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1472章 敢欺负咱们
    www.50zw.com

    沈清看着老者一言不发,俏脸上有了不耐烦之色,自从明悟之后,她对一切与悟道无关的事都没任何兴致去管了,就像一个喜欢花衣裳的小女孩,大了之后长成了一个含蓄恬淡的女子,喜欢的衣服变成了素雅之色,再看那些花衣服就觉厌烦了。

    “你不能不救我,沈仙子,我求你了,谁都知道你们清缘派是秉公执法匡扶正义的……”老者由最初的理直气壮变成了哀求,满以为十拿九稳的事出现这样的变故令他有一脚踏空的感觉。

    “你正义吗?”沈清冷冷的问。

    “我……可我已经愿意伏法了呀!我甘愿去作夷陵卫!真的,我愿意去作夷陵卫!”

    坠儿此时忍不住道:“沈仙子现在没闲暇管你的事,你就让他们俩把你送去天律盟吧,我们都是见证人,想来他们两位也不敢对你动用私刑。”

    老者急得青筋暴起道:“这位小爷,你可能还不清楚当下乱成了什么样子,这南靖洲以后是妖兽的还是天律盟的谁都说不准,他们怎么不敢对我动私刑啊,他们都敢杀了我!”

    吕罡开口道:“那你就是罪有应得。”说完他马上又补充了一句,“我是乾虚宫弟子,这话不代表是沈仙子的意思。”

    听说这小子是乾虚宫的弟子,老者刚瞪起的眼睛就软了下去,转而对坠儿道:“这位小爷请你行行好,帮我向沈仙子说两句好话吧,小老儿这条命全赖小爷搭救了。”

    不待坠儿开口,沈清就对老者道:“再挡我的路可别怪我翻脸。”说罢她带着坠儿三人从老者身旁绕了过去。

    “别走!”老者这下真急了,猛然朝最弱的舒颜扑了过去,打算把她擒下作人质。

    青光乍闪,在老者将要抓到舒颜时,一柄青幽幽的长剑刺向了他的脖颈,这是沈清出的手,她对此早有防备。

    老者见计谋难以得逞急忙后退躲开了飞剑,沈清没想要对他的命,只想把他逼退,所以飞剑一出即收。

    那一对男女可是想要老者的命的,这可是千载难逢的良机,所以老者被逼退时他们俩借这乱劲同时对老者下了死手,两柄闪着强光的短剑同时重重的击打在老者的护体神光上,在这么近的距离内老者根本来不及作出反应,随着光华闪耀,他张口喷出了一大片血雾。

    那对男女虽下的是死手,但却很小心的控制住了灵力震荡所波及的范围,他们可不想让那三个小家伙受到伤损。

    老者的那口血喷出来时,坠儿才来得及作出反应,狠命催动出的无甲剑也刺到了老者那近乎溃散的护体神光上,不过在最后一刻他还是及时的作出了应变,停住飞剑已经来不及了,但大半力道被收了回去,他这一剑没对老者造成多少的损伤。

    在坠儿把飞剑收回来时,吕罡的铁血大棍带着嗡嗡之声飞了过去,坠儿出手是本能的反应,吕罡修为比坠儿低了一阶,等他反应过来时老者已经都开始往地面坠落了,但吕罡还是出手了,而且特别狠,这老东西敢把主意打到舒颜身上,那他就绝不能让其活命。

    “哎!”坠儿发出一声惊呼,可他自己就够忙活的了,想拦阻吕罡已然不及。

    沈清没去阻挡铁血大棍,那对男女就更不会管了,大家就那么眼看着铁血大棍重重的砸在老者身上,已经丢了九分命的老者此时调动不出丝毫灵力去抵挡了,随着大棍落下,残剩的那点护体神光顿时崩散,闪着暗红色血光的大棍几乎没有停滞的狠狠砸在他的头上。

    这一棍彻底结果了老者的性命,可元婴却逃出来了,但那对男女再次同时出手把元婴也给斩杀了,那男子倒很会做人,斩杀了元婴后飞剑一转,在老者坠落的尸身上又刺了一个透明窟窿。

    坠儿目睹了老者的丧命,然后皱着眉头看向吕罡,吕罡理直气壮道:“我收手不及,谁让他突然出手的,这怪不得我。”

    报了仇雪了恨的那名男子带着一脸快意的帮吕罡遮掩道:“确实如此,事出突然,怪不得这么小兄弟,这老东西是咎由自取。”

    坠儿无语的去照顾受惊吓的舒颜去了,当着外人的面他自然不能数落吕罡。

    那对男女一齐看向沈清,等着沈清表态。

    沈清面无表情的一个字都没跟他们讲,对坠儿吩咐了一声“咱们走。”然后就飘然向前飞去。

    那对男女互望了一眼,虽然在沈清会不会把这事捅出去上他们没十足把握,但看样子人家是不愿意多事的。

    “多谢小兄弟了。”那女子对吕罡传了道神念后,扔出了一堆灵石,与此同时那名男子则弹出一道灵火把老者的尸身给化掉了,二人随即闪身而去了。

    “我们不能要你们的灵石!”坠儿高声大喊,但那两人早没影了。

    “收着吧。”飞到数十里外的沈清传回了神念。

    吕罡嘴角带着微笑把那一堆蓝色和紫色的灵石收了起来,那些灵石看着挺多其实加起来总共也不足二十块元婴石,从三百多块普通灵石可以看出,人家这是把身上的灵石都给留下了。

    坠儿叹了口气对吕罡道:“还没问清原委呢你就把人杀了,何必这么着急呢?这不是平白给自己惹麻烦嘛。”

    吕罡满不在乎道:“那两个人肯定不会说出去的,能有什么麻烦?这老东西瞎了狗眼了,敢欺负咱们,我自然不能饶了他。”

    舒颜用恳求的目光看着坠儿,吕罡是为她杀的人,她希望坠儿别再跟吕罡计较这事了。

    坠儿不说什么了,展动身形朝沈清追去。

    沈清没等他到身边就说道:“吕罡杀心太重,你劝他是对的,但这老者乃炭元派的门徒,这个门派就没什么好人,杀了也就杀了。”

    坠儿眨了几下眼,问道:“你是因为他乃炭元派弟子才懒得管的?”

    沈清侧目看了他一会才道:“不全是,我没心情管这些事了。”

    坠儿又眨了几下眼,“锄强扶弱,拔刀相助的事也没心情作了?”

    沈清平静道:“你应该看得出来。”

    坠儿呼了口气,望着沈清一时不说话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