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1467章 心灵暴击
    “走吧。”

    司迦轻声说了一句后就带着坠儿踏上了归程,坠儿不甘心的扭着头继续寻找着,飞出好远才死了心,这时他方留意到司迦情绪很是低落,这样的神情他在沈清脸上看到过不止一次了,不问也知道司迦这是触景生情在怀念寻易呢。

    “玄方派那边情况如何?做好防御妖兽的准备了吗?”他顾不得再为灵云的事惋惜了,没话找话的想帮司迦分散一下心情。

    司迦心不在焉的答道:“那里只剩几个人了,我问了一下,大部分人都出去寻找他们的代掌门了,其余的或去前方帮着抵御妖兽了,或被天律盟安排到别处避难去了。”

    坠儿作出很明白的样子,给司迦解释道:“他们有一种叫固灵丹的丹方,是妖兽觊觎已久的东西,天律盟肯定会对他们加以保护的,我听说过,炼固灵丹需要一个独特的丹炉,想来那丹炉必定也被带走了。

    “哦。”司迦随口应了一声,显然对这些毫无兴趣。

    “卢彦和穆蕙还在那里吗?”坠儿把二人的模样展示给司迦。

    司迦指了指卢彦的影像道:“他还在。”

    坠儿心里有些难过道:“他的阳寿将尽,肯定是打算与玄方派共存亡了,我没有办法可以帮他了。”

    司迦眼望前方道:“对于一个求死之人来讲,死是一种解脱,没必要为他们感到难过。”

    坠儿小声道:“寻易不也是因求死而死的吗?”

    司迦看向他道:“我不是在为寻易难过,我是在为自己难过,像寻易那样的人,失去了就再难找到像他那么好的了,怨只能怨我的福气太薄了。”

    坠儿心里颇不是滋味的把目光转向了别处,这种打击在沈清那边他已经受过不少了,好不容易扛过来了,现在又换成司迦对他抡锤猛砸了。

    司迦意识到自己在哀伤之际有点失言了,想安抚坠儿两句可又实在没有那份心情,两人就这样陷入了沉默中,过了好一阵,她才缓缓开口道:“寻易对我有再造之恩,那远非救命之恩可比。”

    坠儿此时也缓过点劲来了,毕竟有丰富的经验嘛,他笑着道:“我懂,在这方面和沈清是很相像的。”

    司迦强作笑颜的以玩笑口吻道:“继寻易之后,是第二个让我愿意抱希望之人,我今生能不能悟透天道可就要指望了。”

    “放心好了,包在我身上了。”坠儿顺竿爬的露出一脸傻笑,司迦这话可以理解成是有隐约双关意味的,这比在沈清那边受到的待遇好多了,坠儿已经很满意了。以心灵受到一次暴击为代价,坠儿也算是成功的帮司迦消解些哀伤。

    又飞出一段后,心情有所舒缓的司迦眼波忽然动了动,对坠儿暗传神念道:“收敛住神识,听我说完,不要有任何的轻举妄动,我刚才琢磨了一下,那灵云怎么看都像是和有缘的,说不定它又回到身上了,可千万别用神识查找,有我在边上,一旦受到惊扰它必然会立即逃开,我把放下,等我走远了再找找看,动作一定要轻柔一点。”

    坠儿听完不由心头涌起狂喜,当即就使劲的对司迦摆起了手,催其快点离开,他已经压制不住用神识查探的冲动了。

    “这只是我的一个猜测,别抱太大希望,其实最稳妥的办法是先学会玉简中所记载的那种克制灵云的手段再查找它……”

    坠儿迫不及待的连连摇头道:“我不想那么对待它,别管了,快去快去!”

    “别太激动,这个样子,它即便真在身上也会被吓跑的,再跑了可能就不会回来了,知道吗!”司迦传完这道神念用清澈的明眸严肃的盯着他。

    坠儿缓缓的深吸了口气,然后微微对她点了下头。

    司迦离去后,坠儿落下去盘膝坐在了草地上,努力让心境平复下来后才驱动神识柔缓的对自己从头到脚的查探了起来,当搜查到后背处时,他的心猛然一跳,紧接着就看到那朵可爱至极的小祥云出现在了眼前十多丈远的地方。

    “真的在跟着我!”坠儿激动得身子都不由微微发抖了。

    小云朵舒缓的来回飘荡着,既不向前也不退后。

    坠儿情不自禁的站起来想靠近一点,可他往前走一步,小云朵就向后退两步,“别走!别走!我不过去就是了!”坠儿忙退了回去又坐在了草地上,小云朵紧跟着也缓缓的飘了回来,

    “嘿嘿……,嘿嘿……”坠儿又是兴奋又是开心的傻笑起来。

    “愿意和我作朋友对不对?咱们是有缘份的对不对?”传完这道神念后,坠儿就依照逍遥仙君传授给他的训教灵兽的方法用神念安抚起小云朵来。

    小云朵对他使出的那一套显然不怎么感兴趣,任坠儿怎么忙活,它始终不理不睬的在那里悠闲的飘荡。

    “嘿嘿,没事没事,只要知道我绝不会伤害就行了,咱们慢慢来。”坠儿说完突发奇想的用灵气凝出一个和对方差不多的小云朵,催动着它缓缓向人家飘去,想以此讨人家的欢心,没想到这个自作聪明的举动带来了事与愿违的结果,那朵灵云突然一下就消失了。

    “哎!我这是跟玩呢,不是要对付!”坠儿一边向四下传神念一边用神识在身上查找,查遍身也没有灵云的踪迹,他的心中不禁涌起深深的懊悔,明知道这种事得慢慢来,最忌讳的就是动用灵力让对方感到威胁,自己怎么糊里糊涂的犯了这个傻呢。他此刻最怕的就是被司迦言中,如果这小东西不再回来了,那他真要后悔死了。

    “回来吧,我求了。”坠儿像只离群的孤雁般用可怜巴巴的目光四下巡视着,用可怜巴巴的神念不住呼唤着。

    司迦站在数百里外的半空中皱眉观看着这边的情况,为了确保不对灵云造成惊扰,她不敢动用神识,只能凭目力察看,而且也不敢给坠儿传神念,面对当下这种情况她也无计可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