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1459章 又不知好歹了是吧!
    司迦转过身,饶有兴致的看着他问:“那你想怎么劝她?”

    坠儿挠头了,想了半天才道:“也没有什么特别好的办法,只能见机行事了,要想说服她,只能是讲出令她信服的道理来,那就是一场论道了,我们俩每次都是这样,谁说的有道理就听谁的,可我没有必赢的把握,如果论不过她,那就只能靠你强行把她带走了。”

    “你应该不会反被她说服吧?”司迦觉得很有必要对此作出预防。

    “肯定不会呀!我哪能那么糊涂呢。”坠儿觉得司迦这简直是把自己当孩子了,太伤自尊了。

    “那就好,我给你出个主意吧。”司迦嘴角露出一丝狡黠的笑意。

    “什么主意?”坠儿兴奋的问。

    “哭。”

    “哭?”坠儿难以相信这就是一个圣女所想出来的主意。

    司迦一本正经的点头道:“对,如果说服不了她你就哭,就当是诀别的那种哭,实际上放她走也差不多就是诀别了,哭得越令她难受越好,别的什么都不用说,只说舍不得让她去。”

    坠儿咬着嘴唇思量了起来,一厢情愿的扯人后腿这不是他的行事风格。

    司迦鼓动道:“这一招肯定有用,不管怎么样你也得先让她把修为恢复了再说吧?用点手段也是无可厚非的。”

    坠儿满眼思考之色的缓缓摇了摇头。

    司迦心中起火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坠儿面露难色道:“我觉得……用这种手段把她留下来不太好,心情会影响心境的,她要是勉强留下来,未必就能很好的恢复。”

    司迦没好气道:“那你就让她去送死吧,那样就不用恢复了。”

    坠儿赔着小心道:“你别生气,我当然不是这个意思,还是得想办法让她先恢复的。”

    司迦望着他道:“你只要能哭得让她留下来,她保准不会因心情不好而影响心境,这一点我可以向你担保。”

    “那……那要是实在不行的话,我就用这招试试吧。”

    “还有,让她去元裔州,我问过她了,前边的战事很不乐观,留在南靖洲不安全。”这才是司迦的最终目的,只有让沈清去元裔州养伤,才能确保坠儿会跟着去。

    “嗯。”坠儿心事重重的点了点头。

    司迦露出和善的笑容道:“她叫你坠儿,我以后也叫你坠儿吧。”

    坠儿有点难为情道:“那是我的乳名,她和我相识的时候我才十来岁,叫也就叫了,如今都这么大了,我想让大家都叫我朗星。”

    司迦一本正经道:“好,坠儿,跟我说说你这些年的经历吧。”

    坠儿郁闷的呼了口气,垂眼看着身前的青草道:“自小生活在小渔村,然后入乾虚宫,因妖兽入侵回家避难,就这些了。”

    司迦忍着笑道:“坠儿,你在小渔村长到多大呀?还有,坠儿,你是怎么进的乾虚宫呀,对了,还有,坠儿坠儿,你跟我说说乾虚宫的景况吧。”

    坠儿被她给气乐了,表情古怪的看着她道:“你是圣女,哪有这样的呀?”

    司迦掩口而笑道:“我不是圣女了,而且我们已经是朋友了呀,就算我还是圣女,也不能跟朋友摆圣女的架子呀。”

    坠儿咧着嘴道:“可……可多少也得有点圣女的样子吧?你这都跟舒颜似的了,要是一开始你就这样,我肯定不信你是圣女。”

    “那你是希望我这个样子吗?”司迦恢复了先前的淡漠模样。

    坠儿立时就不敢随意动了,连摆手都不敢摆,只是微微的摇了下头,嗫喏道:“不,不是……”

    司迦收起那份淡漠,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道:“不知好歹,真是个贱骨头,就不该给你好脸色。”

    坠儿这回不敢再有那么多闲事了,小心的赔着笑脸道:“嘿嘿,那你还是这样就好了,愿意喊坠儿那就先这么喊着吧,等我再大些,你们自然就该喊我朗星了。”

    “说,怎么进的乾虚宫。”司迦以吩咐的语气问,摆着似是而非的圣女姿态。

    “这哪像是朋友啊。”坠儿不满的小声嘟囔。

    司迦笑吟吟的揪住他的耳朵道:“给你好脸你不要,那就不能怪我了,快给我如实的说!”

    既然确定坠儿就是寻易的转世之身了,那司迦的这种亲昵举动就是自然流露出的了,而且这已经是加以控制的了,但她不想控制得太多,她想尽快和坠儿亲近起来,因为来自于沈清那边的压力让她感到很不安,沈清说的够清楚了,在劝坠儿去元裔州这件事上她不会帮什么忙的,人家是倾向于让坠儿依心而为,能不能带走坠儿就只能全靠自己了。

    沈清下手比她早得多,让坠儿在她们俩之间作选择,自己肯定是必输无疑的,眼下只能倾尽全力搏一搏了,可这对坠儿来说就难免要觉得有点突兀了,不过坠儿也没想太多,毕竟这位圣女年纪不算大,卸下圣女的威仪,显露出本真的灵动刁蛮也不足为奇。

    司迦的本性就是爱说爱笑的,可自被选作圣女后就不得不把这份本性压制下去了,遇到寻易时环境一直是凶险恶劣的,她的这份本性也没能释放出来多少,而如今她不必刻意压制了,但心境的变化令她的这份本性也快消失殆尽了,是找到寻易转世之身的喜悦又激发得她有心情嬉笑了。

    坠儿通过和舒颜、画影、沈清的相处,在应付女孩子方面是积累了些经验的,在司迦的有意为之下,两个人很快就变得亲近起来,不过任凭司迦怎么挖空心思的哄骗,该隐瞒的事他是一件也没吐露,能说的倒是都老老实实的说了。

    司迦当然清楚他对自己有所隐瞒,但这肯定是不能操之过急的,见再也问不出什么了,就笑着道:“我再传你一门法咒吧,沈清这次闭关怎么也得需要一个月左右,咱们就用这个打发时间吧。”她现在恨不得能把满身本事全传给坠儿。

    “嗯……”坠儿不但没表现出欢喜,反而看起来还有点不太情愿。

    司迦挑起秀眉道:“又不知好歹了是吧!”

    坠儿忙摆手道:“不是不是,我就是觉得……有点学不过来了,我还有好几门法术没来得及参悟呢。”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