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1455章 它认识你吗?
    在这种时候,坠儿哪有什么闲心学法咒啊,可元裔族的法咒确有神奇之处,坠儿只跟着念了两句心里就升起了平和的感觉。

    一段不太长的“平波咒”学完,天色已然放亮,而坠儿此时的心情也彻底安宁了下来,失去父母的悲痛之情还在,但心境的平复令他真像自己以前认为的那样能平静的接受这个事实了,毕竟他为此作了几十年的准备,这阵激荡的情绪被压下去后,他冷静下来了。

    “我感觉轻松多了。”坠儿望着升起的朝阳,脸上无喜无悲,即而又望向家乡的那边,“可以无所顾虑的依心而为了。”

    听到“依心而为”四个字,司迦的心头顿时升起了不祥的预感,对于他能知道这四个字司迦一点不觉得奇怪,沈清、无魂等人都有可能会把寻易所秉承的这个观念传授给他,“依心而为”也没什么不对的地方,可寻易就是死在这上面的,司迦真怕他会重蹈覆辙。

    坠儿取出了那面善义旗,深吸口气后望着司迦道:“我觉得现在该作这件事了。”

    “等一下。”司迦面容严肃的拦住坠儿,郑重的劝告道:“她这么久没联系多是半凶多吉少了,这我想心里也是清楚的,如果她已然殒命那就没什么可说的了,跟我去元裔州,如果她是处于危难之中,那由我来解决,在这里等我,我保证会竭尽力去帮她,如何?”

    坠儿不以为然的摇头道:“没有这个道理,肯帮忙我自然是求之不得的,是我最大的指望,但我已经没什么牵挂了,当然要同去,我又不是一点忙帮不上。”

    “那就自己去救她吧。”司迦一脸漠然之色的看向远方。

    坠儿无奈的恳求道:“我真的能帮上忙,这知道,而且我会土遁之术,可以保护自己的。”

    司迦当没听见,神态悠然的欣赏着天边一片被朝霞染红的流云。

    “那咱们一会再慢慢商量。”坠儿说完就催动了善义旗。

    “!”司迦没想到这看起来老实巴交的小修士竟这么有蔫主意,她是来得及阻拦的,可想想又觉没什么用,遂没有出手。

    “给我回个话。”坠儿只传入短短的这么一道神念,这是他早就考虑好的,不管沈清那边是什么情况,他都得把这种搅扰降到最低。

    传完神念后,坠儿紧张的盯着善义旗眼睛都不眨一下。

    司迦微微簇着眉陪在一边静静的等待着,过了一会她开口轻轻道:“既然没有立即回复,想来一时半刻就不会有回复了,咱们商量一下吧。”

    “再等等。”坠儿目不转睛的盯着善义旗说。

    司迦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在她看了,坠儿恐怕这辈子也别想等不到沈清的回复了,可就在她刚把目光移向远方时,善义旗竟然有了反应!

    “她怎么样?”

    坠儿的胸膛剧烈起伏着,把一幅星相图展示在面前。

    “这是她所在的位置?”司迦盯着那幅星相图露出诧异之色,图中所示的地方距此不足百万里,沈清如果就在那的话事情就简单了。

    “快去!”坠儿指着图中所示的位置用焦急的目光看着司迦。

    司迦身形一晃就消失了,不过不是去找沈清而是先去把舒颜和吕罡给放了,给二人传了道解释的神念并把那幅星相图传给了二人,然后折回来带上坠儿朝沈清所在的位置而去,在找沈清这件事上她可没坠儿那么着急,她有足够的镇定与从容把事情都处理好,相距这么近,带上坠儿也多耽搁不了什么工夫,她才不会把坠儿留在险地呢。

    “快!快点!”坠儿压根顾不上计较司迦的去而复返,两眼直盯着前方,只求她能飞得更快点。

    百万里路程片刻即至,那是一片河网纵横的荒蛮泽国,司迦在很远处就用神识发现了沈清,沈清的惨样令她有些心惊,她就在一条大河的岸边,从远处看那里仿佛是一块被藤萝草木遮掩了的树桩或大石头,不用神识根本看不到里面是个人,而混杂在葱郁藤草间的枯藤败叶显示出沈清在此间已滞留多年了。

    “小心。”司迦在距沈清万丈处停了下来,指着沈清附近的四具尸骸对坠儿发出了警告。

    坠儿看到沈清了,也看到了那四具同样被藤草掩盖着的尸骸,四具尸骸有一具是修士的,一具是妖兽的,另外两具是没有道行的野兽的,这从骨质上就能轻易辨认出来。

    “沈清,沈清!是我!坠儿!”坠儿一边传神念一边喊,奋力挣扎着想摆脱司迦的控制,沈清的样子令他心如刀绞。

    司迦不得已的封住了坠儿的气府,观察着那几具尸骸道:“那条蟒蛇死去不足半年,那个人看样子死去时日也不会超过两年,这不像是沈清所为,她要有这能力早就可以离开这里了。”

    “沈清!放我过去!沈清!沈清!”坠儿还在挣扎大喊,没打理司迦。

    “听到我说的了吗!”司迦不悦的带着他又外后退了退。

    “啊?”坠儿意识到挣扎没用后,不得不屈服了,他听到司迦的话了,就是没往心里去。

    司迦眯起眼指着沈清那边道:“那只白色的小蛙是说的吞天吗?”

    坠儿连连点头道:“对对对对!这些肯定是吞天杀死的,它在保护沈清,我认识它。”

    “它认识吗?”司迦面色严峻的问。

    “认识!我还摸过它呢。”坠儿信誓旦旦的说,他恨不得立刻把问丹子给的那颗救命丹药塞进沈清嘴里,所以必须得尽快让司迦相信吞天不会伤害他。

    司迦皱眉道:“现在沈清性命垂危,这灵兽未必还会认。”

    “一定会认的,我跟它很熟,快放我过去吧,我这颗丹药很灵验,得快点给她服下。”坠儿举着那颗丹药哀求。

    司迦劈手夺去了那颗丹药,沉着脸道:“这么激动,容易让吞天误解,这东西没有那么高的灵智。”

    “好好好。”坠儿忙深吸了两口气让自己平静下来,然后伸手道:“把丹药给我吧,我慢点过去。”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