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1454章 我现在不想
    这就够了,这就足够了!

    “远方好像有异动,呆在这里我去查看一下。”司迦说完身形一闪就消失了。

    坠儿被这突来的状况惊的心头一紧,司迦走得太急了,他都不知道人家是往哪边去的,想跟上去帮忙都作不到,只得一手攥了颗迷醉丹丸,一手握了张灵蛇符箓,同时时刻准备着唤出小猴。

    司迦飞出了寻易的神识探查范围后就落下去扶着一株大树哭了起来,远方哪有什么异动啊,那是骗坠儿的,确认了这小修士就是寻易的转世之身,澎湃的心潮让她无法作到面不改色,而且她需要用泪水宣泄一下那汹涌的情感,再迟片刻,那泪水就会当着坠儿的面涌出来了。

    哭了好一阵后,她背转身无力的靠在大树上,用神识看着那个神戒备的小修士,看着看着泪水又汹涌的淌了下来,刚才百感交集的心情此刻又被哀伤的阴云笼罩了,那是令她感到无助与绝望的哀伤。

    寻易转世了,在她看来就像是枯树长出了新芽,令她怎么看都觉得不舒服,她并不讨厌坠儿,可新生令死亡不再隽永,新枝会破坏那棵树原有的样子,曾经拂动她心弦的那些枝条都已经枯干了,而新生的枝条已经开始在遮掩它们了。

    司迦当然是希望寻易转世重生的,也衷心希望寻易能一世比一世好,刚才流的泪水大部分都是缘于喜悦,她太替寻易高兴了,可现在她要为自己而难过了,转世轮回不是起死回生,她现在深切的认识到了转世轮回并没有她想的那么美好,有些东西失去了就是彻底失去了。

    神情越来越紧张不安的坠儿令司迦连多为自己难过一阵的时机都没有,她只能强行压下内心的哀伤,收拾了情怀飞了回去。

    “发现什么情况了吗?”坠儿见司迦终于回来了,悬着的心落下去了一半。

    “没发现什么。”司迦尽量作出轻松的样子,但坐下后就又看起来夜空,她实在没心情开口说话了。

    坠儿能看出她有心事,可既然不是与危险有关的他也就不方便多问了,而且他也没什么心情说话,所以在司迦仰望夜空时,他也坐回来先前的地方,望着家乡的方向,两个人各自默默的舔舐着自己内心的伤口。

    过了一阵,司迦默不作声的离开了,坠儿见她连声招呼都不打就走了,不禁又紧张起来,再次拿出丹丸和符箓做好迎敌的准备。

    司迦这次确实是有所发现,她看到一男一女两个小修士鬼鬼祟祟而来,料想这二人应该就是坠儿提到的那两个同门,她现在不想有人打扰,所以迎上去干净利索的把二人给封印了,然后就把二人给丢进了乱草丛中。

    一去一回不过片刻工夫,她回来时坠儿刚做好准备。

    “怎么了?”坠儿疑惑的问。

    “去跟的两个同门打了声招呼。”司迦平静的答。

    坠儿拍了下脑袋,懊恼道:“哎呀!我光顾着难过了,把他们俩给忘了!”

    “不用担心他们了。”司迦含糊其辞的说。

    “这么快就找到他们了?看来我们这些小修士在们面前藏藏躲躲毫无半点用处。”

    司迦暗自偷笑,淡然道:“躲修为相差太多的人必然是无用的,但该躲藏还是要躲藏的,对们威胁最大的是那些修为不高不低无望再有提升的恶徒,谨慎些总是没错的。”

    “嗯。”坠儿应了一声,然后望着司迦的双眼问道:“他们两个这么容易就相信了?算起来这也就两三句话的工夫啊?”

    “我没兴致跟他们多废话,不也是刚见面就很信任我吗?”

    “嘿嘿,这倒也是。”坠儿嘴上虽这么说,但心里却觉得肯定不会像她说的这么简单,可他相信这位圣女不会伤害吕罡和舒颜,既然二人没什么危险,他此刻也就没心思过多照顾这两个伙伴了。

    司迦用诚恳的目光望着他道:“父母已然过世了,的牵挂又少了一层,还是先跟我去元裔州吧。”

    坠儿苦下脸道:“这的这份好意我真的不能尊从,我必须得打听清楚沈清的状况,我的手段也向展示过一点了,要真想帮我就劳请去天律盟帮我打听一下消息吧。”

    司迦默默的看了他一会,然后平静而果断的说:“把善义旗拿出来,现在就用它联系一下沈清。”

    坠儿取出善义旗,犹豫不决道:“她一直不联系我肯定是有不得已的原因的,我真怕会给她添乱。”

    司迦眼中现出睿智的光辉,从容的说:“她八年多都没联系,肯定是早就遇到麻烦了,还有什么可怕的?”

    坠儿垂头看着手里的善义旗,脸色很是难看。

    司迦用轻柔的语气道:“我确信这不会给她带去什么麻烦,不管她现在是个什么样子,都只能接受了,弄清楚了咱们好作下一步的决定。”

    坠儿的胸膛开始有了起伏,过了一会他把善义旗收了起来,用含泪的眼睛看着司迦道:“我现在不想。”

    司迦轻轻的点了点头,柔声道:“是我太心急了,考虑欠周,没关系,我等,多等些时日也无妨。”坠儿这凄惨的样子令她心中很是不忍,让一个刚没了爹娘的孩子再去承受失去好友的痛苦这确实是她欠考虑了。

    “沈清肯定不会有事的,她至少有两件灵宝呢,还有灵兽吞天。”坠儿的眼中含泪欲滴,他必须得给自己打打气,如果也沈清不在了,那他的天就真的塌了。

    司迦点头表示赞同,帮他分析道:“也许是此间距清缘派太远,已经超出善义旗的传送范围了吧,亦或是沈清不在清缘派,去了更远的地方。”

    “嗯!都有可能!”坠儿用力点头,其实这条他都想到过,只是可能性太小了,跟自欺欺人差不多,但现在他只能往好的方面想,即便是自欺欺人他也得欺骗自己一会,他实在是无法再承受更多的悲痛了。

    司迦提议道:“我教一种法咒吧,就当是分分心,哀悼双亲也不能让自己在悲痛中沉的太深,好吗?这是舒缓心神的法咒,很容易学。”

    坠儿不能一再拒绝人家的好意,只得愁眉苦脸道:“好吧,可我现在一点精神都提不起来,别骂我笨。”

    司迦微微一笑,随即就轻声慢语表现得极有耐心的给他讲了起来。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