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修仙琐录 > 第1477章 你配对我进行盘问吗
    按沈清的计划,他们进入蒲云洲后要尽量避开千宗会的势力范围,这就意味着他们还是选择走人迹罕至的区域,到达蒲云洲北部较空旷地域后再向西横插过去进入水晴洲。

    按沈清的设想,蒲云洲的妖兽已经闹了多年了,该汇入水晴洲妖兽战群的已经汇入过去了,其他的差不多也该安静下来了。

    十天走下来,他们连只结丹期的小妖兽都没遇到,这似乎印证了沈清的想法,可这超乎预料的清净却令沈清感到了不安,让她意识到事情或许不是自己想的那么简单。

    不详的预感似乎总是能得到应验,第十一天,当沈清察觉到有危险时已经来不及躲避了,那是一队人数超过十五人的蒲云洲修士,为首的是两人是元婴中期修为,沈清发现他们时,人家也发现了他们。

    以往遇到这种情况,沈清会凭土遁之术立即遁入地下,迎上去对敌人发起突袭,可这次她没有动,因为在进入蒲云洲之前她就跟三个小家伙打好招呼了,尽量不要和蒲云洲的修士动手,目前蒲云洲和南靖洲是处于联盟状态中的,能避开千宗会的势力当然最好,万一撞上了,这个有利条件该是可以利用一下的。

    率先赶过来的两名元婴中期修士在距四人数百处停了下来,其中一人问道:“你们是什么人?”

    沈清对此行的准备是很周全的,早就给自己和坠儿备下了蒲云洲的服饰,因为多出了吕罡和舒颜,所以就让二人穿上了替换用的衣服,现在四人皆是蒲云洲修士打扮。

    “你们是什么人?”沈清不动声色的反问。

    “新蒲营,我们在执行剿杀叛逆的任务,速速表明身份,否则以逆贼论处!”身穿青色道袍的人亮出了新蒲营符牌,略作催动,一面暗绿色的新蒲营战旗飘扬而出。

    沈清暗呼倒霉,新蒲营是蒲云洲的天道九营之一,相当于南靖洲的执律卫,碰上他们那是别想蒙混过关了,只得实话实说道:“我乃南靖洲清缘派慈航仙尊弟子,沈清。”

    “清缘派?!”两名蒲云洲的修士大吃一惊,他们对沈清不熟悉,但慈航仙尊及清缘派的名头在蒲云洲是尽人皆知的,一直以来,慈航仙尊及清缘派就是他们心中的最大的死敌,仅管两大洲先是携手荡平了元裔州修界,后又联手抵御水晴洲的妖兽入侵,但多年来被灌输的仇恨早已根深蒂固,不可能轻易改变,而且千宗会也无意改变他们对南靖洲的仇视态度。

    “你来此作甚?”随着这声喝问,两名蒲云洲的大修士皆催动出了各自的宝物,与此同时,他们所率领的十几个元婴初期修士也赶到了,呈扇形队列向四人围拢过来。

    “云游。”沈清面不改色的淡淡吐出这两个字,然后目光中略带不悦的盯向两人道:“蒲云洲与南靖洲已然结盟,难道你们不知道吗?”

    对方这一催动出宝物,位于沈清身后百丈处的舒颜立即催动起青魄护住了身边的坠儿和吕罡,七年来的殊死拼杀让他们三个早有了默契,舒颜主要负责防御,而吕罡和坠儿负责协助沈清杀敌。

    沈清所表现出的镇定与平静让两个蒲云洲大修士缓缓收起了各自的宝物,但仍是一脸戒备之色,其中一人道:“两方联盟我们自然是知道的,但那也不意味着你们可以不经允许就踏入蒲云洲地界,你们有千宗会发放的令牌吗?”

    沈清不怎么客气的回敬道:“没有,千宗会没有告知我们不可以随意进入蒲云洲,我们南靖洲向来不会无故盘查入境的盟友。”

    这话把两个蒲云洲大修士噎得难以作答了,其实在两边没结盟时,南靖洲也是允许叛逃的蒲云洲修士进入的,只有蒲云洲这边在做严防死守的事,不但要防自己的人逃过去,还要防南靖洲那边的人过来。

    坠儿清楚沈清不善言谈,怕她跟人家闹僵了,忙喊道:“如今妖兽已经占据了两洲交界的大部分区域,我们想走正常渠道通关根本作不到,所以才不得不从这边进来的。”

    对方虽没搭理坠儿,但坠儿的话也算起到了缓和的作用,那名身穿青色道袍的蒲云洲大修士对沈清问道:“妖兽正在南靖洲肆虐,你身为清缘派弟子为何却有云游的雅兴?”

    沈清见他还是一副审贼的架势,不由俏脸一沉,冷声道:“你只长了半边耳朵吗?没听见我乃慈航仙尊的弟子吗,你配对我进行盘问吗。”

    这话令吕罡嘴角泛起了快意的笑容,坠儿则不禁大皱其眉,沈清这霸气劲真让他感到发愁,其实这就是他对沈清的不了解了,沈清不是张狂,是不屑跟这帮人废话,沈清的傲气不是源于慈航仙尊的关门弟子身份,是源于对凡夫俗子的不屑,抬出慈航仙尊来压人也只是为省两句话。

    两名蒲云洲大修士虽然都露出了不服气的表情,但却没人敢口出不敬之语,对方如果真是慈航仙尊的弟子,那他们还真不敢轻易招惹出事端来,仅管两边联盟大家都清楚是面和心不和的,可在这个大敌当前的时期谁敢做破坏联盟的事啊?

    身穿绛色道袍的人道:“你既然说是慈航的弟子,那总得给我们看一下师门的符牌吧?”

    沈清看都不看二人一眼,望着远处的云霞随手取出清缘派的符牌对二人晃了一下。

    这下那两名蒲云洲的大修士脸上有了凝重之色,死敌清缘派的符牌他们当然认得,而且能分辨出这枚白玉符牌正是清缘派十二代大弟子的符牌。

    “去,速请都统大人过来。”青袍大修士对手下作出了吩咐。

    沈清不耐烦道:“我没闲功夫在这跟你们耽误,带我去见你们的都统。”

    青袍大修士下意识的向后退了退,口中道:“请你稍安勿躁,都统大人就在附近,片刻即到。”

    这时坠儿飞来过来,拉住沈清的胳膊暗传神念道:“那咱们就等一会吧,有话好好说,你不是嘱咐我们别跟蒲云洲的人闹翻吗?怎么自己反而这么大的脾气呀?”

    沈清瞥了那两个大修士一眼,传回神念道:“我一直对他们这帮千宗会的走狗深感厌恶,你看他们那不可一世的嘴脸。”

    “好了好了,咱们在人家的地盘上,该忍的就忍忍吧。”坠儿虽然是这么说,但看向那群蒲云洲修士的眼神也是难以作出友善之色的,作为乾虚宫的弟子,他们最憎恶的是千戒宗,接下来就要属蒲云洲这个南靖洲的公敌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