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1468章 小猫小狗小云朵
    在坠儿又急又悔时,眼前突然出现了一柄怪异的小剑,那东西只能勉强算是把剑,剑身、剑柄是浑然一体的,没有剑格,剑身宽不足两指,下端两侧呈内弯的弧状收窄成一指宽的圆柱形剑柄,柄的末端也没有剑首,造型如此简易的剑用古朴来形容都不合适。

    坠儿瞪大了眼,他看得出这柄小剑就是灵云幻化出的,灵云的再次出现令他的心怦怦而跳,这回他可不敢随意乱动了,绞尽脑汁猜想着灵云幻化出这么一柄小剑是什么意思。

    他不认识这柄小剑司迦可是认识的,看到灵云竟然幻化出了离砚的模样,司迦不但可以进一步确认坠儿就是寻易的转世之身了,而且还可以确认这朵灵云是和寻易结过缘的,至于灵云是如何认出坠儿是寻易转世之身的,这就令人无从揣测了。

    坠儿盯着那柄小剑,眼中逐渐有了些许的迷茫之色,离砚曾是始终伴随着他出生入死的兄弟,虽然只是看到了一个灵云幻化出的模样,但还是勾起了他的一点模糊记忆。

    就在坠儿有些失神的时候,灵云幻化成的小剑在他眼前急窜起来,东一刺西一刺的,坠儿开始有点紧张,可随即就看出灵云似乎很快活,那样子好像是在玩耍,当然这不全是看出来的,还有一种奇妙的感知。

    “嘿嘿……”坠儿像伺候个小祖宗一样提心吊胆的赔着傻笑。

    灵云乱窜了一会后再次消失了,坠儿这次没太着急,他小心翼翼的用神识朝后背探查过去,果然,小云朵如一缕棉絮般又藏回了先前的位置,贴附在亵衣与道袍间,那样子显得很是舒服惬意。

    坠儿张开嘴巴无声而笑,他太开心了,看样子小云朵是愿意跟着他了!

    司迦见坠儿像个木桩似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的傻笑,遂飞过来问道:“它又藏回你身上了?”

    坠儿连连使眼色,示意司迦别提这事了。

    司迦颇觉好笑道:“以它的灵智应该听不懂咱们所说的话,怎么着?你就打算一直这么站着了?”

    坠儿用低低的声音问:“我是不是该这么站几天让它先适应一下?”

    司迦十分肯定道:“我看不必,它是无形之物,你不管怎么动都不会妨碍它的,而且看样子它和你的缘份不浅,应该不会轻易舍你而去的。”

    “真的?”坠儿向后转了转眼珠,身体还是僵直着不敢有丝毫动作,“它幻化出的小剑你看到了吧?你懂那是什么意思吗?”

    司迦平静道:“不懂,但既然它决定跟随你了,我想那应该就无关紧要了。”

    “哦,那你说我接下来该怎么作?”坠儿紧盯着司迦问,他现在对司迦充满了敬佩之情,圣女就是有不凡之处,人家竟然能猜到小云朵有可能藏回了自己身上,多有先见之明啊!

    “你该干什么就干什么,不要让别人发现它就是了,最好能让它去你的乾坤袋里藏身。”

    “能把它放到乾坤袋里吗?”

    “你抓紧看看植中子的那枚玉简吧,这些事里面写的很清楚。”

    “好,我这就看,你能多等我几天吗?我觉得还是该谨慎点,它那么可爱,我可不能再把它吓跑了。”

    司迦淡淡一笑道:“我是无所谓的,你要不怕沈清为你担心,我在这陪你待上几年都行。”

    坠儿陪笑道:“耽误个三五天应该没事的,这回可真多亏你了,我都不知道该怎么谢你了,要不是跟你走这一趟,我哪有机会遇到这么可爱的小云朵呀。”

    “你要真想谢我就跟我去元裔州好了。”司迦说完就转身而去了。

    坠儿呲牙咧嘴的望着司迦的背影满怀歉疚道:“我……我回来后一定会去找你的。”

    司迦没搭理他,头也不回的飞远了,坠儿在心里叹了口气,调理了一下心情后就那么站着一动不动的取出玉简研习起植中子所留下的心得来。

    植中子所留的论述一半是听闻来的,一半是自己参悟出来的,多是对灵云这种逆天之物的描述与揣测,没什么高深难懂之处,唯一需要费心思领悟的就是克制灵云的手段了,可坠儿不想学任何用来对付灵云的手段,他是把小云朵当朋友看待的,所以只用几个时辰他就把那份玉简的内容学完了。

    接下来就剩和小云朵培养感情了,仅管玉简中说灵云和灵兽不同,它是不知疲累的,但坠儿是不以为然的,他视小云朵如同幼年时期的小蒲团,必须得细心呵护才行,所以在四天之内他只把小云朵引出来了两次,其余时间都是自己傻坐着,让小云朵舒舒服服的在自己背后休息。

    第五天的清晨,他第三次把小云朵召唤出来,心神皆醉的看着它在眼前飘飘荡荡,小云朵到此时也变得和他亲近多了,时不时的会轻轻落在他的头顶、鼻尖等处,这让坠儿心头软得都要融化了。

    嬉戏了一阵后,坠儿体贴的用神念道:“去睡吧,阳光有点晒了,回头咱们再玩。”

    小云朵毫不理会坠儿的好意,继续悠然自得的飘来飘去,坠儿想再劝时,轻柔飘荡的小云朵忽然一下就消失了。

    “玉简上说的很清楚,你不必把它当小猫小狗一样照顾。”司迦出现在了千丈之外。

    坠儿先查看了一下小云朵还在后背处这才松了口气,对司迦抱怨道:“你吓着它了,以后可别这么一下子就冒出来了。”

    司迦淡然道:“以后还有没有机会都难说呢,把你送回去我就该走了。”

    这话立刻让坠儿又涌起了不舍之情,他无奈的叹了口气道:“老天就是这么折磨人,怎么都是不会让人一直顺心如意的,只有跳出它的掌控才能为所欲为,我现在觉得沈清要奋力抗争的做法是有些道理的了。”

    司迦的嘴唇微微动了动却忍住了没开口,坠儿如今是没什么牵挂的,这正是参悟所需的良好条件,她虽然很为坠儿的安危担忧,但却不能因此而给他增加羁绊,在有轮回的情况下,性命与悟道的心境二者孰轻孰重司迦是分得清的,她要做的是帮寻易踏入仙门,而不是拖他的后腿。

    “走吧,再不回去沈清就该坐立不安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