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1463章 我不想哭
    沈清收起了戏弄的表情,静静的看着坠儿,没有去哄他,更没有要表达歉意的意思。

    坠儿缓缓的把头扭回来,脸上还带着忿忿不平之色。

    沈清不急不徐道:“想让我给你出主意是吧?好,我给你出两个主意,最爽快,最有效的一个是你直接回绝她的好意,板起脸来告诉她,你铁了心要跟我走,让她别再管你的事了,她是心高气傲的圣女,听你这么说她自然就不会再管你了。”

    坠儿为难道:“这太不好了,人家是一番好意,我哪能这么伤人家的心啊?”

    沈清淡淡一笑,“可这是摆脱她的最好办法,好心未必就能办出好事来。”

    坠儿想了想依然摇头道:“我知道你说的有道理,可让我作这种事太难为我了,我作不来,第二个办法是什么?”

    “哭,这你肯定能作得来,因为眼下的事本就让你为难的想哭了,只要哭出来就行了。”

    “啊?怎么你也让我哭啊?你们俩难道非要把我挤兑到大哭一场才肯罢休吗?”

    沈清眼中闪出一丝了然的笑意,不急不徐道:“道理很简单,哭是对付疼爱你之人的最有效手段,越是在乎你的人越是见不得你哭,我看得出来,这圣女很喜欢你,她什么都明白,所以你什么都不用说,只对着她哭就行了。”

    坠儿看向身边的一棵小草,一下一下的眨着眼睛半晌无言。

    沈清收起护体神光,接着又把眼睛闭了起来,寻易和司迦的交往她所知并不多,因为那些事多大是无从探询的,所以她觉得还是让坠儿自己去应对这段夙缘的好,司迦比不得那根“骨头”,想来不会出什么乱子。

    司迦看到坠儿低头耷拉脑的过来就知道自己的如意算盘没能打响,不过她保持了平静,就那么不动声色的看着坠儿。

    坠儿歉然的看了司迦一眼就又把头低了下去,用低低的声音道:“她有本事尽快恢复过来,所以……之前准备的那些说辞都白废了。”

    “她这么一说你就信?”司迦淡淡的问。

    “我知道她有这本事,只是先前……没往这方面想,总之她没骗我。”

    “看来最后还是你被她说服了,对吧?”

    坠儿抬起头,用真诚的目光看着她道:“我一直想竭尽全力帮助家人,可如今却明白了那不一定是好事,有可能会给他们带来天道的惩戒,你明白我说的意思吗?”

    “你是说我也不该过多的帮你。”司迦这么聪明的人当然是一点就透的。

    坠儿咽了下口水,努力表白道:“我很感激你的帮助,真的,可我更急于去弄清天道,而且沈清需要我帮她,我不是给自己脸上贴金,我们两个对天道的认知是有别于众人的,我虽只是个小修士……”

    司迦扬手止住了他,平静的看着他道:“通过这一个多月的相处,我已经知道你有非凡的智慧了,我相信沈清需要你帮忙。”

    “真的?”坠儿没想到她这么容易就相信这一点了。

    司迦沉默了一会才道:“可我也需要你帮忙,帮我参悟天道。”

    “你……这……”坠儿以为她这是故意刁难自己,可却见司迦一脸正色,不像是说假话的样子,这让他不敢继续说下去了。

    司迦郑重其事的对他点了下头,进一步道:“我说的是真心话,智慧与修为无关,你是有慧根的人,这一点我和沈清都看得出来,所以我是真的需要你帮忙。”

    受到圣女如此之高的评价,坠儿既感兴奋又感为难,一脸复杂表情道:“不管你们是不是故意抬举我,可我又没有分身术,这太让我为难了。”

    司迦把目光投向远方,她知道自己在这场争夺战中已经没有赢的机会了,索性就让这小子多为自己歉疚一阵吧,这一种无法向人诉说的微妙心态。

    坠儿是真为难坏了,沈清不去元裔州,他又不能让司迦跟着去赴那场危险之旅,没有两全其美的办法来解决眼前的难题。

    “要不……要不我劝沈清多停留些日子,我帮你……,可我有你们说的那么重要吗?我觉得你们都比我有智慧,我有的只是些不着边际的胡思乱想罢了,我知道你对我好,想带我去元裔州,可把我捧这么高,我以后就该找不着北了,这会害了我的。”

    “我没有丝毫的言过其实,你极其重要,但我要带你走并非是出于功利之心,在发现你有大智慧前我就想带你去元裔州了,那时我只是觉得你是可造之才,毁于妖兽之手太可惜了,这没错吧?”司迦必须得把这一点说明白,免得这小子误会。

    “这不用说,我心里是有数的。”坠儿用力的连连点头。

    司迦又把目光投向了远方,摆出让他看着办的姿态。

    “我真想不出什么好办法了。”坠儿不想用哭的手段来对付沈清或司迦,可这时他真忍不住泪水了,经过一个多月的相处,他对司迦的感情已经挺深的了,人家对自己那么好,而自己却一再违背人家的心意,这让他太难受了。

    见到坠儿眼中有了泪光,司迦心满意足了,她知道,那是寻易的眼泪,这就够了,当下争不过沈清是在情理之中的,而且和沈清相争不是她的目的,她想要知道的是自己在寻易的心中到底有没有位置,现在她得到答案了。

    “好了,堂堂男儿哭个什么劲啊?我不难为你就是了。”

    坠儿万分难过的说:“我不想哭,可我真没办法呀,你把我说的越重要我就越觉得对不起你,可我也不能丢下沈清啊,她照顾我这么多年了。”

    司迦温言道:“那你就先跟她去吧,不过等回来了你可得到元裔州来找我,而且现在你要拖住沈清,等我把法咒传授完了你们再走。”

    “这……”坠儿点了点头,咬紧了嘴唇才没让眼泪掉下来。

    “别哭起来没完没了的了,若是把那点智慧都变成眼泪流光了,你就真是个只会傻笑的傻小子了。”司迦笑着替他把那两汪泪水抹掉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