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1447章 气度超凡的仙子
    坠儿在地下不断改变着行进方向,时不时的冒上去暴露一下位置,不过对方已经隐了身形,他窜上去好几次也没能用神识查探到对方的踪影。

    玩这种游戏无疑是极其危险的,可要想把对方引开就只有这一个办法可用,这个游戏越到后面越危险,因为他虽是曲折而行的,但大的方向是固定的,对方在看清这一点后,想要抓他就容易多了。

    坠儿除了不断增大左右摇摆的幅度以迷惑对方外也没别的办法可想,不过他是有两手准备的,如果被追到了,他还有小猴和毒丸可以用,但不到万不得已他舍不得动用这两件宝物,毒丸只有一颗,用了就没了,对小猴他更是珍惜万分,他跟小猴子已经很有感情了,虽然见识过了小猴子发威的样子,可那不足以改变小猴子在他心中的可爱瘦小模样。

    实在不行的话,那就先用掉毒丸吧,如果毒丸奈何不了对方再用小猴。这就是坠儿的计划,而这个计划很快就被迫用上了。

    当坠儿再次上行到距地面百丈左右时,他没有继续往上走,而是犹犹豫豫的开始下行,不是他察觉到了危险,而是游戏到后边就得这么玩了,百丈距离是他保命的极限了。

    这个清醒的认识让坠儿躲过了一劫,这次对方刚好处在不远处,而且已经发觉他上来了,只等着他再往上来一点就能发起突然袭击了,眼见坠儿开始往下走了,他只得抓紧出手了。

    对方一破开土层就瞒不了坠儿了,尽管如此修为上的巨大差距还是令这百丈的土层显得太薄弱了,坠儿反应过来时已经到了生死一线的程度,这也就顾不上舍得不舍得了,他一边向下急潜一边就向后打出了那颗毒丸。

    在用着土遁之术时打出毒丸这可是个极有难度的活儿,而且毒丸在土中必定的打不远的,准头就更谈不上了,坠儿根本无暇再用神识锁定对方了,毒丸是在他身后十来丈处爆开的,虽爆开的范围大幅缩小了,但坠儿还是受到了波及,值得庆幸的是只是散开的毒性令他感到了一点眩晕,红色药粉没有触及到他的身上,否则他或许都会因为无法掌控土遁之术而命丧土中。

    在轻微的眩晕中,坠儿用神识观察到追下来的那人急退而回,他钻出的那条洞穴的端部距被毒丸染红的那片土壤还有二十多丈的距离呢,显然这颗毒丸是白白浪费了,这令坠儿心疼得都想哭了。

    潜下三四百丈后,坠儿放缓了速度发起愁来,这颗毒丸必将令对方戒心大增,也许都不会再追他了,这才把其引出来一千多里路,这妖兽若只是路过此间那还好说,若是个打头阵的前哨,那继续搜查之下肯定会发现吕罡和舒颜的。

    要想缠住对方,就只能再冒险点了,坠儿攥了一颗蓝色的丹丸再次向上潜去。

    刚潜到距地面百丈以内,地面就传来了震动,已成惊弓之鸟的坠儿掉头就往下钻,潜下百十丈后才想到不太对劲,因为那震动不像是破开土层产生的,而且那震动不是发生在头顶的。

    莫非是有人在跟这妖兽打斗?不会是吕罡吧?想到吕罡,坠儿急急向上窜去,吕罡这小子可是什么事都做得出来的,不管是不是吕罡他都得上去看一眼,如果真是有人在跟妖兽动手,他得上去帮个忙!

    在距地面三十来丈时,坠儿猛地散出了神识,作好了看一眼就跑的准备,在这么深的土层内他的神识可以探查到五十里范围内的情况,如果看不到打斗场面那就先保命要紧。

    坠儿把神识散出去后就是一阵眩晕,因为他看到了天空中有一片流动的异彩,那异彩似有夺人心魂的法力,幸亏距那片异彩足有数千丈远,坠儿在意识到不好后才得以收回了神识。

    好像真是有人在和妖兽拼斗!因为那片异彩一上来就吸引了他的神识,所以除了那片异彩他什么都没看到,这异彩到底是谁弄出来的呀?要是妖兽弄出来的,自己上去就是送死,要是新来之人弄出来的,那人家这么大本事或许根本不需要自己帮忙。

    那片异彩的威力真是把坠儿吓着了,这么一犹豫间,一道神念就传了下来。

    “上来吧,我已经把它除掉了。”

    这是一个女子的神念,坠儿当即就从土中窜了出去,恰好看到一位仙子收起一条九彩丝带,然后飘然飞了过来。

    “我……我是打算上来帮忙的,可……可……”坠儿望着那位仙子结结巴巴的说,这一方面是为刚才的犹豫而感到羞愧,另一方面则是因为这仙子看起来太不寻常了。

    但凭这位仙子的美貌就足够让坠儿结巴了,更要命的是这位仙子的气度是令坠儿不敢直视的,那不含威压,只是气度。说起来坠儿在折方面是颇有些见识的了,无论是画影还是沈清,论容貌,论气度都是不凡的,可这位仙子的气度还是把坠儿给压得自感形秽了。

    “不必为此愧疚,你这土遁之术倒是挺高明。”那位仙子颇感兴趣的打量着坠儿,仅管是颇感兴趣,但她的眼睛依然是半开半合的,俏脸上没有太多的表情,她的位置明显高于坠儿一截,这种俯视姿态似乎是出于自然,而且坠儿觉得也里该如此。

    “嘿嘿。”坠儿傻笑了一下,还没想好接下来该说些什么呢,却见人家转头就要走了,他不禁失声呼唤了一下,“哎!”

    那仙子微侧了头,等他开口,身子却仍缓缓向前飘行着。

    坠儿忙追上去,赔着笑脸道:“多谢仙驾的救命之恩,在下是乾虚宫弟子……朗星,请教仙驾大名,来日若有机会也好报答大恩。”他报出乾虚宫弟子的身份是有抬高一下自己身价的意思的,忍了一下才没报出灵星的道号。

    “乾虚宫的弟子?”那女子停住身形,又把头向后侧了侧,用眼角扫着坠儿问道:“那你可知南靖洲与水晴洲妖兽的战势如何?”

    “呃……”坠儿望着那女子美轮美奂的侧脸不停的眨起眼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