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1475章 被打残的古野营
    沈清发笑当然不是不信他有灵云,那是种不断见证奇迹的会心之笑。

    听坠儿讲述完得到灵云的前后过程后,她笑着道:“那就保护好它,等它不会离开你,再给我看,我只听师尊提到过两句这东西,连师尊都觉得这东西未必真存在,看来我又要托你的福开眼界了。”

    坠儿把那枚玉简递给她,不无得意的笑着道:“你看看吧,这里都是有关灵云的记述。”

    沈清浏览了一下那枚玉简,咋舌道:“要是按这上所说的,那这东西比师尊所言的还要神奇,我都有点迫不及待想看看了。”

    “我也想尽快给你看看,看着它心中别提多祥和了。”

    沈清目光一转道:“这也许就是仙人之乐的一种吧,牢笼之外有多少奇妙的大欢乐是我们此刻无法臆想的。”

    “这话倒是有道理的。”坠儿眼中有了向往之色。

    沈清想要借题多发挥一下时,却见坠儿心神不宁的朝东北方望了一眼,不由奇怪的问道:“怎么了?”

    坠儿一脸困惑道:“没什么。”说完他又朝那个方向望了一眼。

    “你们三个在这别动。”沈清觉出坠儿的状况不太对,扔下这句话后就展动身形朝东北方飞去。刚飞出不足五千里,她就看到了那个正在激战的战场。

    “沈坛主!快来助我们!我们是古野营的!”沈清刚看清战场情况,一个花白胡须的老者就传来了神念。

    交战的双方一边是夷陵卫的古野营,他们只剩了四个人,除了花白胡须的老者外还有一个面相凶狠的老妪,另有两个女修置身于一只巨龟的虚影中,那龟影显然是宝物所幻化出的屏障,在两个女修的脚边还躺着一个女子。

    围攻这四人的是三个元婴中期等级的妖兽及四个元婴初期等级的妖兽,古野营四个人边打边退,他们的嘴角都带着血迹,看样子是苦战多时了。

    原来是古野营的人,这些都是坠儿前世的同袍,可隔着这么远就令他生出感应还是让沈清觉得有点诧异,可当她飞近后看清了那躺倒的女修面容时,心下就释然了,那人是苏婉,寻易的师尊!

    “沈坛主!快来助我们!”

    “沈坛主救命!”

    “沈坛主!我们是寻易的好友!”

    “我们找到苏婉了,不能让她落到妖兽手中,沈坛主快来帮我们!”

    见到沈清停在半途,古野营的三个人接连发出急呼,只有那老妪没出声,摧花婆婆对所有美貌女子都是怀有敌视的,她宁死也不会向沈清求助。

    就在沈清看到苏婉一愣神的工夫,巨龟的虚影在几个妖兽的死命攻击下出现了破碎的迹象,妖兽们想在对方援兵赶来前把苏婉抢走,这件“御劫”在大仙君信德送给寻易时就伤损不轻了,撑到今天终于难堪重负了。

    随着一声令人心头发颤的怪异呻吟,巨龟的虚影一闪而消,已有准备的秀枝仙子随即催动出自己的防御法宝,在巨龟身影消失时一道白光形成的屏障再次护住了慕彩、苏婉她们三个。可她的防御宝物和御劫的等级是没法比的,随着妖兽的几下重击,她猛然喷出了一口鲜血,白光屏障的光芒随之暗淡了几分。

    “秀枝!秀枝……”慕彩还是那么没用,生死关头吓得一个劲哀嚎,都没有斗志去搏杀了。

    灵焰子和金花婆婆皆被一大一小两头妖兽死死缠住,眼看着秀枝在一头元婴中期妖兽两头元婴初期妖兽的急攻下命在顷刻却无力去救援,两人都疯了般奋起全力的发起了决死一搏。

    秀枝喷出第二口鲜血时,沈清终于杀到了,刑神鞭化出的鞭影如一道诡异的月白色闪电般抽中了拍向秀枝的一只利爪,那是一头鸮头鹰的利爪,这头只有元婴初期修为的鸮头鹰在这一击之下顿时形消神灭了,即便沈清是在重伤未复之下,灵宝刑神鞭所能发挥出的威力也是不容小觑的,而沈清此刻也仅能挥出这一鞭,如果这一鞭不能震慑住敌方,那局势可就不妙了。

    好在刑神鞭所展现出来的威力足以令妖兽们心惊胆战了,而且在此同时,灵焰子也以拼死的气势用寻易给的那柄赤英剑重创了与之对战的那头元婴中期的妖兽。眼见局势不利的众妖兽一哄而散,转眼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多谢沈坛主。”灵焰子大口大口喘着气拱手向沈清道谢。

    金花婆婆一声不吭的走过去照料遭受重创的秀枝去了。

    慕彩此时已经不再喊叫了,她抱着昏迷的苏婉,一脸惶恐的不住四下张望,生怕妖兽去而复返。

    沈清走到慕彩身边,查探了一下苏婉的伤势,然后取出一颗丹药给她服了下去,这才转向灵焰子问道:“在哪找到她的?”妖兽入侵之前天律盟组织人寻找苏婉的事她是知道的。

    “仙云泽,不知道她跑到那去干什么。”灵焰子用手朝仙云泽方向指了指,看着苏婉的眼神带着无法掩饰的厌恶之情,“我们一行十人,找到她时她已被妖兽缠住了,连番恶战打下来,金管营和五位营中兄弟先后战死,若不是你及时出现,我们四个也要给她陪葬了。”

    沈清沉着脸道:“她也不是有意要害你们的,用不着把怒气撒在她头上,况且她是寻易所敬重的师尊,看在寻易的面子上你们也不该对她不敬。”

    灵焰子叹了口气,用神念对沈清道:“古野营的兄弟就是念着寻易的情义才拼得这么惨的,我们本可以杀了她以求自保的,把她杀了妖兽就犯不着跟我们再拼斗下去了,可那样大家都觉得对不起寻易。”

    灵焰子看了看面如金纸的秀枝和面如土灰的慕彩,用带着哽咽的声音道:“无魂战死在蒲云洲,金管营又战死在这里,古野营只剩下我们四个元婴期的了,辉煌一时的古野营不复存在了。”

    沈清面无表情的朝西边指了指,道:“带她回天律盟复命吧,此番要承受劫难的远不止你们一个古野营。”

    灵焰子留神打量了一下沈清,问道:“你受伤了?清缘派状况如何?”

    沈清无言的摆了摆手,示意他赶快带苏婉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