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1474章 现在什么都不想谈了
    “我不想谈这件事了。”沈清说完身形一闪就到了数里之外。

    坠儿急忙追上去解释道:“我没有贬低寻易的意思,也没有贬低的意思,我自知跟们俩比差得远,没资格对们进行评判,我的这个真心该是清楚的,别因为我的随口胡言而坏了心情,别生气了。”

    沈清语气平静的说:“我没生气,就是不想谈这件事了。”

    “没生气也肯定是不高兴了,我以后不说这种话了,消消气吧。”

    沈清回过头来看着他道:“让我不高兴的是的狡辩,争辩要讲真心话,以辨清道理为目的,而不是以辨赢为目的,我没兴趣在批驳狡辩上浪费精力。”

    坠儿很想说自己讲的就是真心话,可这时只得作出诚恳姿态道:“好,我以后不会了,别因为这个不高兴了。”

    沈清点了点头道:“寻易就是因情自误,这一点是绝不会错的,与他在性情上有相近之处,当以他为戒。”

    “嗯,我记住了。”

    坠儿用连连点头掩饰内心的不坚定,但这瞒不过沈清的眼睛,她用清冷的声音道:“因何与画影生嫌隙了?”

    “画影师姐?我们没生嫌隙啊,为什么这么说呀?”

    沈清哼了一声,“我本不该管的私事,是怕重蹈寻易的覆辙才觉得该提点两句,要不愿意听就算了。”她太清楚寻易的为人了,坠儿但凡有寻易的一半专情,也不会有脚踏两只船的行为,既然对司迦动了心,那一定是和画影合不来了。

    “担心这个就多余了,我不会跟寻易一样的……”这么谈论情感上的事令坠儿颇感窘迫,他不想多作吐露。

    “那就算了,我再多说一句吧,先是画影,后是司迦,今后还会遇到许许多多令人心动的女子,今日的司迦会成为昨日的画影,以此类推,作如是观则有助免受情障所困。”

    坠儿沉默了一会,若有所思的问道:“认为成仙后最大的快乐是什么?”

    “不可知,鱼不能感受咱们的快乐,咱们也猜想不出仙人的快乐。”

    “但认为仙人之乐要强于咱们修士之乐。”

    “对!”沈清回答得十分坚定。

    坠儿眼望天空道:“无忧无虑是不是也就意味着无所事事了?对比于凡间与修界,我们是比凡人少了许多烦恼,可也少了很多欢乐,至少我现在的感受是这样的,烦恼与欢乐应该是互相依存的,解决一个烦恼会得到一份快乐,如果一个烦恼都没有了,那种快乐是不是太单调乏味了?可如果仙人也是有烦恼的,那想必比我们这些修士面临的压力还要大,因为我们就比凡人压力大。”

    “我说了,仙界的事不是咱们所能想像出来的,总之是肯定比修界好的,作为修士的愿意去作个凡人吗?”

    坠儿微微点了点头以示赞同,仙界比修界好这种判断虽然没什么证据,但这在大家看来应该是无需证明的。

    沈清尽量用舒缓的语气道:“若有什么见解仅管说出来,不要因刚才的狡辩之事而受影响,对大道的探讨不存在狡辩不狡辩的问题,任何不同的见解都是有益的。”

    坠儿沉吟了一下道:“我想的还是咱们曾谈过的老问题,仙界是否存在,如果咱们的上面只有一个老天,那挣脱出他设置的牢笼后,咱们要么会被他灭杀,要么就会面对一个孤寂的世界,即便还有别人,那也都是老天级别的存在,犹如一个小修士置身于一群大神通之中,岂不很惨?”

    沈清默然的向前飞去,她一直想为坠儿鼓起探寻大道的决心,可坠儿所谈的这些忧虑她不能否认,解决不了这个问题就没法让坠儿一心向道。

    坠儿小心翼翼的跟在沈清身后,嘀嘀咕咕的表决心道:“不管怎么样,我现在已经没什么牵挂了,是很愿意跟随一起探寻天道的,对我来讲没有什么事比这更重要了,好也罢,坏也罢,这种探寻都是很有意义的,除此之外我也找不到什么事可做了。”

    这决心表得令沈清心里一阵阵的发凉,这哪谈得上有什么决心啊,说是闲极无聊的想找点事做倒差不多,别说遇到那根“骨头”,就是遇到绛霄估计都能把他拐跑。

    “不是怀疑老天已死或已离去了吗?那我们挣脱牢笼后也许就能坐上老天的位置了,那就可以寻到的父母及亲朋了,可以随心所欲的帮他们……”沈清说到这里就说不下去了,因为这得算是蛊惑,她不齿于靠这种方式诱惑着坠儿陪自己探寻天道,这不是长久的办法,而且对坠儿有害无益。

    “嗯!我其实就是这么想的!”坠儿倒是很认同她的这个设想。

    “算了,我现在什么都不想谈了,让我静静吧。”沈清颇感抑郁,她觉得再谈下去就不是能不能给人家鼓劲的事了,而是要为自己的向道之心而担忧了,寻易只是令她改变了探寻大道的方向,并没有动摇她问道的坚定信念,而这小子泼下来的几盆冷水真让她感到发冷了,参破天道如果就是这么个或悲惨或无聊的结局,那她还努力个什么劲啊?

    “那个……咱们不说这些没影的事了,我跟说个有趣的。”坠儿看自己把沈清弄心烦了,急着想要作出点补救。

    沈清用毫无兴致的眼神看向他,只想让他立刻滚远点。

    “灵云!听说过灵云吗?”坠儿还是想补救一下,急急的说出了自己的秘密。

    “灵云?”沈清眯起了眼。

    坠儿见勾起了沈清的兴致,忙用低低的声音叮嘱道:“可千万别用神识朝我身上探查,它就藏在我身上呢,但我和它还不是很熟,不能把它惊跑了。”

    看到沈清嘴角露出了怪异的笑意,坠儿以为她这是不信自己的话,遂把灵云漂浮在身前的影像用神念传给了她,赌咒发誓道:“真的,我没骗,它就是灵云!”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