是在寄托对七仙君的哀思,萍儿懂这个道理,所以她就更不能提什么要求了,这是她对七仙君的尊重,她不能给七仙君抹一丁点的黑。

    炎冰等人还能用替寻易作点什么来寄托哀思,可萍儿想念七仙君时只能偷偷在心里哭泣了,她什么都做不了,而且为了让娘和师尊,师祖安心,她甚至都不能把这种哀思表现出来,在艰苦环境中长大的萍儿异常的懂事,懂事得令人心酸,在这方面她和寻易是有几分相像的。

    以前萍儿从不觉得自己可怜,但七仙君死后她知道了可怜的滋味,她的情窦因七仙君而开,虽然明知配不上七仙君,也不敢有那种想法,但她还是把自己的那一颗心暗许给了七仙君,她没有什么奢求,只要七仙君能偶尔来看她一次她就心满意足了,最大的期盼就是等以后修为提升了,有机会进紫霄宫在七仙君身边服侍。

    七仙君的死带走了她的心,也带走了她对美好生活的全部愿景,萍儿的世界在七仙君死讯传来的那一刻就坍塌了,可以说这些年是浑浑噩噩过来的,所以她如今和月虹最为亲近,也只有在月虹那里她可以痛痛快快的哭一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